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四川西昌:“疯长”的葡萄园 劲吹的“致富风”

2021年05月18日 12:19
西昌是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府,安宁河由北往南纵贯全市。在这里,葡萄是“硬通货”,火爆的葡萄生意编织成网,将人、地、资本裹挟其中。白色大棚在川西高原的安宁河谷一带疯长。 图/财新记者 黄姝伦
1/15
西昌以东的太和镇花树村,道路两侧是以葡萄为主题的新农村生活插画。村中盖着颇有欧陆风情的小别墅,村民靠种植“洋葡萄”品种发家致富。中国是葡萄主要生产和消费国,品种多由国外引进。西昌葡萄主力克瑞森原产自美国加州,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引种到中国。果皮呈绯红色,果肉脆,耐运输。
2/15
全市25个乡镇中有20个布满葡萄园。据农业部门测算,2020年西昌市葡萄产值约为17.7亿元,种植面积超过10万亩,而这个数字在2014年是1.7万亩。土地年平均流转费用超过3000元/亩,最高能达到5000元/亩。
3/15
小农户是西昌种葡萄的主力,承包10-30亩地,“种得好的”一年每亩地纯收入可达5-6万元,年收入“几十万元户”比比皆是。东北部安宁镇五堡村,全村有3500多亩耕地,其中3000多亩架起大棚,种上了葡萄。种植户郑从新每日4点半就起床料理葡萄园。他和70多户乡亲是来自雷波县溪洛渡水电站的移民,靠着葡萄在异乡安居。
4/15
葡萄“致富风”吹得猛烈。29岁的刑凯夫妇大学毕业后,返回家乡工作,业余和当地葡萄种植“土专家”肖礼平合伙包地种葡萄。种了3年,他们焦急等待挂果。刑凯担心,“今年再种不好,就会亏40万。把西昌买房的首付都搭进去了。”据肖礼平观察,克瑞森葡萄“地头价”波动大,根据品质在1.5元/斤-15元/斤不等浮动,近年来,不少入局的新手都赔了钱。
5/15
安宁河谷平原腹地海拔高度1500-2500米,年平均光照200天,不见“蜀犬吠日”。这里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昼夜温差大,无霜期长。四季瓜果不断,安宁河谷果蔬面积约占全凉山州的七成。西昌从“洋葱之乡”到“晚熟葡萄之乡”,眼红葡萄种植经济效益好,不少农户“挖了洋葱种葡萄”。
6/15
西昌交通基建发展加速,汽车沿着往青山机场方向的高速疾驰,火车从西昌驶向周边县城,晃过两侧白色大棚,其中翠绿的葡萄藤依稀可见。在村庄中,稻田布局局促,被葡萄园“团团包围”。
7/15
安宁河谷阳光普照,不仅适合葡萄落地生根,更引得买房客注目。在西昌航天大道东延线,靠近邛海湿地的新开楼盘是城中房价高地。凉山州一直难以摆脱贫困阴影,首府西昌房价却仅次于成都。安居客数据显示,西昌4月二手房均价为9311元/平方米。
8/15
城镇化建设加速,西昌城东的村民回迁安置小区,被幢幢豪华楼盘包围,仍有白色大棚紧靠柏油马路“寸土必争”地挺立,等待着不久后或被拆除的命运。
9/15
一些主攻高端市场的葡萄新品种走红,投资门槛较高。近年外来公司进入凉山州,成为推广规模化种植的主力。西昌川兴镇的一处原花卉种植基地,被成都来的老板包下,每亩租金4000元。一亩大棚造价高达12万元,安上了全自动遮阳网、电动天窗、微喷系统。而西昌当地农户大棚基建投资不过1.5万-3万元。葡萄棚正在赶工,每棵树苗的根部,要埋上150瓦的地热线。“到了冬天,地里就像开了地热毯一样,土壤温度够,才能提前栽培葡萄,争取早别家三个月上市。”该老板说。
10/15
西昌市红宝石葡萄种植专业合作社杨辉频繁去云南“取经”,他观察到,一些葡萄产地上下游供应链更完善,“云南大理宾川县有一条街都是冷库和物流包装材料公司。”在西昌,为求葡萄“打时间差”卖出高价,冷库生意也蒸蒸日上。一个占地10000平方米的冷库,是杨辉的新投资项目。
11/15
西昌多名当地干部告诉财新记者,担心葡萄种植面积会受政策限制,行业将遭打击。接近四川省农业部门的专家称,省内正在限制新增钢架大棚,鼓励露天种植主粮作物,不建议发展经济作物。葡萄扩种步伐已然放慢。“人们的‘米袋子’要涨,那农民的‘钱袋子’呢?”当地种植大户抱怨,“西昌最火的就是葡萄,这条产业链上下,从农资到销售,都是肥肉。”
12/15
4月底,谷雨节气刚过,葡萄藤新芽频频冒头,枝叶不断上攀,寻找着呼吸空间。葡萄花谢后的果实正在膨大。葡萄种植非常精细,所需劳动力密集。葡萄扩种,用工量紧缺,吸引了不少周边乡镇彝族中年女性前来务工,以及从云南建水过来的熟手工人。在西昌太和镇的千亩葡萄产业园,高峰时期基地要“管300多人的饭”。
13/15
种植户抱怨,用工荒且贵,多为按日结的灵活工人,每天工作8小时。当地种植户称,去年工钱是100元/天,今年涨价为120元/天,熟手工则要150元/天。为了生产果穗整齐、果粒硕大的葡萄,要将过多的果粒除去,这道工序成为“疏果”。根据葡萄品种,疏果工钱计算方式也不同,譬如,克瑞森是算工时,而阳光玫瑰按串收费,非常精贵,工人一天疏果1000串可以挣550元。
14/15
近年,阳光玫瑰、妮娜皇后等原产日本的高端品种在全国市场走红,“跟风”入局者多,苗木价格翻番。春天已过,一些葡萄藤还没来得及下地,在缅甸进口的草炭土中养着。这些葡萄苗木从辽宁进货。
15/15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