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城中村失子之殇

2013年09月29日 08:22
虽然公安机关的打拐专项行动已见成效,但对每一个因孩子丢失而破碎的城中村家庭来说,寻子之痛,仍远甚于其他。昆明的不少城中村中,因为父母忙于工作,很多幼童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下。官方统计的失踪儿童中,几乎全部都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 文若愚/CFP
1/12
昆明的不少城中村中,因为父母忙于工作,很多幼童处在缺乏监管的状态下。 文若愚/CFP
2/12
陈明英(左)和罗传红,大儿子罗嘉欣出生于2003年8月28日,2006年12月20日被拐。陈明英记忆中的罗嘉欣乖巧、听话。在街上,或是在电视上,看到年纪相仿的孩童,陈明英就会认为那是自己失踪的大儿子。 文若愚/CFP
3/12
孩子被拐时,陈明英的女儿刚满月,现在在老家上学,因为家乡重男轻女的观念重,大儿子被拐后,他们又生了小儿子罗嘉余。孩子丢了以后,陈明英一直不愿搬家,期盼着有一天孩子能回来。 文若愚/CFP
4/12
陈明英夫妇时不时把罗嘉余的照片拿出来看,小余看到以后,他说那就是自己。 文若愚/CFP
5/12
陈明英自从孩子丢了以后,每次接孩子回家几乎都抱着。 文若愚/CFP
6/12
丢失孩子的父母几乎每人都随身携带着丢失孩子的资料和这样的卡片,还自己去做了印有孩子照片的扑克牌免费发放。 文若愚/CFP
7/12
艾凤新,他家的两个孩子艾玉和艾军1996年出生,在2001年9月3日同时在日新村被拐。他家现在有另外两个儿子在老家上学,一个女儿在身边。 文若愚/CFP
8/12
艾凤新和田锦仙在家里整理着孩子的资料,从孩子丢失以后,这对夫妻一直没有停止寻找,为此几乎倾家荡产。 文若愚/CFP
9/12
丢失孩子的家庭经常会聚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帮助,也常讨论一些某家找回孩子之类的话题。 文若愚/CFP
10/12
唐有秀,重庆人,儿子陈杰2000年出生,2006年3月1日在官渡区长村农贸市场被拐。后来,唐有秀学会了使用微博和QQ,她现在更像一个志愿者,帮忙联系、声援、找孩子 。家里的墙上还张贴着几部中国的寻找孩子微电影海报。 文若愚/CFP
11/12
丢失孩子的父母发短信给中国一个找孩子很有名的警察,遗憾的是没有得到回复。 文若愚/CFP
12/12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