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重金属污染下的村庄

2015年01月23日 09:55
66岁的吴仕民曾是三合村常屯四组的组长,他手中抱着厚厚一摞这些年给各级政府反映污染问题的材料。 权义/CFP
1/15
矿山边露天堆放着废弃的矿渣,其中含有大量金属元素:铅、锌、镉。 权义/CFP
2/15
矿山边的流水呈黄红色,这些水最后都流到周边的田地里。 权义/CFP
3/15
大多数的矿工都搬离了矿区,吴正杨和妻子黄秋英还住在矿区家属楼,这套房子曾是单位独生子女家属楼。吴正杨有三个孩子,退休时一月工资349元,黄秋英没有工作。大新铅锌矿关闭时,他们一家买不起商品房,单位安排他们住入了独生子女家属楼。 权义/CFP
4/15
当地政府禁止村民种植庄稼,村附近又没有菜市场,村民只好在屋门口开荒,铺一层土,种植青菜。 权义/CFP
5/15
49岁的黄世雷出现了痛痛病,手指变形。他疼痛时,按照地方性风湿病来吃一些激素类的药物。 权义/CFP
6/15
黄冠桃的老伴黄可成还保留着在大新铅锌矿上的工作证。退休之后,他可以享受体检政策,但体检中并没有尿镉检测,近两年,他也会全身骨骼疼痛。 权义/CFP
7/15
镉可在生物体内富集,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引起慢性中毒。专家建议当地生产的稻谷不宜食用,并不知情的村民直到2005年,仍食用污染田地生产的大米,不少村民被检测出镉超标。 权义/CFP
8/15
黄贵强的双臂长满了大小不一的疙瘩,手的骨骼也已严重弯曲、变形,不能正常伸展。2001年3月,广西省职业病防止所为其做了一次尿镉检测为24ug/L,属于严重超标。镉中毒会使人的骨骼生长代谢受阻碍,从而造成骨骼疏松、萎缩、变形等。 权义/CFP
9/15
47岁的矿工许绿彪站在窗户边,不愿意面对镜头,他的父亲也是大新铅锌矿的矿工。大新铅锌矿破产时,许绿彪才32岁。现在许绿彪只有低保,没有工资,靠在周边打零工生活,每月收入1000余元。 权义/CFP
10/15
黄民浅脱下鞋子,扭曲变形的双脚露出来,她说,已经有30年了。 权义/CFP
11/15
黄进强家中摆放着他的遗像,2001年广西职业病防治所给他做尿镉检测为11.25ug/L。 权义/CFP
12/15
47岁的黄春红抱着3个月大的孙女在街上遛弯。三合村里很难看到孩子的身影,父母担心孩子受到污染的影响,就带到打工地一起生活。 权义/CFP
13/15
村里的农作物受到污染,村民们已经不敢给孩子吃大米或者玉米,而是煮一些面条。 权义/CFP
14/15
三合村有一座庙,每个月农历初一、十五,村里的老人便来庙里祈福,保佑家人平安。神像下的香灰已经落下厚厚的一层。 权义/CFP
15/15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