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夺命黑诊所

2014年02月20日 08:05
每年全国各地都能查封数百家甚至上千家的黑诊所,然而,简陋的黑诊所却屡打不绝。对于大多数农民和没有医保的外来务工人员来说,高昂的检查费用让他们望而生畏,他们更多的时候选择的是价格十分便宜的私人诊所,随便吃点药对付,这就为非法行医的黑诊所滋生提供了温床。图为2010年9月2日,24岁的女孩刘云(化名)在一间诊所输液时未做皮试,导致严重药物过敏,医院给家属下发了病重通知书,并称其有失明的可能。目前,刘云输液的诊所已经人去楼空,医生陈某及其家人也不知去向。 赵恩泽/CFP(编辑:姬晨晨)
1/12
2011年11月30日,安徽省涡阳县发生丙肝聚集性疫情,初步调查,此次疫情中发现的丙肝阳性者均在河南省永城市马桥镇一个诊所接受过静脉推注治疗,疫情可能是由不安全注射引起。目前两省筛查,168人丙肝抗体呈阳性,其中河南永城104,安徽涡阳64人。图为一名患儿在接受治疗。 沈乡/CFP
2/12
2011年11月28日,在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传染病科里,丙肝患者的家长们出示报告单。 刘丽婷/CFP
3/12
2014年1月27日,河南杞县,一位老村医重复使用的“毒针头”,让千名村民感染了丙肝,事发诊所被愤怒的患者拆成废墟,还有患者的诉讼代表在废墟中寻找残留的东西,希望收集医生的犯罪证据。 罗洁琪/财新记者
4/12
2012年7月12日,福州市晋安区,东城社区卫生服务站被依法取缔,在该诊所,手术刀生锈,消毒柜跑出老鼠,一次性的针管被反复使用。 CFP
5/12
2011年1月7日,安徽省巢湖市居巢区苏湾镇,一名在上海打工的瓦工高良所回家后,到就近的一个小集镇上拔牙,没想到,拔颗牙竟“陪”了自己一条性命。图为高良所的父亲。 李远波/CFP
6/12
2010年9月11日,北京,曾治死人的黑诊所所在的村子里,仍有出租房挂着诊所的牌子。 董振杰/CFP
7/12
2012年5月16日上午,河南省商丘市卫生监督所与睢阳区卫生监督所突击行动,对5家医疗卫生机构进行了突击检查。在教师新村卫生室,执法人员发现该诊所无医疗垃圾处理登记和门诊日志,执业医师无法出具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诊所未按规定对医疗垃圾进行销毁处理,生活垃圾与医疗垃圾混合存放。 令狐冲/CFP
8/12
2011年9月19日晚,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沈先生带着怀孕的妻子到一家诊所查B超,检查结果是腹中胎儿为女性。因夫妻俩希望二胎要个儿子,沈先生带妻子到医院做引产,没想到产下的竟为男婴。图中红衣女子为打掉孩子的孕妇。 赵恩泽/CFP
9/12
2013年8月2日,北京,城中村一棚户区的墙上张贴着黑诊所的宣传单。 吴长青/CFP
10/12
2011年5月17日17时25分,北京,“儿童微量元素检测”本是一个家长自愿选择的检查项目,但在一些社区医院或乡镇医院,家长却经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便被收费检测。而检测过程,一些中介公司全程参与其中。图为结束一天“工作”后,涉嫌非法行医的人员从全市各处回到位于丰台卢沟桥的窝点。 吴江/CFP
11/12
2011年7月19日,杭州九堡镇的城乡结合部,工作人员拆除非法行医诊所的招牌。 梁臻/东方IC
12/12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