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断指之痛

2013年09月17日 08:20
根据广东商学院社会工作系教授谢泽宪发布的《珠三角“伤情”报告》,只是断指这一项的推测数据每年就有3万宗、被机器伤害断掉的手指超过4万根。安全事故发生后,断指工们往往要走上一条艰难的维权道路,由于劳动关系难认定、工伤认定耗时长、农民工维权能力差等原因,很多人索赔未果。 图为2012年10月24日,东莞长安新民社区,38岁的王首华在一家工厂里痛失3根手指。如今王首华已从手术中恢复过来,但她的断指之痛远未结束,除了身体的缺陷,还有沦丧的尊严以及看不见的未来,这些无不让她备受煎熬。图为2013年8月,说起自己伤心事,王首华泣不成声。 刘在富/CFP(编辑:姬晨晨)
1/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拿着自己去做的工伤鉴定书,工厂一直不愿帮忙鉴定。 刘在富/CFP
2/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的右手连苹果也拿不起来。 刘在富/CFP
3/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给自己的手系手帕,她说,不系上手套,自己不敢出门。 刘在富/CFP
4/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寄宿在小姑子卖桶装水的铺子里,平时帮着妹妹整理一下空的矿泉水瓶,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王首华手指上的肉是从腿上的肉移植过去的。现在,她的腿时常会抽筋。 刘在富/CFP
5/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来到事发工厂讨说法,工厂老板始终不在。 刘在富/CFP
6/11
2013年8月,广东东莞,王首华面对机器说,就是这台机反转将自己的手指转进机器内。 刘在富/CFP
7/11
2012年5月22日,广东东莞,吴晓珊的哥哥在安慰妹妹。17岁的吴晓珊喜欢留长长的指甲,但工厂的机器夺去她左手四根指头。她刚上班一个多月,一分钱工资都没拿到手。工厂老板付了医药费后就走了,只留下4台冰冷的机器。她住的工厂宿舍,马上也要被房东收回了。 梁清/CFP
8/11
2012年5月22日,广东东莞,17岁的吴晓珊手里拿着老板的名片,可是上面的电话却一直没人接。 梁清/CFP
9/11
2012年6月5日,广东佛山,断手指的李春燕不再进工厂,在市场与丈夫卖猪肉谋生。 郭继江/CFP
10/11
2012年6月5日,广东佛山,断手的欧昌群至今没有拿到赔偿。 郭继江/CFP
11/11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