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新型超级细菌来袭 盘点形态各异的超级细菌

2019年04月09日 19:12
培养皿中的耳念珠菌菌株(Candida auris)。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一种名为耳念珠菌的多重耐药真菌已扩散至美国12个州。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通报称,全美感染病例已上升到587宗,近50%的感染者在90天内身亡,CDC已将耳念珠菌列入“紧急威胁”名单。这种专门影响免疫机能衰弱者的致命细菌还曾出现在包括中国、委内瑞拉、西班牙、英国、印度、巴基斯坦和南非等在内的多个国家。图/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网
1/8
耐甲氧西林金葡菌(MRSA)的扫描电子显微照片。据路透社2016年6月12日报道,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水上项目竞赛所在地附近发现“超级细菌”。2016年5月底,美国也公布一起本土性“超级细菌”的病例,震惊全美。在中国福州,2016年5月中旬,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生在前来就诊的一位11岁男孩鼻腔分泌物中发现了一种名叫“耐甲氧西林金葡菌”的“超级细菌”。图/视觉中国
2/8
电子显微镜放大4780倍观测到的耐甲氧西林金葡菌(MRSA)。“超级细菌”主要是指对多种抗生素产生了耐药性的细菌,而不是指其对人体的杀伤力很大,滥用抗生素被公认为是产生超级细菌的一大原因。图/视觉中国
3/8
电脑生成的耐碳青霉烯类肠杆菌(CRE)3D图像。CRE因对治疗严重细菌感染的重量级武器碳青霉烯类广谱抗生素具有极强的耐药性而得名,曾于2012至2013年在美国蔓延,感染者死亡率非常高。中国也有类似病例报告。图/东方IC
4/8
碳青霉烯酶肺炎菌(Klebsiella pneumoniae)。在此菌落中首次发现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DM-1)。2010年8月11日,《柳叶刀·传染病》杂志刊文披露,有一类携带新基因NDM-1的超级耐药细菌,几乎所有抗生素对其都束手无策。两个多月后,中国疾控中心通报称,在宁夏两名新生儿和福建一名老年患者身上,共发现三株携带NDM-1耐药基因的细菌。图/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网
5/8
显微镜下的大肠杆菌菌落(E. coli)图像。2016年5月26日,美国微生物学会刊物《抗生素与化疗》报道了美国本土首例人感染携带MCR-1基因的大肠杆菌(E.coli MRSN 388634)病例。该大肠杆菌的质粒上编码了15种耐药基因,并且对被称为抗生素“最后一道防线”的粘杆菌素(Colistin)具有耐药性。媒体和公众随即都陷入了对于这类抗药性极强、抗生素无能为力的“超级细菌”的恐慌之中。图/视觉中国
6/8
琼指平板里的表皮葡萄球菌(Staphylococcus epidermidis)。2018年9月,澳大利亚科研人员主导的一项新研究发现,一种被称为表皮葡萄球菌的细菌正表现出多重耐药性。表皮葡萄球菌是滋于生物体生表皮上的一种细菌。近年来,这种细菌的耐药现象越来越受到关注。研究人员认为,导致耐药性表皮葡萄球菌传播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导管等体内植入物为防感染经常使用抗生素浸渍,这种做法可能促使细菌产生耐药性;二是重症监护室的患者通常大量使用强力抗生素,导致这里的细菌易产生更强的耐药性。图/视觉中国
7/8
装有新德里金属β-内酰胺酶-1(NDM-1)的器皿。NDM-1最早于2009年在一名瑞典病人身上发现,该患者曾经到印度就医。此后,尽管印度方面对NDM-1命名中的“新德里”标签颇为不满,但英国、日本、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地发现的病例均能通过流行病学调查追溯到印度或巴基斯坦。图/视觉中国
8/8
责任编辑:胡超 | 版面编辑:胡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