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回访童工家乡凉山州

2014年01月28日 07:41
深圳某企业使用童工,曾引起社会哗然。他们大部分均来自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2014年1月11日,更是有35名欲外出打工少年被拦截。正值学生寒假期间,童工市场仍异常活跃,黑中介也屡禁不止。记者走进凉山州,试图寻找真正原因。是因贫穷、毒品,还是艾滋病? 刘延珉/CFP
1/17
孩子们生长的环境很艰苦,能够走出大凉山,见识外面的世界,成了许多山里孩子的梦想。 刘延珉/CFP
2/17
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在路上拦截了35名正欲外出打工的少年,带领他们外出打工的中间人竟然是一名同年级的学生。这些少年因被拦截十分沮丧。 刘延珉/CFP
3/17
许多孩子外出打工家长是知道的,孩子被民警带回,家长也很不理解警方的做法。 刘延珉/CFP
4/17
四川西昌市开往凉山州昭觉县的长途客车内,彝族女孩吉曲阿牛看着窗外。“我都17岁了,为什么也要把我送回家?我太倒霉了,正好被抓到,还有许多年龄比我还小的人,藏起来了怎么不说?”吉曲阿牛似乎是怨气十足。她是2013年12月8日到达广东东莞打工的,在这之前,她已经在深圳有过3年的打工经历,在刚刚走出大山到外面打工的小伙伴们中,应该也属于“老工人”行列了。刚被外省劳动部门遣送回来的吉曲阿牛等人,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出外打工。孩子们并不知道小小年龄外出打工违法。 刘延珉/CFP
5/17
走在凉山州偏僻的县乡,要找到曾在外打工的童工不难。染一头黄发,身着时髦的衣服是外出打工见过世面的小伙伴的标准打扮。 刘延珉/CFP
6/17
孩子们也希望拥有快乐的童年,但留下来的年幼孩子也要帮着家里干活,成为一名劳力,承担起养家的责任。 刘延珉/CFP
7/17
达洛村,文古日作正在说服14岁的女儿文古尔作(左)外出打工挣钱。 刘延珉/CFP
8/17
大凉山深处的村庄,靠10几岁打工养家的不在少数。女孩儿在偏远山区,未出嫁前都会被送出去打工,早点出去,就能多挣几年钱。在昭觉县达洛乡达洛村,不到16岁就外出打工的文古果果,留给家里的除了钱就只有照片了。文古果果的妈妈说家里的经济来源主要来自女儿。文古果果在山东威海一家玩具厂打工,已有两年。每月1800元,每月寄回1000元。供哥哥文古你格读书,供全家吃喝。妈妈指着墙上的奖状,“果果学习好,从小听话,让她出去打工是没办法,家里太穷。” 刘延珉/CFP
9/17
文古果果上小学时的“三好学生”奖状张贴在墙上。 刘延珉/CFP
10/17
记者要给文古九都一家拍合影,文古果果的母亲执意要把外出打工的女儿照片也带上。 刘延珉/CFP
11/17
学校放假后,文古果果的哥哥文古你格帮着父母干农活。 刘延珉/CFP
12/17
凉山州昭觉中学,17岁的高二孙子作日认为,“读书才会有希望,也能改变自己的人生。”他的学费来源于在深圳打工的妹妹,妹妹12岁时就去了深圳打工。他很担心妹妹会卷进深圳“童工事件”被遣送回来,就会断了一切经济来源。他穿着妹妹给钱买的红色衣服,感觉很满足。 刘延珉/CFP
13/17
孙子作日在同学租住的房屋内蹭饭吃。“妹妹的每月工资2300元,1000元寄回家,感谢妹妹的好,她为家里做了贡献,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孙子作日不好意思地说,为了节省下几十元钱他,在学校周边的租间房里和同学挤一挤。房间只有6平米,仅能容得下一张单人床,一张小书桌。 刘延珉/CFP
14/17
昭觉县地莫乡瓦古村,则日哈指着照片中的年轻人说,“这是我儿子,因为吸毒已经死了,他遗留下四个年幼的孩子需要抚养。”据了解,凉山彝族是彝族中最大的一个支系,人口约有200多万,分布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及其周边地区。大凉山地区如今是吸毒、贩毒与艾滋病问题的重灾区,在执法机关和民间社会的共同努力下虽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控制,但感染者和吸毒人员家庭儿童的处境,日益恶化。由于大量人口死亡、伤残、入狱、外流,导致许多家庭崩溃,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孤儿和缺乏生活来源的儿童,这也是凉山州童工外出打工的主因之一。 刘延珉/CFP
15/17
阴暗的屋子燃着火堆,67岁的则日哈为8个年幼的孩子煮水喝。孩子们衣着破旧,围在火堆边,他们都是则日哈的孙子、孙女。最大的9岁,最小的4岁。凉洋芋就着油炒辣椒沫儿,是他们的午餐。据说一年了,都没换样。则日哈老人忧郁的眼神中充满无奈,“我这一家十几口人,居然一个能干活的劳力也没有。” 刘延珉/CFP
16/17
昭觉县强制隔离戒毒所,不到半小时就有三辆鸣着警笛的警车出入,而门口就有许多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押进去的孩子。当地村民称,在当地,小孩子可能不会去吸毒,但是他们都知道怎么吸毒,这是在家里耳闻目染造成的。 刘延珉/CFP
17/17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