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文保建筑的“厄运”

2015年05月13日 12:51
近几天,“济南侵华日军细菌部队原驻地成了群租房”的新闻引发了舆论的关注。这座门前还悬挂着“近代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标志牌的老建筑早已年久失修,因租金便宜而吸引了不少租客:图中租客不习惯室内的阴暗潮湿,站在门外透气。而与那些被“保护性拆除”的文保建筑相比,这座建筑还称得上是“幸运”的。全国各地,因征地开发被拆、被文保部门遗忘慢慢破败的古建筑不在少数。 CFP
1/10
1992年,济南铁路局为了扩大站场,不顾专家学者和市民的反对,将修建于1904年的济南火车站拆除。济南老火车站由德国著名建筑师赫尔曼·菲舍尔设计建造,为典型的哥特式建筑风格。 CFP
2/10
2001年5月30日,江苏南京,在玄武区的大开发中,屹立了近百年的南京总统府门前的大照壁东侧三分之一部分被挖掘机掀倒,因市民阻拦,施工方暂停施工。2002年9月3日零时,大照壁在夜色中被拆除,整个过程只用了40分钟。 仲义/CFP
3/10
2012年2月13日,重庆,蒋介石“重庆行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重庆行营”旧址)被拆除。之后,官方称蒋介石“重庆行营”所在地块已规划为教育用地,目前正在进行“保护性拆除”。 张凤/CFP
4/10
除了被拆除的,文保建筑中也有不少被文保部门“遗忘”,慢慢破败。图为2012年3月9日,北京,康有为故居已经破败不堪,院内到处贴着“关于加快推进大吉危改项目拆迁工作再致居民一封信”。 吴长青/CFP
5/10
文保建筑的命运,有时要取决于文保部门和开放商之间的“角力”。2011年11月,湖南长沙一工地发掘出土了120米长的南宋古城墙,“经政府与开发商协商后”,只保留中间20米,其余古城墙将被拆除异地保存。 李林冬/CFP
6/10
2012年5月,山东济南,始建于1910年左右的原英国领事馆由于疑似被人偷拆而引发大众热议。在文物保护部门表示“已经叫停,并将24小时监管,严防偷拆”后,拆除仍在继续。图为2012年5月14日,原英国领事馆拆得只剩南侧的一面墙。 王民/CFP
7/10
2012年10月18日,上海,位于王家码头路花衣街路口,有着150年历史的沈宅被拆被拆得支离破碎。在政府部门紧急叫停下,方才保留了沈宅残余部分。早在2002年,沈宅所在的地块便被列入了拆迁范围,但直至2012年3月,沈宅才被列为不可移动文物。 钟阳/东方IC
8/10
2012年11月28日,安徽巢湖,安徽省文物保护单位普仁医院遭“偷拆”,当地文化部门“派人日夜值守看护”,防止普仁医院再遭“毒手”。 李远波/CFP
9/10
即使是登记在册的文保建筑,也有被非法拆除的,对于那些未获文保部门认证的老建筑来说,保护更加困难。2015年初,有着84年历史的北京丰台区长辛店平汉铁路员工浴池被拆除,仅存西洋式门楼及其影壁。1月22日,老浴池门楼及其影壁被认定为不可移动文物,得以保存。 崔毅飞/CFP
10/10
责任编辑:王诗堃 | 版面编辑:王诗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