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日本福岛核事故7周年 跟随灾民走进核禁区

2018年03月09日 15:54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5日,日本福岛,福岛核事故幸存者Kanno女士走在津岛空荡荡的街道上。震惊世界的东日本大地震及福岛核泄漏事故已过去将近7年,东电清污工作仍在继续。2017年3月起,日本政府陆续解禁核灾区小镇,火车重新打开了浪江町与外界的通路,公交车也在町内再次运行。日本政府在2017年3月31日、4月1日大幅解禁了福岛避难区,川俣町、饭馆村及富冈町的居民也可以重返故乡了。图/东方IC
1/7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1日,日本福岛,柴田先生戴着口罩站在他从前的家门外,隔着窗户望着屋里熟悉的一切。2011年核泄漏事故发生后,位于浪江町的津岛也成为高污染禁区,所有居民均已撤离。尽管去污效果并没有达到预期,再加上浪江町70%-80%的区域为山林,令清污工作难上加难,但2017年9月,日本政府还是开放了浪江町114号公路,并计划重新划定一小片区域,让灾民能在2023年重返故乡。图/东方IC
2/7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5日,日本福岛,浪江町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以北十公里,2013年核泄漏灾难过后,这里成为荒凉禁区,街道空无一人。直到2017年3月,日本政府才重新开放此区域,允许灾民返回故乡。图/东方IC
3/7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4日,日本福岛,绿色和平组织核辐射专家 Mai Suzuki、Laurence Bergot和 Heinz Smital在浪江町某幼儿园附近做核辐射量检测。绿色和平组织日本办公室2017年9月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浪江町,部分区域已接近日本政府的清污目标——0.23微西弗每小时,但仍有许多区域辐射强度超标,甚至有区域辐射量超过了每小时5微西弗。图/东方IC
4/7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9日,日本福岛,绿色和平组织核辐射专家 Mai Suzuki和 Heinz Smital在浪江町收集土壤样本。图/东方IC
5/7
当地时间2017年10月2日,日本福岛,来自绿色和平组织的核辐射专家 Mai Suzuki在饭馆村的一处民居外做辐射检测。饭馆村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西北方向约30公里,平均海拔450米,曾因山清水秀而被誉为“日本最美村落”之一。图/东方IC
6/7
当地时间2017年9月26日,日本福岛,核辐射专家Heinz Smital在位于浪江町的大堀地区做核辐射检测。大堀在2011年核泄漏事故中成为重污染灾区,所有居民均已撤离。时至今日,大堀仍被划为禁区,国家级传统手工艺大堀相马陶器也随之没落。图/东方IC
7/7
责任编辑:白雪 | 版面编辑:白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