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谁在强迫我的人生

2013年08月30日 08:30
在合泰污水处理厂对面的这个废弃桥墩下,李勇已经生活了3、4个月。他瘫软地坐在桥墩下的沙发上休息,偶尔看看桥墩,偶尔看看远方的高楼大厦。墙上写着他最近看过的小说书名“生死疲劳”。
1/14
住在桥墩下的这几个月,李勇靠在合泰周边的垃圾堆以及制衣厂周边捡垃圾过活,这也是离家9年间他干得最多的一个工种。在这9年里,他还摆过地摊、卖过玩具。他依靠卖玩具积攒下来的钱买了辆三轮摩托车,2012年他骑上这辆摩托车,去过福建、江西、甚至回到过老家邵阳,但从未考虑过回家。
2/14
一块纸板,一块塑料,一个行李箱,支架着李勇的“卧室”。此前的9年时间,他以合泰地区为活动范围,睡过天桥、大街,租住过50元一个月的原本用来养鸡鸭的杂物间,“霸占”过摩登摩天附近的一间烂尾楼。
3/14
促使他开始“流浪”生活的导火索发生在2004年他父亲死后不久,寄居姐姐家的时候他正值青春期,脸上长满了青春痘,他买了洗面奶洗不干净,于是用洗衣粉洗脸,未料效果更差。“我那时在超市里当保安,领导挺喜欢我的,但总是有人盯着我脸上的青春痘,说我是丑八怪”。这让他想起了小学时代,因为交不起学费被老师当着全班学生的面叫出课堂:“回家拿学费来,否则别来上课”。
4/14
数月来,李勇抱着从书城里买来一本《心理医生》,看得书页都卷了边,因为确信自己患了病。他有砸东西的习惯,越是喜欢的,越是以粉碎结束。先是电子琴、随后是架子鼓,他说心理强迫时,无法忍受别人的评价。“怕别人说我丑、说我穷、说我黑,说我弹得不好”他一再重复这些“台词”时,显得不受控制。
5/14
不管走到哪里,李勇都会制作一个沙袋,心情郁闷的时候就打沙袋发泄情绪。
6/14
李勇的早餐和午餐。他现在只有下午会出去捡破烂,“一天只要捡5块钱我就能活下来”。
7/14
每天下午,李勇都会来到湘江边,每次在水中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一次次地洗脸。
8/14
这些玩具是李勇最值钱的家当,它们是去年摆地摊剩下还没卖完的玩具。
9/14
听到要见心理医生,李勇有点紧张的抽着烟。
10/14
李勇接受心理咨询。在来到这个心理协会的办公室时,面对心理医生,他并没有太多的客套,径直便说:“我有三个问题,一是看不得洗衣粉,洗衣服要洗几十遍。二是不能让别人看着我做事。三是不敢和陌生人讲话,一讲话就全身发抖。我现在只想治好这些,然后快点找份工作,结婚、生孩子”。
11/14
在合泰附近的网吧,在不需要身份证同行的地方,他会偶尔上几块钱网,和二三十个网友聊天,匿名的。
12/14
李勇背着前一日捡到的废品去废品站换取一天的开销。当被问及年纪轻轻为什么不去工地上打工赚钱,他转而回到他的旅行,说:“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少顷,他再次回答,“体力活太累了,太晒了,我想做技术活”。
13/14
恐惧,逃避,在路上,这个年轻人终于回到了面对命运的轨道上来。有一家医院有意向为他免费治疗,经过诊断,李勇并非患有社交恐惧症,而是重度的强迫症。如果一切顺利,经药物辅助治疗,李勇有望回归社会。“这样一来,我就迎来了人生的转折”。
14/14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