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赴韩整容梦

2015年03月17日 18:31
2013年底,27岁的山西籍青年靳魏坤在网络上看到一则韩国选秀电视节目,将在中国招募赴韩整形志愿者,靳魏坤报了名并顺利入选参加节目录制,于2014年1月17日接受了韩方的免费手术。 冯中豪/CFP
1/16
2013年7月16日,韩国首尔,整容整形一条街。韩国的整形技术吸引了大量的外国游客前来寻医问诊。当年赴韩旅游的外国游客人数已突破1100万名,其中来自海外的医疗观光游客就超过15万人。 Ed Jones/CFP
2/16
赴韩做整容整形手术已成为不少中国女性的新潮流。据韩国媒体报道,2013年赴韩整容整形的中国人达16282人。图为2013年11月20日,韩国,一名中国模特在手术台上接受整容手术。 CFP
3/16
2014年3月26日,韩国首尔,地铁站内的整容广告。据悉,韩国官员表示将对整容手术进行限制,因为部分民众指责整容对身体有伤害。 CFP
4/16
2014年10月14日,韩国首尔,整容失败者Kim Bok-soon坐在家中。在韩国,美容被视为改善生活质量的一种方法,整容就像去理发店一样平常。 Kim Hong-Ji/CFP
5/16
2014年10月14日,韩国首尔,整容失败者Kim Bok-soon接受采访。Kim Bok-soon的医生告诉她可以把她整容成一个名人的样子,所以她痛下决心贷款,花了3000万韩元一天内在脸上做了15项手术。绷带解开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才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后来她得知那个医生根本不是整容外科专家。 Kim Hong-Ji/CFP
6/16
韩国整形外科医师会理事赵修永曾向媒体披露,有些医院装修得富丽堂皇,广告做得很大,甚至邀请明星代言,但实际上不见得配备了专业的整形医师。图为2014年10月13日,韩国首尔,整形失败者朴小姐向记者展示胸部整形手术给她身体造成的伤害。 Kim Hong-Ji/CFP
7/16
靳魏坤坐在家中,带着修复面罩。除了去外地,她几乎不出门。她于2014年1月17日在韩国某整形外科医院进行面部整形手术。由于语言不通,翻译不到位,在手术前后,她无法与院方进行详细的沟通交流。“连手术同意书都是上了手术台才被催着签下来的,内容都不给我看,后来我才知道,我签下的根本就是医院的一纸免责书。”靳回忆说。 冯中豪/CFP
8/16
2014年6月25日,靳魏坤和奶奶到韩国与院方直接交涉,对方没有提供实质修复方案,谈判无果后她和奶奶被推出医院流落街头,直到两个月后才回国。图为靳魏坤和奶奶在韩国维权的照片。 冯中豪/CFP
9/16
2014年10月,因为做整容修复,靳魏坤在网上结识了宓圆圆和陈怡丽。此后三人“抱团取暖”相互慰藉,并走上维权之路。图为2014年12月初,三人在济南某医院拍摄的三维CT。还原度高的CT片上,是三张整容失败的脸。 冯中豪/CFP
10/16
“有一次我被带到警察局,警察拿出厚厚一叠案卷告诉我,别闹了,这些都是中国人在这里示威的资料,没办法的。”宓圆圆称,中国顾客在韩国整形行业里的维权很少得到妥善解决。 冯中豪/CFP
11/16
2014年10月,靳魏坤与宓圆圆和陈怡丽三名整容失败者来到北京,栖身于一家整形美容院。夜里三人各自注视着手机查看跟韩国整容以及自己有关的新闻报道,这是她们夜里上网的常态。 冯中豪/CFP
12/16
手术失败后,陈怡丽跟以前的朋友几乎断了联系。因为无法克服心理障碍,整容失败后的四年中,她经常出国,只为了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 冯中豪/CFP
13/16
毁容的精神压力,让原本性格开朗的陈怡丽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她每日要靠吃安眠药才能入睡。 冯中豪/CFP
14/16
2015年2月4日,北京,到韩国整容失败后遭毁容的女子在诊所等待接受治疗。 CFP
15/16
为吸引中国游客,韩国大邱已推出面向包括中国游客在内的医疗旅游签证制度,游客可根据医生诊断书延长停留时间。图为2014年5月31日,北京,京交会韩国展台上有多家韩国整容机构在现场推介,吸引市民上前咨询。 CFP
16/16
责任编辑:赵赫廷 | 版面编辑:王诗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