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钉子户”

2014年09月15日 13:50
在城镇化不断加快的进程中,拆迁中的钉子户与开发商或地方政府间的持久战在全国各地频频上演。如湖南长沙的“孤岛”、西安的“断头路”、浙江温岭马路中间的钉子楼等等。那些典型的钉子户事件至今都让人记忆犹新。图为2013年12月26日,青岛城阳区山水嘉园小区黑龙江路路边上一处工地里的“钉子户”就像一座孤岛一样。房子处于工地的中央位置,四五辆大货车停在里面,周围正紧锣密鼓地施工。 弋雍/CFP (编辑:叶香玉)
1/16
2014年9月13日,云南丽江,宏文市场附近坚挺了1206天的“最牛钉子户”和大妈家终于开拆。横亘在大丽高速上的最后一个障碍被移除,预计1个月左右,大丽高速延伸线宏文市场段可实现全线贯通。 杨玲/CFP
2/16
2014年9月2日,山东省青州市益都街道办事处草庙村,村民查树芹因不满拆迁补偿协议并拒绝搬迁,如今益王府铁路立交桥从她家房顶穿过,房子被圈在了桥洞里。 森林/CFP
3/16
2014年6月10日,成都金牛区,宽敞的天丰路修建工程接近尾声,但在工程结尾的最后一公里处两栋老旧楼房挡住了它的去路。据悉,因为搬迁价格的原因,有几户居民住在里面导致公路在最后一公里变成“血栓”。 吴爽/CFP
4/16
2014年9月7日,山东省东营市垦利县康居小区北边,一栋房屋耸立在一条新建好的公路中央,把一条公路拦腰截断,不少车辆与行人只好绕过房子,从一处泥路艰难前行,有的车辆直接调头返回。 东方IC
5/16
2013年12月25日,山东青岛市李沧区沧海路12号周边定为拆迁范围,由于拆迁单位只肯赔偿住户3万元,双方在赔偿问题上未能达成一致,因此部分居民一直不愿轻易搬走,希望能得到一个比较合理的赔偿。在强拆过程中,开发方对不肯搬迁的民居进行断水断电、打砸。为抗拒强拆,不肯搬走的居民无法在家中住宿,就在楼顶上搭起了简易的窝棚,自制燃烧弹坚守在这个破旧的危房中。 东方IC
6/16
2013年8月14日上午,西安市凤城八路与凤城七路之间的开元路上,一座拆迁遗留下的三层小楼矗立在马路中央,过往行人和车辆只能从它西侧的小路绕行通过。 张喆/CFP
7/16
2014年2月23日,湖南长沙望城区星城镇戴公庙18组,房屋四周被挖空。户主贺翠兰的父亲还住在房屋里,只能搭上楼梯出入。贺翠兰称因女儿户口问题,拆迁一直未能达成协议。 东方IC
8/16
2013年8月31日,浙江温州瑞安渔墩1号,房子主人郑美菊给外面的木门上锁。这一幢薄薄的5层楼周围已是一片拆迁后的废墟,左边一堵墙上不少钢筋裸露在外面。 东方IC
9/16
2013年7月7日,苏州吴江区瑞景国际小区,拒拆的两层普通民居被别墅包围。 郭露轲/CFP
10/16
2013年12月25日,四川省达州市,西外镇皂角垭村一个上百亩的工程工地矗立着一栋5层高的孤楼。除四楼仍有人居住外,楼顶、楼道护栏和其余楼层的门窗等设施已经被拆掉。即将满70岁的蒋超祥和69岁的妻子廖达碧坚守在楼内。图为蒋超祥在窗前守望,期待拆迁补偿纠纷问题得到圆满解决。 陈斌/CFP
11/16
2013年4月8日,湖北宜昌市伍家岗区共勤村,两幢楼房孤零零的的矗立在空旷的工地上,房屋周围空地已经被开发商深挖下去数米深。据了解,两幢房屋的主人与开发商就拆迁补偿的问题一直无法达成共识。 海洋/东方IC
12/16
2013年11月14日,福建省漳州市平和县某十字路口现最牛“钉子户”,拆了一半其余部分剩在路中央。 邓刚/CFP
13/16
2013年1月30日,广州,杨箕村未拆除的房子四周被挖出了一道两米深,三四米宽的“护城河”,村民难以出行,屋内断水多日。 刘蛟/CFP
14/16
2012年12月20日,广西桂林漓江边1栋六层楼的建筑,14年前就已被列入拆迁范围,楼内被拆的几乎只剩下框架。屋内居住着20余个老人,是原先楼里的租住户,他们认为开发商拆迁手续不合法拒绝搬迁。 东方IC
15/16
2012年11月22日,浙江温岭火车站前未开通的大道上,四间楼房巍然矗立在路中间,其中两间还住着居民。据了解,67岁的户主罗保根与其65岁的老伴沈女士住在里面。由于老人觉得赔偿不合理,遂没有同意拆迁。图为罗保根展示自己1999年领取的集体土地使用证。 刘行喆/CFP
16/16
责任编辑:yexiangyu | 版面编辑:Calum William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