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正在衰落的十大城市

2013年07月31日 19:35
最近,美国曾辉煌一时的汽车城底特律申请破产,对中国城市的发展敲响警钟。2011年,中国公布了一份“资源枯竭型城市”名单,共有69个城市上榜。资源型或靠单一传统产业支撑发展的城市,经过长期过度开发使用,如今面临着资源枯竭、产业衰退的尴尬局面。这些城市现状如何,又该何去何从?图为2012年9月18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康巴什新区,一名游客用望远镜眺望这座新城。 CFP (编辑:王安娜)
1/11
内蒙古鄂尔多斯:煤都神话的破灭。这个曾经名不经传的内蒙古三线城市,创造了一系列的经济神话:GDP一度赶超香港,房价直逼“北上广”。神话的破灭始于2011年底,煤炭量价狂跌,楼市出现低迷,鄂尔多斯这个富裕煤都陷进债务危机。图为2012年12月15日晚6点半,鄂尔多斯康巴什成吉思汗广场上空无一人。 Adam H.Lee/东方IC
2/11
陕北神木:煤炭王国风光不再。 “因煤而兴,因煤而富”,神木构建了一个让人艳羡的优质煤炭王国,拥有免费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但对煤炭资源的“依赖症”,让神木在煤炭市场低迷,资金链短缺背景下,出现大额非法集资案件。图为2011年11月9日,神盘公路上,在陕北神木县凝结着白霜的黄土高原上,一辆辆拉煤车经过一夜时间的堵车,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缓缓前行,向煤炭资源紧缺的华中地区驶去。 华商报邓小卫/CFP
3/11
甘肃玉门:聚散皆因油。 1939年玉门老君庙第一口油井出油,解放前十年间,石油产量占同期全国总量的90%以上,奠定中国石油工业的基础。然而,过度的开采,石油产量开始下滑,环境破坏严重。由1959年最高的140.62万吨降至1998年的38万吨,这个国内最早开发的油田,如今成了企业规模最小、发展困难最多的石油企业。图为2010年10月2日,甘肃玉门唯一的一座交警岗亭和红绿灯已停用。 陈明哲/东方IC
4/11
湖北黄石:矿竭城衰。另一个拥有丰富矿源,却被国务院列入第二批资源枯竭城市名单的是湖北黄石。图为2011年8月15日,湖北阳新县李家湾铜矿塌陷,村民房屋陷入“天坑”。 马飞/东方IC
5/11
云南东川:“天南铜都”的困境。 资源枯竭城市名单上还有云南的东川。虽然经两千多年的开采冶炼,东川仍是中国六大产铜基地之一,铜的地质储量仍占全国第二位,精矿含铜量占全国第三位。可是,毕竟经过上千年的开采,矿产资源已濒临枯竭,加上东川以铜资源采选为主,其他产业服务于铜矿开采。这种单一的产业结构让东川经济发展后继无力,一损俱损。图为2013年2月20日,云南东川红土地。 董志文/东方IC
6/11
江西景德镇:千年瓷都的失落。 景德镇曾以自己“千年瓷都”的身份为傲,作为世界上惟一一座依靠一种产业维系生存十个世纪而没有中断的城市,景德镇的家家户户几乎都有人从事着和陶瓷相关的工作。然而,靠一种产业支撑的景德镇,在销售渠道的分崩离析,南方企业激烈竞争下,已经走上衰落之路。图为2012年10月6日,江西景德镇,正在凉晒的土瓷。 国泰/东方IC
7/11
长春:中国的“底特律”。 汽车产业占全市经济总量70%的中国汽车城长春,以生产汽车零部件为主,一直试图复制底特律的辉煌。金融危机让这个“一业独大”的汽车城遭遇寒冬,也暴露高速增长背后产业结构单一,产业链短等种种问题。图为2012年9月22日,吉林省长春市,一销售店内待售的汽车。 丁冬/东方IC
8/11
广州:汽车制造负增长。 汽车制造业是广州战略性主导产业,近年来发展迅速。广州汽车产业以日系为主导,许多日本汽车品牌选择广州为它们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据中新社报道,自去年中日钓鱼岛问题爆发以来,以日系汽车为主的广州汽车产业产值受到很大影响呈现明显下降。图为2008年11月19日,广州,阴霾中的天河城。 张飞宇/东方IC
9/11
浙江温州: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绝路。企业借贷资金链断缺,企业主选择仓惶出逃,温州危机震惊全国。这次危机折射出温州制造业和商贸业结构的单一,调整缓慢,企业规模偏小、竞争力低。图为2013年2月22日,在温州市区公园路一鞋店内,店主曹先生在书写清场打折价码。 长空/东方IC
10/11
海南海口:房地产泡沫破灭。 凭借房地产发迹的海口,直至今天,房地产在海南税收、固定投资依然占有较高的比例。仅靠房地产业的支撑,海口有可能会遭遇第二次的泡沫经济。图为2013年1月22日,海南省海口市,一处新建成的楼盘。 高林/东方IC
11/11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