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失眠

2014年03月21日 07:57
瑶瑶,22岁,留学生。“对于我,生活的主题就是宿醉和派对,我在英国可是过的北京时间呢。所以现在在正常时间睡觉总是怎么都失眠,那么我也就不尝试啦!” 马筱祺/CFP
1/10
叽叽,22,留学归国待业。她最长一次失眠大概持续了两周,因为物欲太强,每月都无法负担房租,现在借住在朋友家的沙发。“失眠的时候总是会反省很多,害怕自己再买下去,也害怕没有钱买东西。每次都想大概是需要找一份工作了吧,可是等白天了还是继续之前的生活。失眠像是我的一个平行世界。” 马筱祺/CFP
2/10
陈哲,25,金融从业者。“读书的时候爱很多事情做很多运动,每天都在跑步骑车折腾身体,但从来没有失眠过。现在压力太大,连出汗的机会都没有,晚上也没办法好好睡觉,总觉得事情还有很多没有完成。如果能有机会再出一次酣畅淋漓的汗可能就能好好睡一觉。” 马筱祺/CFP
3/10
王曦,24,编辑。长期失眠,最初失眠是因为作息不规律,之后她觉得失眠更像一种习惯。“我总是在失眠的时候想通很多问题,但也空增许多烦恼。” 马筱祺/CFP
4/10
石春天,22,学生。因为父母的要求,她正准备托福和GRE考试准备申请美国商科硕士。“大学读书最多的时候竟然是大四,睡眠最糟的也是大四。读书的时候困,躺床上又清醒。” 马筱祺/CFP
5/10
菲,27,主持人。“已经好久了,一到第二天有主持任务我就会失眠。经常从害怕出错开始想一直联想到我这个学表演的为什么得干这样一份工作。就这样一个又一个夜晚,可以说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失眠。” 马筱祺/CFP
6/10
李昊,24,设计从业者。“这几年过的很用力,几乎把应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可是睡觉这件事真的做不到。有时候不敢睡,有时候也舍不得睡。我对睡眠这个东西的感情很奇怪。” 马筱祺/CFP
7/10
云云,25,留学生。“我之前在国内大学读广告,那时候过的很纠结觉得选择了不适合的专业不适合的学校,最好几乎天天失眠觉得念书成了非常困扰的事。所以读到大三的时候我选择了退学来伦敦。”现在她在伦敦学设计,“别人都觉得我很大胆,但每天我都可以跟多彩的布料、针线、书籍待在一起我才真正感觉到了快乐。” 马筱祺/CFP
8/10
饭,25,公司职员。“刚进公司的时候又忙压力又大却没有现在失眠严重。以前只用担心工作的事,现在会去想自己工作的意义,做人的意义。” 马筱祺/CFP
9/10
陈雪,24,医院护士。长期性失眠一年。“当护士一年,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平静得给病人打针。每一次打我自己都会有疼痛感,一天有的时候会痛好几次。” 马筱祺/CFP
10/10
责任编辑:jichenchen | 版面编辑:卿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