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革命老区的出国潮

2015年03月24日 18:35
2015年3月,河南省信阳市,今年30多岁的文兵已有着10年异国打工的经历。2014年,文兵从日本回国,不仅带回了百万财富,也带回了贤惠的日本妻子和两个可爱的孩子。如今,他和同样从异国打工回来的哥哥一起发展房地产生意,楼盘投资规模已近5千万元。 慕诗/CFP
1/14
10年前,只有高中文化水平的文兵跟随县里的出国风潮去日本爱知县打工,渐渐成为一家汽车企业的管理人员。在一次语言学习的课程中,文兵邂逅了当时做青年志愿者服务的妻子杉山佳奈子。经过思想挣扎,佳柰子决定跟丈夫回中国生活,每年寒暑假,她将6岁的儿子和1岁的女儿带回日本,同自己的父母团聚。 慕诗/CFP
2/14
丈夫文兵在外打拼生意,佳柰子则在当地学院为渴望出国打工的年轻人教授日文。一年中,佳柰子3个月在日本,9个月在新县。每当孩子想念日本食物,佳柰子便亲手为孩子们制作寿司、饭团。 慕诗/CFP
3/14
胡如来是村中典型'穷小子'的代表。自幼家贫的他,曾因交不起学费而被老师点名罚站。初中毕业后,他跟随父母在浙江打工10年,却还是年年借钱过年。2007年,他赴日本打工,2年挣回20万元。他将积蓄投资开饭店,第一年便赚回本钱,并盈利20万元。 慕诗/CFP
4/14
不甘心就此止步的胡如来再次借款投资,先后开办了县城首家量贩式KTV、足浴。2013年,他又凭借多年的市场运作经验开办了一座大型洗浴中心。从选址到装修,每一件大小事宜都是亲自督办。 慕诗/CFP
5/14
回国创业的道路并非都是一帆风顺。苏军燚从日本回国后,没有像其他同伴一样选址开店,而是做起了并不占优势的蔬菜种植。“吃饭是头等大事,我想种出安全无污染的绿色食品。”苏军燚将蔬菜大棚坚持了五六年,累计投入六七十万元,收益却并不明显。 慕诗/CFP
6/14
在河南信阳小木城村中,一座显眼的韩国超市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老板娘在韩国打工期间认识了现在的韩国丈夫,便一起开办了韩国超市,货物全是丈夫在韩国挑选运送而来。前来选购的不仅有韩国务工回来的村民,也有许多看新鲜图热闹的人。 慕诗/CFP
7/14
5年来,新县已先后向日本、韩国、新加坡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输出劳务人员1.8万人,年输出规模在1500人左右。 慕诗/CFP
8/14
为了大规模地输送“人才”出国,当地成立了“涉外职业技术学院”,培训出国前所要掌握的语言、技术。上培训学校,然后出国务工成了当地许多年轻人的就业首选。 慕诗/CFP
9/14
除了语言和技术学习,这里的学生还要接受每天1小时的体能训练。俯卧撑、蛙跳、搬砖,还有捡石子、捡黄豆。“这是为了应对到国外捡红薯等农业劳动时,所要提前进行的反应能力训练。”培训老师介绍到。 慕诗/CFP
10/14
“你为什么想去日本?”课堂上,老师这样提问学生,这是将来日本企业面试的常问问题。“因为穷,想挣钱。”被提问的小姑娘用日文答道。“除了这个答案,我们还可以从另一层面说,想开阔眼界,增长见识,想学习日本先进的技术、敬业精神。”老师补充学生的回答。 慕诗/CFP
11/14
2015年3月,河南省信阳市,日本集团到当地院校面试,选拔人才。面试的小姑娘不免有些紧张。不仅是当地初中、高中毕业的年轻人选择学习出国,甚至有在外地上了大学找不到工作的年轻人,也会回来重新学习。慕名而来的,还有外地人、外省人。 慕诗/CFP
12/14
新县小木城村,一排排别墅拔地而起,这里的四五十户村民几乎每家都出过国。“村民有时用各种语言交流,简直像联合国开会。所以这里又被称为地球村。”新县对外劳务合作管理局工会主任夏磊说到。 慕诗/CFP
13/14
这股出国热潮使得短期的留守老人、留守妻子、留守儿童,也成为这个小城的常态。 慕诗/CFP
14/14
责任编辑:gumingyue | 版面编辑:顾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