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直播时代的广场舞:我跳故我在

2017年03月27日 19:03
2017年2月26日下午,郑州市人民公园,“电王”王福原(中)直播他的“新摇摆抽筋舞”,两个舞友“光头哥”“摇摆哥”(右)即兴加入进来,以毫无关联的动作互相配合。直播时代,“广场舞”不再仅仅是中老年人的自娱自乐,也不乏年轻人的浮夸怪诞,还可能在直播平台收获粉丝,有人甚至以此为业。 图/财新记者 陈亮
1/9
59岁的王灵芝用三脚架支起手机,起舞直播,因为双手总是比划着手枪形状,人名“双枪老大妈”。
2/9
头戴仿真花环的王灵芝和两个舞伴“哑巴”(左)“光头哥”跳起“打架舞”。围观人群表情各异。公园里舞者虽没有聚光灯的追随,但舞动的瞬间却能够成功吸引围观人群的目光。
3/9
【双枪老大妈】王灵芝(左):“现在出门都要注意形象了,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人偷拍。”【一烟熏妆】燕芬芬:2015年冬天,她开始在人民公园跳舞,名字是粉丝取的,虽然不会化烟熏妆,但是“现在不化妆都不敢出来”。
4/9
【二强】张二强(左):他放弃了服装批发的工作,创办“二强舞神团”,全职做直播。【人民公园长发女】李平:全职直播跳舞,以前是卖女生挎包的,大概2000元一个月的收入,现在直播最多一天就能挣500块。
5/9
【舞神国王】张海刚(左):“跳舞不是个正常的工作,都快40岁的人了,不可能再发展了,除非有人投资。”【红毛皇帝】顾东林:形容自己的舞蹈 “高贵冷艳、柔中带刚”。因为四年参军经历,他跳起舞来特别有劲儿,最高纪录是连跳三个小时。
6/9
【哑巴哥】张建理(左):虽听不到音乐,他可以凭借别人的肢体动作来判断节奏,因为体型较大样子憨厚,在“打架舞”中担当“被打”的角色。【武大郎】李国义:他一向沉默寡言,在人群中会躲一旁,但跳起舞来,有着最夸张的发型和毫不避讳的表情动作。
7/9
【化肥哥】时永俊(左):他跳舞的动作像是在撒化肥一样,人称“化肥哥”。化肥哥还因为哭丧着脸唱歌而广受粉丝热捧。【触电哥】王福原(中):“现在如果没有钱的话,我还是会跳舞,但是不会长久了。”【知心爱人】范永:去年10月开始在人民公园跳舞。
8/9
【棉裤哥】师千屯:“不在乎别人看,不在乎没有观众。”(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7年3月27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9/9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