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西贡往事:杜拉斯的《情人》在此上演,如今它叫胡志明

2019年01月07日 15:41
这个曾经被叫了几百年“西贡”的城市现在叫做“胡志明”。法国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笔下,法国女孩和中国富公子情欲与痛苦交织的爱情故事就在此间上演。如今,作为越南最大的城市,它不仅仅贡献了接近全国四分之一的GDP,也作为越南改革开放的一面镜子,倒映着我们似曾相识的前尘往事。在越南胡志明市的街头,摩托车数量之多、密度之大让人咋舌。街头的广告牌也慢慢多起来了,像极了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广州。 图/财新记者 郭现中 丁刚 蔡颖莉 梁莹菲 陈亮
1/17
远处是越南第一高楼,也是整个东南亚的第一高楼——81地标塔,近处是越南第四高楼——金融塔,随着越南经济的高速发展,对极具象征意义的高楼大厦也越发狂热起来。
2/17
2018年12月24日,越南美萩,在一处布置成乐园模样的庭院里,人们在等待圣诞节庆典开始。
3/17
胡志明市一条小巷里的网吧中,越南年轻人穿着拖鞋吹着电风扇在上网。
4/17
乡村土路边的理发店里,理发师正给一位女士烫头。离开胡志明市区向南走,零零星星的村落很快出现在公路两头,和城市相比,这些颜色明艳、建筑小巧的村落群,像一个个青涩的小姑娘奔走在乡间路上。
5/17
2018年12月23日,越南湄公河的支流美萩河,一批骑摩托的越南人乘摆渡船到对岸。由于经济、气候、地形等多种元素,摩托成为这个国家最普遍的交通工具。
6/17
越南圣母大教堂前广场,一对情侣在宣传海报前走过。海报上写有“越南人民军成立74周年”等字样。
7/17
胡志明市中心的龟湖,成双成对的大学情侣在这里聊天、吟诗、唱歌、聚会,充满了年轻人自由浪漫的气息。
8/17
2018年12月24日平安夜,胡志明市红教堂,正在售卖圣诞发箍的年轻人。
9/17
夜色中的胡志明市范五老街霓虹闪烁,人潮涌动,一场模特秀正在上演。来这里你可以感受到“东方小巴黎”的魅力,丰富的夜生活是胡志明市的重要旅游标签。除了路边一间挨着一间的酒吧,精彩的街头表演也为夜晚平添不少乐趣。
10/17
胡志明酒吧一条街,一名年轻的女子左手持“嗨气球”(又称“笑气”, 化学名称是一氧化二氮,能让人产生幻觉和欣快感),右手举起手机准备自拍。
11/17
胡志明市统一宫,安保人员站在大堂里执勤。统一宫于1869年2月由法国殖民者兴建,当时名为“诺罗敦宫”,是作为法国在整个印支地区的总督府;越战争时期,该宫成为越南共和国的总统官邸,称为“独立宫”;1975年4月30日西贡解放,越南国家统一政治协商会议决定将此宫改为“统一宫”。
12/17
2018年12月24日正值平安夜,胡志明市红教堂旁聚集着过节的人群,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在路口执勤,面对记者的镜头露出友善的微笑。
13/17
湄公河三角洲,一个男人悠闲地躺在吊床上抽烟,他在河流边经营一家小店,售卖一些冷饮和甘蔗汁给路人。
14/17
胡志明市街头一家河粉店里,店主家里的女孩拿着小画板画画。
15/17
76岁的汕头华侨柯娟,每天守在父亲留下的店面前。这家店位于胡志明市一区最负盛名的杂货市场——滨城市场,大街上游人如织,而柯娟的店却几乎什么都不卖。她的父亲于1913年左右来到胡志明市开店,卖茶叶和洋酒给当时的法国殖民者。法国人离开后,他们又和美国人做生意,直至西贡解放后,因为政治环境改变,家族成员四散,这家百年老店只剩下一个空壳。而这条街上的华商也从顶峰时期的20户,减少到4户。
16/17
越南美萩,河边的人们眺望着对岸,吹着温润的河风。美萩位于湄公河的支流美萩河北岸,小镇不大,只有5万多常住人口,当地居民主要以水产业和小型的航运业为生。(更多精彩内容详见2019年1月7日出版的《财新周刊》)
17/17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