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朱婷还乡

2016年09月19日 17:34
摄像机的红色指示灯无休止地闪烁,在家乡河南的媒体见面会上,朱婷的脸上掠过一丝疲惫。奥运过后,习惯了在排球场默默流汗的朱婷不得不一次次面对众多的镜头,耐心地回答记者不断抛来的提问,就像在球场上接住一个个猝不及防的击球。对于家乡父老而言,她不仅是奥运冠军,更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令他们无比骄傲的孩子。 编辑:杜广磊 图/财新记者 陈亮
1/16
2016年8月21日,里约奥运会女排决赛,中国对阵塞尔维亚,朱婷一次次高高跃起,用她势大力沉的击球冲溃对手的防线。在距里约千里之遥的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朱婷每一次大力扣杀都刺激着这个国家级贫困县兴奋的神经末梢。朱婷作为女排的决对主力,帮助中国女排12年后重返世界之巅,并获得了MVP(最有价值球员)称号。 图/视觉中国
2/16
在郑州出席了河南省体育局组织的媒体见面会后,朱婷要回家的的消息在郸城县不胫而走。几天后,众多的记者和乡亲早早地在朱婷位于郸城县城的新家中等候。晚上十点,朱婷出现了。一时间手臂如林,观者如堵。
3/16
朱婷双手合十,向等候多时的邻居和记者致歉,“不好意思,回来晚了”。尽管媒体接踵而至的采访让朱婷有点疲于应对,但她始终保持着耐心,无论是应答和合影都彬彬有礼。河南女排主帅詹海根曾这样评价朱婷:她从未跟队友或教练红过脸。她有着农民的那种朴实,我很放心。
4/16
邻居们参观朱婷位于县城的新家,好奇地上下打量着,一旁的架子上摆放着朱婷获得的各种奖牌。2015年女排世界杯夺冠后,朱婷用奖金为父母置办了这处房产。在当地,从村里搬到县城居住,是儿女出息、家庭富足的表现,对老人而言是一件很体面的事。
5/16
在朱家老宅所处的郸城县朱大楼村,“弘扬女排精神 助力脱贫攻坚”的红色标语高悬在乡村小路上。2016年8月22日,女排夺冠第二天,郸城县委、县政府发出《关于在全县开展向朱婷学习的决定》,作为“冠军故里”,朱大楼村一时间成为了各路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
6/16
2016年9月8日,朱婷父亲朱安亮和母亲杨雪兰在老宅接待来访者。他们身后的竖副写着“排坛巨星 中华荣耀”。父亲朱安亮在村头路边开了20年修车铺,修理农机,家里还种着三亩六分地,母亲杨雪兰操持着内外。为了养活一家八口,还有负担朱婷初期的十二万训练费用,两口子的腿和腰都落下了病。
7/16
朱婷父母接受当地电视台的采访,朱婷父亲俨然是家里的新闻发言人,而母亲杨雪兰很少发声,或是报以微笑,或把问题转给朱安亮。她染了头发,戴上了玉手镯,低头不语,显得格外拘谨。
8/16
送走来访的客人和媒体,朱安亮关上老宅的大门,准备回到县城的家。朱安亮坦言:这几个星期,接受的采访太多了,电话接不完,有时候接电话时感觉头疼。曾有人提醒他,用个耳机接电话,但他不习惯。
9/16
郸城县实验中学的篮球场上,几位学生在打排球,朱婷初中时曾在这所学校就读。学校中并没有没有专门的排球场地,只能用篮球场代替。球场遍地灰土,但网架簇新。在这个球场上,不久将迎来校友朱婷的到来。
10/16
朱婷回到母校的新校区球场上打排球,同学们列队观看,领导老师在一旁拍照。
11/16
郸城县实验中学的学生们在做课间操,不远处的黑板上写着“冠军故里”四个大字。
12/16
校园中的宣传黑板报上,写着“向朱婷致敬”几个大字。
13/16
郸城县的一家体育用品商店前,家长带着孩子挑选商品。这里有15家店卖球,只有两家有排球。店主称,刚刚从郑州的厂商进了10只排球,但一直没有销量。
14/16
在朱婷的母校中,一条以“清华路”命名的道路贯通东西。多年以来,郸城县一直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教育大县。生存重压之下,绝大多数的家长和学生都把考取名牌大学作为唯一的出路。当年朱婷进入体校,走了另外一条路。
15/16
朱大楼村到郸城县的道路笼罩在晨光之中,9年前,朱安亮带着朱婷从这里去体校,走上一条充满未知的道路,最终朱婷成功了。和家乡的多数孩子相比,朱婷无疑是幸运的那个。朱婷让家乡暂时陷入了狂喜和喧嚣,可这一切过后,这条乡间小路还是会一如往日,静默无言的迎来送往。
16/16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