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北四村:寄身成故乡

2014年08月12日 14:30
2014年8月4日,北京,俯瞰北四村清晨和夜晚。 财新记者王攀 实习生曹昊旻 摄影报道
1/40
8月4日清晨,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一名年轻人将自己的自行车锁好赶去地铁站乘车。
2/40
8月4日清晨,北京北四村,几位上班族乘坐私人三轮车从村里来到地铁站,为了赶时间可以少走点路,5元钱的车费还是值得的。
3/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工作人员在早高峰开始前拉起了警戒线,迟来的人们只能排队行进。
4/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排队的人们缓步行进。
5/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排队的人们脚尖挨着脚后跟。
6/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一位插队者被工作人员劝阻出来。
7/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陆续赶来的人们等待进入地铁,有序的排起了百米长队。
8/40
8月4日早上7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人们乘坐2元/每位的摆渡车从村中来到地铁站,为了少走几步路。
9/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三一公寓是为数不多的有规模的出租房。
10/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明欣公寓悬挂着两行字:谁言是他乡,寄身成故乡。这里的单间750元,套间1000元起。
11/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一位穿着暴露的女子坐在门口,对着镜子梳妆打扮。
12/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一位老人站在一个平房院落门口,很多老年人认为外来者的到来打破了他们原有的生活。
13/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两个村庄之间的一条河道,因为垃圾的堆弃而变得臭气熏天。
14/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狭窄街道里的一个场景。每天都有人来也每天都有人离开。
15/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很多村民不断的翻盖新房以满足租房者的需求。他们也相信,这种投入总会有回报。
16/40
8月4日上午,北京北四村,拥挤的道路上充斥着不同的车辆,夹缝中求生是蚁族共同面对的现实。
17/40
8月4日上午9点左右,北京北四村,几位工人正在铲煤。北四村里大部分住户还在使用煤炉。
18/40
8月1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北四村,一个女孩正在通过张贴在墙上的招聘启示寻找工作。这个村里到处都贴有招聘启示,其中也不乏有一些有欺诈的虚假广告。
19/40
8月1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北四村,每天都有不少年轻人来此租房。
20/40
8月1日下午3点左右,北京北四村,如此多的人每天产生了大量的生活垃圾,没有及时处理的垃圾散发出臭味,也吸引一些拾荒者前来。
21/40
8月1日下午2点左右,北京北四村,鲜花店前的一对双胞胎。为数不多的鲜花店希望在情人节来临之际,为情侣们提供一些浪漫的机会。
22/40
8月4日下午6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正在通过闸机出站的年轻人。
23/40
8月4日下午6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口,一对准备骑车回家的年轻人。
24/40
8月4日下午6时许,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口,一群出站的年轻人正在通过雨后的水洼地。
25/40
8月4日下午6点左右,北京北四村,下班回家的年轻人会选择在路边购买一些便宜可口的饭菜。
26/40
8月4日下午7点左右,北京北四村,一名电工正在电线杆上作业。电源线如蛛网一般伸向不同的房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安全隐患。
27/40
8月4日下午6点左右,北京北四村,楼道里抱着孩子的妇女看着楼下下班的人流。
28/40
8月4日傍晚,北京北四村,一个小女孩走过一个双语幼儿园的绘画墙。在北四村中有好几个这样的幼儿园。
29/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商贩们在马路上摆起了摊位,售卖一些便宜的日用品。
30/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一个纹身师在展示自己身上的作品。
31/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几个小孩在黑夜里玩着手机游戏。
32/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雨后的街道变得泥泞不堪,随处散发的小广告随地乱丢,孩子就在这种环境中成长。
33/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楼与楼之间的间距非常小,有的只能容纳下两人并排通过。
34/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一个男子在路边看手机。
35/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下班回家的年轻人。
36/40
8月4日晚,北京北四村,商贩们在马路上摆起了摊位,售卖一些便宜的日用品。
37/40
8月4日,北京北四村,夜晚逐渐亮起的灯光星星点点,而每一个房间里都承载着一个年轻的梦想。
38/40
8月1日15时许,北京北四村,一名租户拿着行李搬出了北四村,走向了下一个栖身地。
39/40
8月4日18点左右,北京生命科学园地铁站,一对准备离开北四村的情侣。
40/40
责任编辑:yexiangyu | 版面编辑:Calum William Gord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