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失地农民

2013年08月12日 21:37
土地,曾经是农民的依靠。他们在土地上辛勤劳作,收获希望。然而,随着城镇化进程的推进,反哺了几十年工业的农业渐渐的“退位 ”,越来越多的农民面临着失地之痛。千百年来的传统田园生活正发生着历史性变化。图为2011年3月9日,浙江桐乡,待开发的土地上打出了禁种农作物的通告。 CFP(编辑:姬晨晨)
1/15
2006年7月15日,甘肃省兰州市雁滩乡,在调查中80%以上的农户不愿意土地被征用。年纪较大,文化程度较低,年人均收入水平较低的农民更不愿意土地被征用。图为村民在雁滩被征用的土地前徘徊。 王斌/CFP
2/15
2004年6月3日,福建省长汀县草坪村,农民赵水木展示村里下发的征地通知。这份通知书要求村民在6天内如期交出自家承包的土地。 张国俊/新华社
3/15
2005年8月2日,北京,农民呼吁落实《土地法》。 江心/CFP
4/15
2013年7月31日,北京房山区西周各庄村,由于京石二通道的征地补偿款长久没有下发给村民,村民对此表示强烈不满。 赵思衡/CFP
5/15
2013年5月7日,广西贺州学院产业发展用地,执法人员在清除该项目用地范围内抢修的新坟。据了解,为了获得2000元一个的墓地拆迁补偿,一些村民趁机炮制“墓碑”。该项目范围内抢修近400座新坟,意欲索赔拆迁款高达80万元。 琥珀/CFP
6/15
2006年2月28日,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工业园区开工建设典礼现场,失地农民在保安的阻挡下,观看在自己曾经的土地上举行的开工仪式。 程钢/CFP
7/15
2006年9月11日,南京郊区,用于建设开发的农田土地。 肖恩/CFP
8/15
2006年7月15,甘肃省兰州市雁滩乡,失去土地之后,村民选择盖房出租,却往往因资金短缺成为“烂尾房”。 王斌/CFP
9/15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发展,大批农民失去了土地,他们想方设法寻觅土地,延续着对土地的依恋和情感。图为2011年11月10日,江苏南通,农民在一片房地产开发项目的楼群前未开发地块种菜。 CFP
10/15
2007年4月4日,西安市长安区西祝村,再过两个月就到了收麦子的时候,不料,一夜之间,100多亩麦田全部被人用装载机推成了平地。据了解,高新开发区征用包括西祝村在内的耕地用做二次创业,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3日晚,西祝村两委会组织人员将麦田推平。 贾军/CFP
11/15
许多地方进行城镇规划并没有科学合理的确定城镇建设用地规模,反而通过修编城镇规划,盲目扩大城镇建设用地规模,大有掀起新的圈地热势头。图为2009年3月14日,江苏省某地经济开发区内闲置的土地上杂草丛生。 天鹰/东方IC
12/15
2010年4月1日,安徽淮北市,捡拾煤炭的失地农民在搭建的窝棚里休息。 五河/CFP
13/15
2012年3月3日,陕西镇安县,失地农民程即来乘车前往山西煤矿打工,留下年轻的妻子和儿子新楼房里生活。 胡国庆/CFP
14/15
2012年11月15日,安徽省合肥市孔桥村,这原本是一个有着1300多人的小村庄。在2007年的整体拆迁后,这个村庄的居民们基本都搬到了城里居住。然而,因为割舍不下对农村的这片深情,孔祥财和老伴段桂英住进了村口的一座瓦房,远离喧嚣的都市,坚守着田园生活。“农村”或将远去,但“城市”是否就在眼前? 项春雷/CFP
15/15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