财新传媒
镜头里的故事 看得见的真相
财新图片 编辑出品

历史的底稿——新闻摄影中的时代足迹

2014年05月20日 21:27
本期责任编辑:顾明月 姬晨晨

图片说明

  2013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 | 18家主流媒体新闻摄影联展

  摄影自从被发明以来,便担负起前所未有的记录使命,“图像证史”被社会赋予了极高的期待。当下中国正处于一个急剧变革的年代,职业新闻人记录了这个时代的无数切面、无数转折点。很多看似无甚新奇的新闻事件,一旦被放到历史的视野中加以梳理,常有见微知著之效;看似孤立的事件所表征的,却是一个时代的共同逻辑。

  过去的十年,是中国都市类媒体崛起繁荣的十年,与之相伴的是视觉在媒体中发挥日益重要的影响力,尤其在经历了数十年“样板戏”式的视觉规训以后,秉持新闻专业主义、以客观记录时代进程为使命的报道摄影得以重归主流,蓬勃发展。这也为新闻这一“历史的底稿”增添了丰富的、不可或缺的视觉材料。这个展览,只是一个索引式的起点,条件所限,难免挂一漏万。但重要的是,历史从来都不是一笔写就的,也没有谁可以垄断书写历史的权力,只要更多的人加入这个为历史打底稿的行列,历史的细节便会日益丰富,从而接近真实。

  在一个视觉消费风潮澎湃的年代,无处不在手机拍客在很多突发事件的第一现场取代了职业摄影记者的角色,这是一场技术变革带来的职业危机,但别忘了,那只是狭义的事件现场,时代的第一现场无差别地向所有人敞开,只有明确了这一点,职业摄影记者才能从屡屡错失现场的挫败中走出,从对突发性新闻现场的依赖中走出,从而拥有一种更加敏锐的时代触觉与更加广阔的历史视野,在日常性而非猎奇性中观察,形成一种更为朴实、却也更为厚重的视觉文本,历史的肌理也将因之而触手可及。(撰文:郑梓煜)

  

  请记住那些让我们尊敬的新闻摄影工作者

  我一向对新闻摄影持有敬意。他们手持相机,现身事件现场,目睹突发灾害,面对苦难群体,在一瞬间,果断地留下了历史的片断。

  历史赖此而具有温度,而变得直接,而饱含力量。

  新闻学有一个理论,认为新闻是初级的历史,因为事件首先要以新闻的方式纪录下来。这没有错。但我们可以细想一下,那可是第一级的历史!没有这一级,历史本身就会成为问题,甚至历史不复存在。也就是说,人类迄今为止的历史,是一部书写的历史。书写的最初的依据就是原始纪录。而自从新闻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载体,新闻生产成为我们了解和认识世界的重要途径,历史书写也就不得不从这些事件中开始了。我们所记住的,就是新闻所关心的。或者反过来说,新闻记下来了,本身就是一种历史,留待后人的重新阅读与解释。

  视觉的历史也是这样,由一幅又一幅的现场照片,由一个又一个现身在现场的新闻摄影工作者,通过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按下快门而成为永恒的事实。更重要的是,由于新闻的特性,新闻工作者更关心事件的份量,而不会被通俗的优美所掩盖。份量肯定和苦难有某种内在联系,所以,关心事件的份量,也就等于关心人类的普遍命运,关心让人纠结的困境。相反,他们要去除所有可能的掩饰,不用愉悦的审美来欺骗自己的眼睛,进而欺骗大众的眼睛。

  他们是清醒的第一现场的观察者和纪录者,他们的责任感在举起相机的一瞬间就得到了升腾,并在升腾中体认人性的价值。所以,从这一点看,他们都是“天生”的人文主义者,这是因为他们的工作是为历史留下真实的底稿。

  按动快门就是纪录,纪录下来就是历史。对历史来说,还有什么比底稿更重要?解释可以有多种可能,但底稿只就这一张,以及这一张里的这一瞬间。所以,人们在目睹眼前这些个照片时,我提醒你们,请记住他们,请尊敬他们,尽管他们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新闻摄影工作者。(撰文:杨小彦 作者系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副院长、博士生导师,视觉批评家)

热词推荐:
非洲红灯区 王阳 北京和首都分开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叙利亚 曹建方 英国 日元升值的原因 英国脱欧公投 聂树斌 空军参谋长助理王刚 雷洋案件的尸体检验 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