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湘西尾矿后遗症

2018年01月02日 16:35
2017年12月24日,湘西花垣县土地村,五彩斑斓的尾矿库中白色部分是由选矿厂排出的尾砂,内含有重金属和化学药剂。这些尾砂很容易下渗,污染地下水。堆砌如山的尾矿库无疑是矿区重要的污染源。开矿30年,湘西花垣仍为深度贫困县,野蛮生长的有色金属开采和粗加工业没能让当地百姓脱贫致富,却留下了积重难返的尾矿污染。 图/财新记者 梁莹菲 文/财新记者 梁莹菲 杜偲偲
1/14
在湘西花垣县土地村尾矿库,枯树横七竖八地倒在碧绿色的水中。尾矿造成的污染是多方面的。尾矿库渗漏出的“用了太多药水”的尾砂,可能造成水、土壤、农作物污染;尾矿库的尾砂、运输过程中滴落的铅锌矿,风干后会带来扬尘,也可能致病。
2/14
在土地村,尾矿库与农田只隔着一条公路。据官方数据,花垣县自2012年来有尾矿库98座,其中铅锌库78座,锰渣库20座,分散于5个乡镇,其中21座已完成闭库治理、9座正在闭库。花垣县安监局长姚远军告诉财新记者,目前全县正在运行的尾矿库有29座。
3/14
2017年12月25日,湘西花垣县老王寨村,尾矿库堆积如山,离村民的房屋很近。若遇到雨季,尾砂很容易直接从坝内溢出,甚至有溃坝和造成泥石流的风险。
4/14
尾砂与泥土凝结成块,被流水冲刷成条纹状。
5/14
在土地村,从尾矿库流出的水经过荒地,留下一层细密的尾砂。
6/14
在老王寨村,这一片原本是尾矿库,后被泥土覆盖成“农田”,用来种农作物。
7/14
土地村村民的生活用水主要来自池中的地下水,池底的白色尾砂清晰可见,村民称一到下雨天,水就会变白。
8/14
在湘西花垣县李梅村,村民吴志明的房屋外墙从房顶裂开至中间。因为危险不宜居住,一家人已搬走。
9/14
2006年,李梅村村民向政府反映村里已出现地质灾害。2014年,政府作出整体搬迁的规划,在龙潭镇修建了一片新房子。但村民认 为新房子质量有问题,加上搬迁后会失去耕地,迟迟不愿搬走。
10/14
土地村村民龙女士与丈夫日夜守着家里的地,生怕开发商再将尾砂排到地里。她家的地已被尾砂掩埋,只拿到2万元赔偿定金,还有好几万的尾款不知道该找谁要。
11/14
2001年,李梅村村民刘金旺48岁时在矿区被炸药炸掉了左手。最后公司赔偿他5万元。如今,他只能在选矿厂里做杂工,还有种玉米获得些许收入。
12/14
随着矿山开采,李梅村能耕种的土地已经很少。为了生计,村里妇女每天都进矿洞里拣矿。
13/14
2017年12月24日,湘西花垣县土地村,平铺在尾矿库的水管俨如一双眼睛,目睹秀丽山川被污染破坏,沈从文笔下的灵山秀水已经满目疮痍。(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8年1月1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4/14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