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通行证:
图片频道 > 财新独家 > 记者直击 > 长江最后的信号台

长江最后的信号台

  • 在老关庙信号台里,每组只有两人值班。苏里 | 摄 _长江最后的信号台
     
     
    在老关庙信号台里,每组只有两人值班。苏里 | 摄 长江最后的信号台
    发表时间:2010年07月12日 11:28    

      [编辑前记]老关庙信号台的望台是个八角亭式小洋楼,从远处望去,像一个悬挂在峭壁上的竹篮。站在望台,往西望,是宽阔无比的江面和崭新的奉节县城;往东望,是狭窄的瞿塘峡入口。

      库区蓄水给川江航道的通航条件带来巨大变化,但由于夔门一带依然狭窄弯曲,上游风箱峡控制河段,船舶通行受限,仍然需要信号指挥。所以,这个老关庙信号台被完整地保留下来,成为三峡库区内惟一尚有完全指挥功能的信号台。

      台长居然是妇女。上世纪80年代,不满20岁的肖凤林看了描写信号员的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沿着石板路,上了赤甲山。从此与涛声和水声相伴,听汽笛长鸣,伴孤灯而眠。

      信号台的职责,是观察水位与水流变化关系,根据船的位置、航速,精心算出船舶通行的最佳时机,科学安排上下行船舶穿插放行。当信号台挂上“上水信号”——朝上的铁皮大箭头,等候在峡内的船舶就赶紧逆流而上;如果箭头朝下,上流的船舶就可以进入瞿塘峡。高峰时节,河段会有几十艘船舶“你呼我叫”。这时候,护航天使就会在对讲机里叫道:“你们就多等一会嘛,上面还有船没有入峡呢!”而船上的男人则调笑地抱怨:“还要等多久嘛?我们已经被罚站了一个多小时了!”

      瞿塘峡两岸的猴群互相打闹,经常把航标灯咬坏拉断。管辖整个十多公里航标灯维护的万文才,把每一盏航标灯都当成“宝贝”。

      以前,这里连电视信号都没有,一本杂志被几个人轮着翻看几十遍。现在条件虽然好了,但是做一名信号员,孤独与寂寞是常态。

    1/9
    评论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