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北京村庄

2015年04月28日 19:07
从北京市怀柔区缸房沟村到天安门的距离,与从河北保定市区到天安门的距离大致相当。这座远在燕山余脉里的小村落,是北京的“北极”。缸房沟全村30多户人,近一半是满族。曾散居于山里的村民,近些年因为新农村建设,大都搬迁到了一起。和中国许多村落相同,平日村子里已经很难看到年轻人的身影,年轻人基本都去了怀柔或密云县城打工,有的已经在县城安家。 米杜/CFP
1/12
缸房沟村比北京市区的气温低很多,四月下旬,山上大多数树木还没变绿,只有星星点点的山杏花。
2/12
彭光夏坐在村口抽着烟袋。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去县城打工,留守老人成了村里的主流人群。
3/12
彭光营戴着护林员的红袖章,坐在路边休息。这个石头砌成的座位就是平时护林员的休息站。缸房沟村倚靠着喇叭沟门原始森林公园,因森林防火需要,村民会轮换执勤做护林员,并因此每个月领取400元的补助。
4/12
一对夫妇推着小型播种机在田里劳作。从五月到十月,村里会有不少游客前来。然而因为缸房沟村处在大山深处,游客不如山口的几个村落多。为了维持生计,村民们依然需要耕地劳作。
5/12
梁振江(左)、彭兴云夫妇抱着家里刚出生的狗仔。彭兴云老人腿脚不好,口齿也不清楚,家里的农活基本都落在了梁振江的身上。
6/12
在彭光林(前)的家里,几个老邻居在晒太阳聊天。没上学的孩子留在村里由老人照顾。
7/12
黄主贵今年已经84岁,耳朵不太好使。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患病,让黄主贵本就不宽裕的生活雪上加霜。
8/12
因为经济原因,黄主贵家是村里少数几户没有翻建房屋的人家。
9/12
彭光宝站在自家小院里。院子在新房改造时规划出了问题,彭光宝的小院里没能建成菜园,只留了个大坑,填满了建筑石材。
10/12
彭光林坐在自家床前。因为中风,彭光林没法再干农活,家里家外由妻子操持着。
11/12
两位老人在攀爬村子对面的小山。平时她们经常爬山捡柴,攀爬这样的山对她们来说并不困难。顺着村里公路翻过山头,仅十几里路就到了河北,相距不远的村落福利待遇就天差地别。据村民介绍,在河北,不仅没有机会做护林员,那里的的养老保险每月也只能领到20元;而在喇叭沟村则翻了十倍,同岁数的老人每月可以拿到200元的养老金。
12/12
责任编辑:王诗堃 | 版面编辑:王诗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