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逃离学校——“体制外”教育实验

2013年08月20日 08:10
一群白领从各个城市来到大理,带着他们的孩子。他们摒弃传统的学校教育,让孩子在家上学。 王攀/财新记者
1/15
几个国际义工举办的“欢乐儿童日”,本是针对当地的孩子,从上海带着孩子来到这里的滕龙一次和义工偶遇,活动便也对“在家上学联盟”的孩子们开放。一名义工放起了灵魂乐,希望孩子们可以随着音乐抖动。看着因为艳阳而犯懒的孩子,义工也是一脸无奈。 王攀/财新记者
2/15
大理“在家上学联盟”的活动中心,孩子、家长和志愿者一起做游戏。院子里到处都是颜色。地面、墙壁、自行车、轮胎、玻璃瓶……能涂抹的地方都被孩子们涂抹了不知道多少遍,早分辨不出本来的模样。 王攀/财新记者
3/15
在这个院子里,没有大人呵斥小孩子弄脏了衣服,或者这样做有危险,家长们更在乎的是孩子是否得到了最单纯的童年,和最真实的快乐。 王攀/财新记者
4/15
孩子们直接在地上就玩起了涂鸦,尽管衣服上都是颜料,但是很开心。 王攀/财新记者
5/15
孩子们对于外国义工的辫子很感兴趣,用中文提了一堆问题,这可难坏了这位小伙子。 王攀/财新记者
6/15
家长在做饭的同时,也会教孩子们一些基本的烹饪方法。这是一位家长正在示范做饺子馅儿。 王攀/财新记者
7/15
正门两间屋子被辟作活动室,铺上了泡沫地板,放置了大小不一的懒人沙发,还有许多空心塑料球,孩子们可以在这里玩耍。玩具简陋原始,然而孩子的笑声叫声显示他们的快慰。 王攀/财新记者
8/15
院子里四处是孩子玩耍过的痕迹,一个手掌印引起了一个刚刚开始学习倒开水的孩子的注意。 王攀/财新记者
9/15
陶子说女儿到了审美敏感期,她要让女儿多多接触颜色。先生频繁出差,她也有了自由带孩子远行,最近先生已经准备在大理买房,在先生不忙的几天可以尽心享受亲子时光。 王攀/财新记者
10/15
腾龙的妻子仍在上海,一边工作,一边读研,这给予了腾龙和孩子在大理的经济保证。关于未来,他还没有切实的计划,“不排除开一家客栈或者做点别的营生。”妻子的研究生还要再读两年,腾龙说,也许两年后妻子可以来大理做老师或者心理咨询师。他不再渴望让儿子成为天才,而是成为一个健康、独立的人。 王攀/财新记者
11/15
“在家上学联盟”网站创办人徐雪金举家迁徙来到大理,他说,“让我再去参加一次高考我也不愿意了,那我为什么要强加给孩子呢?” 王攀/财新记者
12/15
蔬菜妈妈带着女儿从广州来到大理,以经营蔬菜馆为业。她联合几个同在大理的家庭,建立了一个共生教育社区,共同生活,共享资源。 王攀/财新记者
13/15
蔬菜妈妈将租下的菜地、经营的餐馆全部做为共有,盈利在保证大家生活费用的情况下全部投入孩子教育,几户家庭可以在一起商议课程,请专业老师。 王攀/财新记者
14/15
大理双廊玉几岛上的“苍山学堂”,一个孩子抱着小狗,面朝洱海,大声朗读经书。 王攀/财新记者
15/15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