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争议安乐死

2013年12月25日 21:05
安乐死是70年代以来国内外医学界、哲学界和伦理学界讨论最为热烈的话题之一,至今尚未取得一致的意见。它包括两层含义,一是无痛苦的死亡,安然地去世;二是无痛致死术,为结束患者的痛苦而采取的致死措施。虽然一些国家在法律上对安乐死给予了肯定,但在专家们看来,这种死亡的方式用得好,就可以真正解除病人痛苦;用得不好,就可能成为剥夺病人选择生命权利的借口,被不法不义之徒滥用。图为2008年12月9日,英国电视频道Sky Real Lives表示,他们准备在次日播出美国男子Craig Ewert在瑞士一间安乐死诊所里接受辅助性自杀的事。Craig Ewert从2006年开始就已经准备在星期三的纪录节目里展示他的死亡过程。在瑞士,辅助自杀是受法律允许的,并且有各种各样的组织提供辅助自杀服务。 Anonymous/东方IC(编辑:姬晨晨 实习生:冷含章)
1/14
英国梅尔克舍姆,托尼·尼克林森在被法庭判决不能安乐死后哭泣。尼克林森在一次中风后患上闭锁综合症,全身瘫痪。 Matt Cardy/CFP
2/14
2005年3月23日,美国华盛顿,“The Cause USA”的瑞秋·斯泰曼站在美国最高法院前为女植物人特丽·夏沃祈祷。联邦法官3月22日裁定,拒绝女植物人父母为爱女恢复进食管的要求。特丽·夏沃父母的律师在收到裁决后决定立即向位于亚特兰大的第11巡回上诉法庭进行上诉,而此时特丽·夏沃的食管已经被拔了6天。 Joe Raedle/CFP
3/14
英国伯恩茅斯,人称“死亡医生”的澳大利亚安乐死倡导者菲利普·尼奇克在一间酒店举行自杀讨论会。尼奇克是呼吁安乐死合法化的游说团体“去世国际”的创建者。在1997年澳大利亚联邦议会禁止安乐死前,尼奇克帮助4人实施了自杀。他曾在抵达伦敦希思罗机场时被英方拒绝入境。 CFP
4/14
Ramon Sampedro年轻的时候因为一次在海中游泳,不慎伤及颈椎而导致四肢麻痹。其后的三十年,他一直致力于争取有尊严的死去,多次要求安乐死合法化。1998年,在好友的协助下,Ramon Sampedro饮下化学药品自杀身亡。 Sampedro所著的《点燃生命之海》被改编成电影《深海长眠》而广为流传。此片更获得了威尼斯影展评审团大奖,颁奖仪式上,导演埃米尼巴表示要把奖项的三分一献给Sampedro。 CFP
5/14
英国伦敦,饱受多项硬化症困扰的英国妇女Debbie Purdy成功说服上议院同意她在丈夫陪同下前往瑞士实行安乐死,并且,当她丈夫从瑞士回来后不会受到检举。 ar2/东方IC
6/14
法国图卢兹,法国人类生存联盟成员罩着白布躺在大街上抗议安乐死。 CFP
7/14
45岁的Mino Knockaert患有严重的脑部疾病,从4岁起就不得不依靠轮椅来生活。她写了一本关于安乐死的书,名为《我要争取尊严——有尊严的死去》。 CFP
8/14
陕西省西安市,程老先生实在经受不起病痛的折磨,用颤抖的手写下了“安乐死好”四个字。 李杰/东方IC
9/14
Jack Kevorkian是一名因公开声明支持病人死亡的权利,和帮助病人安乐死而饱受争议的美国病理学家。他最有名的一句话是“死亡不是犯罪”。1987年开始,他开始在底特律为‘死亡咨询’打广告。1990-1998年间他帮助了超过100名末期病患自杀。他的律师说,每一名患者都是他们亲自来做最后的决定。1999年,Kevorkian被判二等谋杀,开始被监禁,2006年因病被保释出狱。 k12/东方IC
10/14
瑞士的安乐死组织“Dignitas”(尊严)在重新开张营业后,短短几个月,已有20余人在这里走完他们生命中的最后一程。在瑞士,安乐死是合法的,但这并不代表瑞士人都对“Dignitas”持宽容的态度,有人把他们称为“自杀工厂”。 CFP
11/14
Libby Wilson医生, 专业安乐死组织“FATE”的创始人,她在Glasgow的家中挂满了接受了安乐死的人的照片。 Robert Perry TSPL/东方IC
12/14
英国伦敦,来自兰开夏郡的脑退化病人Leslie Burke在地方法庭外。法庭正在就末期病人的权利问题展开争论,英国医学总会最后作出的决定将与Burke的利益息息相关,他很担心自己希望自然死亡的愿望会被医学总会的指导原则所践踏。 Daniel Berehulak/CFP
13/14
38岁的Eluana Englaro在意大利北部去世,十七年前她因为车祸而变成植物人。这一天立法者也正在罗马制定议案让她继续活下去。次日,在她所引发的对于法律的争议的压力下,意大利政客们发誓尽快通过议案去证明她死亡的权利,意大利的法律不允许安乐死。病人有权拒绝治疗,但是法律不允许他们对治疗给出任何建议。 PAOLO GIOVANNINI/东方IC
14/14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