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镜头里的故事 看得见的真相
财新图片 编辑出品

无罪释放

2013年08月15日 21:42
1/13
  •  
     

终审结束后,吴昌龙仰天长叹,“就像一块巨石从心头落下了,人感觉很舒服,现在只想好好睡一个觉。”图为2013年5月4日,吴昌龙在自家楼顶锻炼身体。身高1.8米的吴昌龙,12年来他的体重从没超过65公斤,回家后,他的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和锻炼身体。 摄友/CFP

标签:冤假错案
本期责任编辑:姬晨晨

图片说明

  被警察带走时吴昌龙只有26岁,12年后,他见到满脸沧桑的白头父母时,三人分别抱头痛哭十多分钟。“我就知道我儿子是被冤枉的”,吴昌龙母亲含着泪水对记者说,他今年38了,最光的时光毁在了看守所。

  吴昌龙取保候审回家当天,是今年春节前的最后一天,12年来她们家人一直通过各种渠道在为被“死缓”的儿子喊冤。但转机出现在今年1月1日实施的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96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被羁押的案件,不能在本法规定的侦查羁押、审查起诉、一审、二审期限内办结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应当予以释放;需要继续查证、审理的,对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取保候审或者监视居住。吴昌龙这才看见外面的曙光。这起跨越十余年,历经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又上诉二审的案件,5月3日当日上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福州依法公开宣判,对涉嫌福清纪委爆炸案的上诉人陈科云、吴昌龙、杜捷生、谈敏华、谢清宣告无罪;驳回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人的诉讼请求。终审结束后,吴昌龙回到福州南江滨的一家酒店休息。他站窗边,表情略显轻松,仰天长叹,“就像一块巨石从心头落下了,人感觉很舒服,现在只想好好睡一个觉。”

  2001年6月23日,一只装有爆炸装置的手提袋被人放在福清市纪委办公楼信访接待室门口。24日上午8时许,手提袋发生爆炸,福清市纪委司机吴某某当场被炸身亡。案件发生后,公安机关经侦查认为,犯罪嫌疑人陈科云、吴昌龙密谋实施了这一犯罪行为,犯罪嫌疑人杜捷生、谈敏华为这起爆炸案非法提供了爆炸物,犯罪嫌疑人谢清向侦查机关故意作虚假证明。检察机关对这5人依法提起公诉后,2004年11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对上述人员作出有罪判决。2005年12月,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将该案发回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2006年10月,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重审再次对陈科云、吴昌龙等人作出有罪判决。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1年4月对该案进行了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次依法对该案作出了终审判决。经审理认为,本案虽有爆炸事实和结果的发生,但现有证据不能相互印证,存在无法排除的矛盾和疑点,无法得出系上诉人陈科云、吴昌龙实施了爆炸犯罪的结论,也无法得出上诉人杜捷生、谈敏华非法提供了爆炸物和上诉人谢清作伪证的结论。原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附带民事诉讼上诉人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五条第(三)项、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上述终审判决。

  据悉,本案除向当事人致歉外,将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予以国家赔偿。同时有关办案单位认真总结教训,完善有关制度机制,提高办案质量,防止类似问题再次发生。福建省有关办案单位将组织精干力量,依法继续开展对福清纪委爆炸案的侦查工作。2013年5月3日终审结束后,记者分别接触到这五名被告人,从镜头中能清晰的看到,他们眼神中仍然充满一种恐惧或无奈。每个人身上或精神上都有一道伤痕,那都是一场恶梦,将永远伴随他们。记者印象最深的是谈敏华。

  “在这起案件中,你最恨的是谁?”记者问他。“杜捷生,我‘出来’后,就想提刀去他们家砍人,是我哥拉住了我。我们都不认识,他怎么能乱咬。”谈敏华是“6.24”爆炸案唯一的一名外地人,一名打工仔,身材瘦小,早年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哥哥在福州打一个采石场工。当年被抓时他只有22岁,他正在山上工棚睡觉,警察以查暂住证为由将他带走,被判了6年,后刑满释放。 他今年34岁,一直没找女朋友,头发也白了80%。当天终审结束后,他就住在福州火车站一间50块钱的旅社里,准备赶回温州一家鞋厂打工。

  用吴昌龙辩护人杨金柱的话说,“吴昌龙案必将载入史册。这12年的路,如此漫长,却成为每一位法律人心中永远的痛!我们当然知道,正因为有良知法官的力争,终没有酿成大错!该案,有人试图忘记,但历史永远不会忘记;该案,正义虽然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