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全民炒股

2015年04月26日 14:56
2015年4月20日,上交所市场成交金额超过1万亿,致统计系统“爆表”停摆。从2014年末股市回暖开始,炒股又一次成为全民运动。进场的有当年割肉离场的老股民,有拿着生活费开户的大学生,连落马的广东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都投了3800万元炒股……可大多数股民,了解市场信息的途径主要是微信营销号和炒股群,类似“奥巴马当选,澳柯玛涨停”的段子一再上演。图为2015年1月13日,湖北武汉,武汉市按摩医院的盲人按摩师胡迅用手机听股票行情。胡迅已炒股18年,上一次割肉离场是在2009年,亏了5万元。 孙辰/CFP (编辑:王诗堃)
1/14
2007年上半年的大牛市吸引了大批股民,股票交易大厅每天人满为患。图为2007年1月4日,山东济南一证券交易大厅内,随着大盘的大幅上涨,一名中年妇女突然晕倒,所幸救治及时。 王晓峰/CFP
2/14
2007年5月8日,陕西西安一家证券交易大厅内人流涌动,一位僧人拿着“自然人客户证券交易协议书”等资料,在柜台前办理开户手续。 赵彬/CFP
3/14
或真或假的“内幕消息”难辨真伪,各式股票诈骗层出不穷。图为2007年12月17日,北京警方宣布打掉了一个以提供股票信息、代买原始股为由进行诈骗的团伙。17日中午11时40分,警方将六名团伙成员从福建押解到京,六人中年龄最大的23岁,最小的19岁。 吴宁/CFP
4/14
牛市过后,中国股市经历了“断崖式”暴跌,以中石油为代表:2007年11月5日,中石油登陆A股,发行价16.7元,当天最高价达到48.62元;至2008年11月4日,中石油收报10.35元,累计跌幅接近80%。图为2008年5月19日,北京一证券交易所里,股民在为汶川大地震遇难者默哀时落泪。 东方IC
5/14
与地震灾区一样,股市亟待“灾后重建”。2008年6月3日,四川省汶川县威州镇一简易帐篷内,股民通过电脑查看股市行情。 杨涛/CFP
6/14
股市不景气,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证券交易所里的人也越来越少。图为2010年12月9日,福建福州一家证券交易所内,一股民帮助另一股民染头发。 张斌/东方IC
7/14
2011年8月8日,沪指失守2500点,创年内新低。面对“全线飘绿”的大屏幕,湖北武汉一家证券营业厅里,两位老人淡定地下起了象棋。 倚天/东方IC
8/14
2014年末,股市回春,股民露出久违的笑容。图为2014年12月8日,江苏南通一证劵营业厅内,一位股民满面笑容地做出了3000点的手势。 许丛军/CFP
9/14
股民又一次涌回股市。2015年3月9日,上海,曾经红火的邮币卡市场十分冷清,一位店主紧盯着股市行情,说“炒邮币还不如炒股票。” 东方IC
10/14
2015年3月17日,广东中山,中山四路证券营业部,一名阿姨带着熟睡的孙子炒股。当日沪指冲上3500点大关,跨越六年高点。 付希华/CFP
11/14
2015年4月10日,山西太原,一家证券营业部交易大厅,在这里上班的保安、保洁员也在用手机看行情。当天,A股B股均大涨,沪指时隔7年收盘再上4000点。 刘江/CFP
12/14
2015年4月15日,浙江嘉兴,一位卖炒货的小老板正通过手机和平板电脑关注着股票。 徐志达/CFP
13/14
停不下脚步的“疯牛”,吸引了很多之前不炒股的投资者入市。21岁的小雨正在武汉的一所大学读大三。2015年,她把一年的生活费,1万元投入了股市。小雨加入了一个炒股QQ群,每天还会固定看政经类新闻。图为2015年4月17日,小雨在寝室里研读炒股理财书籍。 东方IC
14/14
责任编辑:WSK | 版面编辑:王诗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