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乡村代课教师

2014年09月10日 11:48
9月10日是中国第30个教师节,社会民众都在表达着对老师的感恩之情,却有这样一群老师无法得到其应有的权利,他们便是代课教师。代课老师大多在艰苦的边远乡村地区执教,由于农村教师资源的长期极度缺乏,正是他们支撑了中国贫困农村的义务教育。可他们却不能得到和正规编制教师一样的待遇,没有医保、缺少培训、收入微薄,看不到转正的希望。尽管早在多年前,教育主管部门出台过将符合条件的代课教师转正,不符合的清退等方式为代课教师“正名”,但碍于编制有限、经费紧张、教龄认证不清等多方面的原因,很多代课教师依然坚守在乡村学校,拿着微薄的工资,支撑着山里孩子的读书梦。 图为2009年12月22日,甘肃渭源县卢家山小学,苏汉伟和在自己所带的一年级10名学生照全家福时抹起了眼泪,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和学生照相。1990年,苏汉伟开始在卢家山小学当代课老师。工资从最开始的十几元,涨到40元,2006年涨到120元,2007年7月至2009年,一直拿着每月220元的工资,同校的公办老师每月能有2000元左右工资。 杨登峰/CFP (编辑:鲁勇 实习生:曹昊旻)
1/13
2014年06月10日,甘肃省白银市永泰小学,代课教师李爱仁给学生上语文课。李爱仁从1985年起一直在小学教书,未能转成正式教师,每月拿900多元工资。 曹志政/CFP
2/13
2011年6月2日,甘肃省岷县中寨镇塔沟小学团结“高山教学点”,老师在为学生上美术课。蔡玉珍和蔡润是“高山教学点”坚持了近二十年的代课老师,目前每人工资不足1000元,常常被拖欠,2010年时每月工资才310元。 陶奇/CFP
3/13
2014年6月19日,甘肃陇南,代课老师王世明站在已经废弃了的、昔日郭家湾小学前。教龄30年的王世明从1989年出远门打工过4年,中断了教龄,至今没有转正。 张鹏/CFP
4/13
2009年9月,甘肃渭源县,当地政府以文件的形式下发了辞退王安智的文件,这结束了他34年的代课生涯,被辞退后他只能领到600元的补偿。多年的付出仅换得几百元补偿,放下教鞭后的代课老师更加难维生计。 杨登峰/CFP
5/13
2011年9月4日,贵州省贵定县森山村岩脚小学,潘德江老师正上语文课,学生们的新课桌是“校长卖血”的新闻被广泛传播后,当地教委送来的。潘德江是代课老师,每月只有280元工资。他所在的学校严格说来只是一个村办教学点,只有1到3年级共60多名学生。 郭铁流/CFP
6/13
2009年12月2日,贵州省大方县,赵鹏老师连续几天持续高烧,张老师几夜没合眼照顾他。9年前,赵鹏创办了油杉小学,六个年级,一间木房子,一个老师。从此,这里的孩子不再无学可上。2009年11月,赵鹏突然被白血病击倒,生命垂危。学校陷于瘫痪,114名孩子再度面临失学。图为张老师为了不想让赵老师看见自己的疲惫,一个人依在病房外的栏杆上休息。 王磊/CFP
7/13
2011年5月24日,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怀宝镇聘洞村立母屯教学点,姚茂林背着外孙女在写板书。47岁的姚茂林是屯教学点唯一的代课老师,7岁的郑东婷是唯一的学生。姚茂林当代课老师开始时月工资61元,现在1009元。虽然工资很低,但每每想到他的学生,他就有了劲。他说,他热爱这个工作,只要需要,他就干下去。 龙涛/CFP
8/13
2011年9月5日,贵州黔西银龙小学老师孙大洋,29岁未婚,每月只有700-800元收入。他说自己如果在两三年内不转正,将要去某别的出路。 郭铁流/CFP
9/13
2011年10月8日,湖北恩施,48岁的谭定才是当地中心学校聘请的一名代课教师。这位“编外老师”拄着双拐在巴东县清太坪镇姜家湾这个偏远的教学点坚守了20多年。在这20多年里,微薄的工资不足以支撑一家的开销,他用无悔的执着为大山的孩子插上了腾飞的翅膀。 图为放学后,学生护送谭定才回家。 杨顺丕/CFP
10/13
2013年8月30日,云南延津县,程兴贵的儿子程正鹏拿着父亲的遗照。7月17日,58岁的代课教师程兴贵从家门前两岔河近50米的瀑布跳下,自杀身亡。程兴贵自杀后,政府补偿程家6000多块钱,终于认定了程兴贵的代课教龄。 雷磊/CFP
11/13
2014年4月,河南袁子沟村,刘新学先给一年级的学生布置作业,让一年级的学生做作业。50岁的刘新学是袁子沟小学唯一的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位代课老师。20年前,刘新学高中毕业,在村里小学当了三年代课老师,之后便一直务农。因为袁子沟小学一直没有正式的老师过来,村里又把他找来。刘新学的工资最初每个月只有500元,现在涨到每个月800元。 AD/CFP
12/13
2008年3月15日,湖南湘西凤凰县禾库镇,知道被清退后,几名代课教师神态各异,心情不一。1984年,当地学校师资奇缺,吴义伟高中毕业参加全乡代课教师招考,以前三名成绩召入教师行列。“一心想当一名崇高的人民教师,”因为“大山里信息不通”,他错失了转正机会。24个年头,吴义伟的“工资”从30元、45元涨到2008年的200元,比他小十岁的公办教师工资都1300、1400元了。 伏志勇/东方IC
13/13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