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超生游击队

2013年12月05日 08:20
2013年5月上旬以来,导演张艺谋涉嫌“超生”一事不时被媒体热炒。近日,张艺谋通过代理人发表声明,承认与妻子陈婷育有两子一女,愿意接受卫计委调查,并依照规定接受相应处罚,对所造成的不良影响,向公众道歉。而有部分人呼吁张艺谋拒绝缴纳一分一毫的社会抚养费。他们认为对多生者征收社会抚养费既违背经济规律,也违反道义原则。因为不生或者少生者,年轻时付出少,年老后部分却靠他人孩子的劳动来养老,而多生的父母以自己的付出给社会贡献了更多的养老体系的支撑者,但却因此受到惩罚。此事引起了社会对“超生”的是非曲直,特别是对“超生”家庭征收社会抚养费是否有合理之处等问题的广泛关注和深思。图为2011年7月28日 ,安徽省亳州市涡阳县花沟镇邓寨村孙竹元自然村,51岁的孙元华和妻子吴的山生有5个孩子,孩子们每天都睡在废品堆上。 郭晨/新华社(编辑:顾明月)
1/13
2013年5月30日,郑州,一位母亲带着大小五个孩子在火车站广场上等着候车进站。 沙浪/CFP
2/13
2012年9月17日,陕西省渭南市华阴市桃下镇马跑泉村,李明荣和他的六个孩子。稀饭、馒头加一碗土豆丝就是一家人的午餐。 梁萌/CFP
3/13
2012年8月27日,深圳,母亲丁女士和她五个女儿的合照。 陈文才/CFP
4/13
2012年8月8日,重庆,谭万兴夫妇和他们的七个孩子。夫妻俩七年生下五儿两女, 一家九口乞讨度日。 CFP
5/13
2012年3月25日,河南省卢氏县范里镇楼房村菠菜沟的深山里,高建归王建凌夫妇居住的窝棚四面透风,他们生的五胎全是黑户,孩子无学可上。 石子强/CFP
6/13
2011年4月10日,河南省洛阳市嵩县德亭乡孙元村小滚沟河村民在山坡上居住12年的袁铁明一家。12年来,袁铁明夫妇在这里生下了她的5个姑娘。 CFP
7/13
2010年8月25日,云南开远,无户口苗族村寨的村民正在做中午饭,超生也令村民生活越发艰苦。 周明佳/CFP
8/13
2010年8月16日,重庆江北区,农村的贫困残疾家庭的多个孩子。超生孩子的家庭生活越来越困难。 小马/东方IC
9/13
2010年7月6日,山东济南街头,来自山东省沾化县下洼镇的40岁农民孙胜清带着自己2岁到14岁的六个孩子在街头寻求帮助。由于他和妻子长期在外地打工流浪,导致严重超生,孩子至今没有户口,无法上学。 罗波/东方IC
10/13
2007年1月22日,重庆开县高桥镇,一对农村夫妇一共生养了4个孩子,三个女孩,一个男娃。 吴长青/东方IC
11/13
2004年12月8日,沈阳,43岁的杨井华患心肌梗塞,带了节育环后意外生子,“无奈”超生,孩子成“黑户”。 马上/CFP
12/13
2003年2月,贵阳,生活在垃圾场的人们,超生,在这里并不奇怪。 zge/CFP
13/13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