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非洲的精神健康问题

2013年10月25日 08:32
2013年尤金史密斯人道主义摄影奖近日揭晓,摄影师 Robin Hammond 凭借其正在拍摄的项目“声讨-危机中非洲国家的精神健康问题”摘得大奖。Hammond用了两年时间,记录了遍布非洲的精神健康问题,以及虐待与忽视精神病患者的现象。“这里有战争与饥荒,精神病患者是最大的受害者,他们被政府、社会组织所遗弃。在那些因基础设施匮乏而关注心理健康的专业人士的国度,治疗的手段往往是相同的——被锁链锁住”Robin Hammond 说,“我开始记录这个危机中的精神病患者的生活,希望提高人们的危机意识。我前往刚果、南苏丹、摩加迪沙和乌干达等被战争蹂躏的地区,花了很多时间与流离失所的索马里和达达布难民在一起。” Robin Hammond(编辑:崔岐)
1/20
患有严重精神残疾的男人和女人被锁链锁在南苏丹的Juba监狱之中数年之久。
2/20
男性和女性精神病患者晚上都是被分别单独关押在监狱中的,但是白天的时候他们会混到一般犯人当中。
3/20
乌干达北部的Gulu地区,这个14岁的男孩被绑了6年之久。他的母亲拒绝把他送到只有两公里远的医院就医。
4/20
乌干达北部,一名巫师依靠解读散落在山羊皮上的贝壳和动物骨骼的方式来诊断精神病。
5/20
乌干达坎帕拉,一个被绑住双脚的患者在等待传统治疗师的治疗。
6/20
索马里首都有7个治疗精神疾病的诊所,收治了至少600名患者。有高达80%的患者被束缚。
7/20
医生Sheikh Hussein Mahmood Dirir正在给他的病人背诵古兰经。
8/20
索马里摩加迪沙,长达20年的内战已经使这个国家的心理健康服务系统崩溃,许多索马里人将精神病患者交给相对传统的Khoranic治疗师治疗。
9/20
刚果民主共和国,Mineyro Jean-Mari向心理研究者描述当圣主抵抗军袭击他的家人,并试图绑架他女儿的经过。
10/20
刚果民主共和国,Goma地区,由于慈善机构人员不足,他们鼓励患者的家庭成员参与到服务中来。当病人不服从指令时他们常常捆绑并打骂病人。
11/20
肯尼亚Dadaab难民营,26岁的Abdi Rahman Shukri Ali一直被锁在这个铁皮小屋里长达两年。
12/20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本地的Lekwe Deezia(左)声称自己能通过祷告的力量,和传统草药治疗精神病。一名接受治疗的病人(图右)哭诉自己被拴在树上,他经常遭到医生打骂,晚上的时候满身都是蚊子。
13/20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当地一名神职人员声称已经治愈了数百名患精神疾病的病人。他认为病人患病的原因是被下了诅咒,他用铁链限制这些病人的自由。
14/20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当地政府为了举办国际足联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把大批的街头流浪者“清理”到一个监禁精神病患者的机构中。睡在地上的智障男孩被分到“高危”男囚犯房间已经3个月了。
15/20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城市的哈科特港,一所所谓的精神康复中心里有超过170名患有精神疾病或精神残疾的患者。
16/20
尼日利亚尼日尔三角洲,原本的政府设施现在变成了一家精神病医院。
17/20
利比里亚蒙罗维亚郊区,原本的Catherine Mills精神病院由于内战已经被毁,现在这里变成了一个难民聚集地。
18/20
塞拉利昂弗里敦,精神病患者的家属在一处设施内休息。附近一位上了年纪的牧师声称能够治愈精神病。
19/20
索马里邦特兰,一名女精神病人试图逃出精神病院。
20/20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