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镜头里的故事 看得见的真相
财新图片 编辑出品

没落的石油城

2014年08月07日 08:40
本期责任编辑:顾明月

图片说明

  一个城市因石油而富又因石油而落寞。一次搬迁,一个地方的改变。长庆董家滩和甘肃玉门两座空城就是最真实的体现。

   1970年9月26日,长庆油田发现井——“庆1井”在庆阳县(今庆城县)马岭川董家滩喷油,这被认为是长庆油田石油事业的起点。1998年8月18日,长庆油田将总部从甘肃省庆阳县断然南迁至陕西省西安市。马岭镇董家滩村,因为这次搬迁,转身到了萧条。

  “现在街道上来个狼都没人撵。”街道上摆摊卖酿皮的大婶路晓宏一句道出了老石油城今日现状。

  一幢幢人去楼空的家属楼被砸坏了玻璃窗、损坏了门扇,显得有些阴森;昔日设施先进的灯光球场、旱冰场长满了杂草;曾经书声朗朗的学校大门紧闭,只剩几只大黄狗吠叫不止;残败不堪的KTV和酒吧诉说着这里过去的辉煌……

  由于战略转移,结构调整,技术提升,长庆油田建设几十年的老基地采炼处、油建处、水电厂、炼油厂、钻井二处、井下处等陆续搬迁或关闭或转型,随之搬迁关闭的还有生活基地。据不完全统计,到2010年10月,长庆分布在马岭油田一线的所有生活基地彻底关闭,从马岭川迁居西安、咸阳和庆阳等大中城市的石油家庭已有1万多户。长庆油田在马岭川开发建设办公区及家属区总占地5125.9亩,曾经有办公用房57幢,职工家属楼及平顶房291幢。如今,这些房子绝大多数闲置。

  路晓宏的酿皮摊二十年前在石油机关门口每天可以卖到600张,而现在每天只卖四五十张。

  十月的玉门,红叶落满了大街小巷,感觉很像走进一座空城。宽敞的马路上见不到几个身影,人行道上杂草丛生,两边的商铺几乎看不到店主。紧闭的大铁门里偶尔会蹿出一条大狗,对着路人大吼几声。听到伙伴发出的信号,方圆几里吠声一片。

  资源枯竭,让蹝铁人蹞王进喜的故乡、中国石油生产重地甘肃省玉门市老城区几乎成了一座空城。 “在玉门市老城区有两个职业最红火,一个是废品收购,再就是看管空房子。你看全城有多少房屋需要人看管呀,最大的困难就是不通水、电、气。”来自河南驻马店的61岁老丘说。

  政府搬迁、油田基地相继搬离,人口从鼎盛时期的13万下降至如今的两万,昔日繁华的油田老城如今弃楼遍地,生活在那里的大多是无力外迁的老人、低保户和下岗工人。玉门新市区设在玉门镇,如今那里的商品房每平方米2000元左右,像他们这些下岗工人根本买不起。他原来居住的地方是三三区,靠城区的北部,曾经很繁华,小区的对面就是学校,市人民医院、电影院、大型超市都离得不远,如今全部人去楼空。

热词推荐:
非洲红灯区 强卫 最近为什么日元升值了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 宝能 张金顺 许家屯 卢子跃 曹建方 《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 聂树斌 雷洋 邢副所长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鹿心社 江门市委书记 郭子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