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无奈转妻 赠房并月补

2014年04月23日 07:30
身患重病的老余躲在病床上,思绪万千。经向医生求证,老余2013年在永嘉县中医院做过结肠腺瘤手术;今年正月住院后,检查的结果是酒精肝和肝硬化,并不是老余自己所说的癌症。演智/CFP
1/14
今年春节,余光华再次住院。他说:“我看我村里好几个人,跟我生同样的病,再次复发,说走就走了,我得在我走之前安顿好妻子。”他不停地跟病友述说着自己的想法,表示愿意把自己房产赠与他人,并每月提供2000元的报酬,条件是对方要抚养他的病妻。演智/CFP
2/14
余光华的妻子叶小君是一名癫痫病患者,不但生活无法自理,还喜欢乱发脾气、动手打人。30多年来,余光华坚持照顾病妻,但叶小君的精神世界,早已一片混沌,大多数时间她都只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磨牙。演智/CFP
3/14
贴出“转让爱妻”的告示后,余光华立即成了村里“焦点”人物,所到之处,总被人投以异样的眼光。演智/CFP
4/14
余光华有一间20多年房龄的临街门面房,已出租给一位做服装的个体户,月租金不到2000元。他会不时地来到出租房内,看看电线、电表。他说,看到这些,心里会有丁点踏实感。演智/CFP
5/14
一位前来谈应聘条件的村民上前拍着老余肩膀调侃说:“别再接他们的电话了,我来照顾你的妻子,保证让你满意”。这些日子,余光华心乱如麻。“爱妻转让”的事情,老余的家人反对令他备感压力。此外,他还疲于应对响个不停的手机,一天下来,大概要接十多个应聘电话。演智/CFP
6/14
到目前,余光华已经“面试”了十多名对象,均没谈成。弟弟撕掉了他的告示,但随后余光华又复印了几十份,准备贴到合适的人选出现为止。演智/CFP
7/14
住院期间,没人照顾,许多事情他都必须亲力亲为。老余的女儿从小在姨妈家寄养,多年前就已经出国嫁人。老余希望已经结婚生子的女儿在国外好好生活,不要回来,因为他觉得女儿“原本就不幸,谋生也不易。”演智/CFP
8/14
生病后,余光华把妻子暂时寄养在岳父岳母家。有时,打完吊针,他感觉身体稍微舒服些了,便会来看望妻子。但自从他贴出告示,岳父岳母见到他就一脸的愁容。 演智/CFP
9/14
由于照顾生病的老婆,老余扭伤了腰。 演智/CFP
10/14
打完6瓶吊针后,老余喝着中药,接下来还要去理疗。女儿打来电话反对他的“爱妻转让”,她建议卖掉房子,然后把母亲送到养老院。演智/CFP
11/14
一位看到告示的村民,来到余光华病床前,平静地说:“我是本市人,不到50岁,能照顾你的病妻,而且我只要房产,月支付也只要1000元”,交谈10分钟后,这位男子离开了。老余叹了口气说,前来应聘的人动机各有不同,但几乎没有人愿意留下来。演智/CFP
12/14
这位60多岁的大妈是老余请来照顾妻子的保姆,床边装了一个抽水马桶,以便她拖着叶小君上厕所。保姆住的房间就在隔壁,她照顾了叶小君9年,月工资从700元升到了3300元。有段时间,保姆腰椎间盘突出,找了别人来接手,可对方两个小时后就跑了,说做不了这活。演智/CFP
13/14
目前在温州,60岁以上的老人超过百万人。我国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已经30多年,不少独生子女家庭的夫妇现在步入晚年。如果是“双独夫妇”,两个年轻人照顾4位老人已力不从心,一旦遇上子女在海外或者在外地工作的,老人们也将面临与余光华同样的问题。 演智/CFP
14/14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