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视觉2012”之热词篇(下)

2012年12月30日 23:58
屌丝的逆袭:屌丝≈普通人,没有爹可拼,没有貌可用,辨识度极低。不会有人天天自称为普通人,却有无数人常常“自贬”为屌丝,因为他们心中都想有一个逆袭的故事。图为两名大学生在寝室里。大学生是屌丝使用率很高的群体。 玛豆/CFP
1/20
屌丝有极强的生存能力,也有要求不高的幸福感。图为2012年9月26日,广东江门,无房无车,26岁的湖北小伙小张和24岁的贵州姑娘小潘结婚了,新房便是父母卖衣店里的一个小隔间,面积不足5平方米。 南方都市报/CFP
2/20
屌丝渐渐成为一种流行文化,被越来越多人接受了解。图为2012年11月2日,山西省太原市柳巷铜锣湾广场,近百人齐跳“江南style”骑马舞,写有“屌丝”字母缩写的t恤。 寅明/CFP
3/20
年末贺岁电影《人再囧途·泰囧》的海报。这部本没有被看好的电影,超过《一九四二》、《王的盛宴》等“高富帅”,成为今年票房的黑马创造了国产电影的新票房记录。
4/20
林书豪,一直坐冷板凳,标准NBA界的屌丝。然而,这位拥有哈佛大学文凭的华裔小伙子,在今年2月获得上场机会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林疯狂”迅速红遍全球。
5/20
正能量:爱心、乐观、助人……这些无可辩驳的价值观,在网络上汇集成一个词“正能量”,并被广泛传播。正能量让人看到了社会上的善和美,看到了积极生活的理由。图为2012年7月22日凌晨4点多,北京7•21暴雨夜,一群私家车主打着双闪车灯,往返于机场和城区,免费接回滞留旅客。 新京报李飞/CFP
6/20
2012年5月29日中午,杭州司机吴斌驾驶从无锡开往杭州的大客车,在途经沪宜高速公路时,一块数公斤重的铁片击碎正在高速路上以每小时90公里行驶的大巴车的挡风玻璃,直接刺入他的腹部。吴斌在肝脏破裂、多根肋骨折断的情况下,忍着人生的十级痛,让行驶在高速上的大巴稳稳停下,并挣扎着站起来,疏导24名乘客安全离开。然而,6月1日凌晨,吴斌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48岁。
7/20
2012年9月15日,西安大规模反日示威游行中,一位男子手持一块纸板站在马路上,纸板上写着“前方砸车,日系调头”。这张令人动容的照片,在微博上被转发10余万次。
8/20
2012年5月11日晚上,网友“一Buddy一”发微博称,“外公重病,医生说时日无多。他没有去过很多地方旅行,现在也来不及了。我给他画了这张肖像画,希望你能够把它打印出来或者放在电脑屏幕上,拿着它,在你所在地方合影,然后发在微博上@ 我。让我给外公看看这个世界,就如同他到那里去了一趟。可以让他有这个回忆吗?”在微博发出后,全球网友展开了一场“带外公看世界”的行动,外公在最后的日子里,看过了城市、草原、海洋……
9/20
漫画家熊顿在2012年11月16日,带着她在人间的欢笑离开了世界。她的《滚蛋吧!肿瘤君》泼辣、搞笑,但不知看哭了多少读者,她乐观、坚强、仿佛永远不会被摧毁,她走了,留下了一串串爽朗的笑声。
10/20
舌尖上的中国:一个普通吃货,流着口水看《舌尖上的中国》;一个文艺吃货,通过那些考究的画面,可以闻见泥土和海洋的气息;一个2B吃货,一边守着电视,一边守着淘宝。从来没有一部纪录片像《舌尖上的中国》如此受众人追捧,“口腹之欲”是每个人的软肋。图为2012年10月13日,陕西榆林,老黄在准备做黄馍馍的原料。他的黄馍馍在“舌尖上的中国”播出后,生活有了很大改观。 付增凯/CFP
11/20
人类享用的所有美食,首先要感谢自然的馈赠。图为2012年12月14日,山东枣庄,来自微山湖上鱼鹰船的渔民正在用歌声引领鱼鹰捕鱼。 洪晓东/CFP
12/20
家常的食物,常常令舌尖无限无味。图为2011年9月9日中午,重庆巴南区界石镇桂花村“万人糍粑宴”席开90桌,辖区的五保户、低保户、军烈家属均受邀参加,村民在进行糍粑制作的一个过程——蒸糯米。 重庆商报徐元宾/CFP
13/20
美食,无不包含了劳动者的汗水。图为2012年12月22日,北京通州区大杜社镇西田阳村,48岁的丁以金在冰水中挖藕。 新京报周岗峰/CFP
14/20
中国好声音:作为一档娱乐节目,《中国好声音》无疑火遍全国。 作为一个固定的搭配,“中国好声音”也有了更深层的演绎,一段要求公正平等的讲话,一个表达同情、怜悯的微博,一篇精彩的文章,通通被冠以“好声音”的头衔。图为中国好声音选手吴莫愁。 王跃武/CFP
15/20
《中国好声音》四位评委之一的刘欢,宣布退出下一季的好声音舞台。在接受采访时,刘欢表达了对节目组炒作的不满,对当下乐坛现状的担忧。在一片《中国好声音》的的赞美声中,刘欢的言论犹如当头一棒,这才是“好声音”的代表。图为刘欢参与好声音节目录制。 朱仁/CFP
16/20
2012年11月15日,习近平当选中共总书记后首次亮相,他平实的讲话风格,让中外记者眼前一亮。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以发出“好声音”的方式,给与民众更多期待。 新华社
17/20
切糕:在一些人心中,没有比切糕更“昂贵”的东西,他们大都被这种花哨的西域特产吸引,却遭遇强卖,面对可能的暴力忍气受骗。当契机来临,可以在网络上发泄不满时,各种段子被创造,“切糕党”一时成为公害。然而,对切糕党的愤怒也令人们误解了这种新疆传统美食。图为2012年12月5日,宁波南站,宁波特警没收三大车切糕。 魏央君/CFP
18/20
2012年12月8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街头销售“切糕”的小贩。 买买提/CFP
19/20
2012年12月25日,来自新疆的吉林财经大学学生阿布,自掏700元钱找同乡做了一个切糕,请同学吃。阿布说,“大家对切糕有误会,我就是想让大家了解切糕。” 落叶无痕/CFP
20/20
责任编辑:田淑娟 | 版面编辑:陆婉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