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争议查韦斯

2013年03月06日 13:49
1954年7月28日,查韦斯出生在委内瑞拉的巴里纳斯州,他的父母是学校老师,有六个孩子,家境拮据。图为查韦斯幼年时照片。
1/18
查韦斯在巴里纳斯的高中毕业后,就读首都加拉加斯的委内瑞拉军事学院,于1975年毕业。图为查韦斯(中)在加拉加斯参加军事演习期间。
2/18
1992年2月,查韦斯领导了试图推翻总统佩雷斯的政变。委内瑞拉当时经济衰退,民众广泛抗议。这次政变最终失败,导致18人死亡、60人受伤,查韦斯随后自首,被关进军事监狱。图为查韦斯(后排左一)因试图推翻卡洛斯总统的政变入狱。
3/18
查韦斯在被关两年后获释,随后创建了代表中下层老百姓利益的政党“第五共和国运动”,从军队走向政坛。图为1994年3月23日,查韦斯出狱后受民众拥护。
4/18
查韦斯后来改变武力推翻政权的立场,投入到1998年的大选中。查韦斯承诺“革命性”的社会政策,批评现政府的腐败、挥霍石油资源。查韦斯最终赢得1998年12月的总统大选,打破了委内瑞拉政坛长期由两大传统政党轮流执政的政局。图为1998年4月8日,查韦斯和妻子Marisabel。 东方IC
5/18
查韦斯有过两次失败的婚姻,图为查韦斯与孩子们在一起,拍摄于2011年6月。 东方IC
6/18
报道称,查韦斯演讲口才出色,这一才华充分显示在他的每周一次的国家电视台直播节目《你好,总统》中。他在《你好,总统》栏目中讲述他的政治理念,并鼓励民众打电话、直接向他提问,有时他甚至还唱歌跳舞。图为2001年2月12日,查韦斯参加阅兵式。 东方IC
7/18
2011年6月查韦斯首次确诊患癌,随后经常往返古巴和委内瑞拉接受手术和放疗。图为2012年2月24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在前往古巴的路上,查韦斯向支持者表示感谢。 CFP
8/18
2002年,委内瑞拉发生短暂的反政府动乱,查韦斯被迫下台两天;两年后,查韦斯重振雄风,在全民公投中获得更多公众的支持;2006年,他再次赢得总统大选,获连任。在2012年10月的大选中,查韦斯赢得另一个六年的连任。图为2012年9月24日,委内瑞拉波图格萨,查韦斯参加竞选活动。 CFP
9/18
查韦斯尊奉古巴前总统卡斯特罗为导师,曾先后与卡斯特罗、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同庆生,也不顾美国反对与遭孤立的伊拉克前总统萨达姆会谈,称赞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反对“帝国主义与霸权”的立场,支持伊朗总统艾哈迈迪·内贾德的核计划,也曾试图帮助他的“朋友”卡扎菲。图为2009年9月28日,玛格丽塔岛波拉马尔,查韦斯(右)与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挥手致意。 MIGUEL ANGULO/CFP
10/18
在得知查韦斯去世后,巴西总统罗塞夫说,查韦斯是伟大的拉美人,他的逝世令所有拉美和中美洲人感到悲痛。由此可见查韦斯在拉美地区的影响力。图为2010年10月28日,查韦斯向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表达哀悼,克里斯蒂娜的丈夫,阿根廷前总统基什内尔一天前逝世。 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11/18
查韦斯被成为“反美斗士”,经常发表批评美国的言论。图为2009年4月18日,查韦斯将一本描写拉丁美洲殖民史的书送给奥巴马。 MATTHEW CAVANAUGH/CFP
12/18
查韦斯六次访华,胡锦涛曾说:“总统先生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长期以来,你为中委两国关系发展作出重要贡献。”图为查韦斯攀登长城。
13/18
查韦斯时常会自言自语,重复刚说过的话,即兴朗诵诗歌,或引吭高歌一曲。他爱开玩笑,有时又狂怒不止。他曾骑着辆伊朗造的自行车绕着舞台兜圈,只为强调委内瑞拉和伊斯兰共和国的经济关系,令人捧腹。图为2012年2月24日,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查韦斯启程前往古巴治疗癌症,在去机场的路上收到支持者送上的鲜花。
14/18
委内瑞拉国内有很多人支持查韦斯,绝大多数是中下层百姓。他制定的系列政策,都宣称要为贫苦大众谋福利,比如向古巴提供廉价或者免费的石油,每年支付给古巴医生高额报酬,让他们到委内瑞拉为老百姓看病。然而,真正有多少钱花到了普通民众身上,没有人知道。图为2009年1月23日,查韦斯在一个集会中发表题为“是”的演讲。 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15/18
查韦斯赴古巴治疗期间,反对派称,查韦斯不将权力移交副总统,在异国他乡“远程治国”,违背了宪法,对委内瑞拉也是耻辱。面对质疑,查韦斯通过Twitter发出消息:“美丽的委内瑞拉,早上好!在这里准备好为生命中新的一天而奋斗,我们会继续生活下去并取得成功。”尽管在病痛煎熬中,他仍不忘以这种方式宣告自己的在场。图为2011年8月24日,委内瑞拉加拉加斯,查韦斯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后,打出“V”的手势。 camerapress/CFP
16/18
查韦斯在位的这十来年里,他的武断和一意孤行,使得整个国家和他个人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许多委内瑞拉人看来,查韦斯就是委内瑞拉革命的代言人。图为2011年11月6日,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查韦斯在国家军事学院的一个典礼上擦汗。
17/18
查韦斯的死或许让他的反对者找到了一丝表现空间。在未来的一个月内,反对派会尽一切努力获得更多的民众支持。
18/18
责任编辑:田淑娟 | 版面编辑:陆婉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