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多舛的民工子弟学校

2014年09月04日 08:00
新学期开始,却有一部分学生因为学校变迁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正常坐进学堂开课。近日,昆明市育林民工子弟学校,因房屋租赁到期被堵校门;郑州农民工子弟小学开学前被拆;郑州二七区德全小学停办等民工子弟学校问题频繁出现。城镇化的快速发展,掀起了农民工进城的热潮,解决民工子女受教育问题刻不容缓,民工子弟学校在承担农民工儿童义务教育的同时,受到了各种不公平待遇。图为2010年7月31日,北京唐家岭新城周转房建设工地旁,被拆的打工子弟学校里玩耍的小孩。 田贺/CFP (编辑:顾明月)
1/15
2014年9月1日,昆明龙泉路白龙寺旁的育林学校,学校大门已经全部堵死,学生无法再次进入学校,只能在校门口玩耍。早在8月25日,这所主要招收外來务工人员子女的学校,由于和板材制造厂的房屋租赁到期,工厂在催促学校多次搬迁未果便用车堵死了学校大门,还将教室过道同钢筋焊死,学生只能翻“墙”进入。 东方IC
2/15
2014年8月21日,郑州,由于城中村拆迁,金文小学面临一年内的第三次搬迁。校门被挖掘机堵住,大门和传达室已被拆。拆迁在即,教室内不知被什么人翻得一片狼藉。 CFP
3/15
2014年6月16日,郑州市,二七区德全小学三年级学生在教室外写作业,明天期末考试后学校就不办了。 随着郑州市城中村改造的加快,许多民工子弟学校默默地消失。 张涛/东方IC
4/15
2014年8月21日,郑州,由于城中村拆迁,金文小学面临一年内的第三次搬迁。教室里一片狼藉,老师只能在教学楼前接受报名。 CFP
5/15
2013年12月24日,北京市昌平东小口镇经纬外来工子弟学校。因为拆迁,当地村委将学校停水停电,导致学生在没有暖气的屋子里读书,生活学习成为问题。 东方IC
6/15
2012年8月2日,北京朝阳区金盏乡皮村同心实验小学。今年6月,朝阳区金盏乡以学校存在安全隐患及未取得办学资质为由,对辖区内4所未经审批的打工子弟学校下发关停告知书。学校门前挖掘出的一条沟道,以检查水道为由被停水。 王飞/CFP
7/15
2010年11月21日,合肥,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已经开始拆除,如今的校舍残垣断壁。 CFP
8/15
2010年12月17日凌晨,北京市丰台区看丹村多名联防队员闯进该村一个民工子弟幼儿园内,幼儿园负责人被强行带离,挖掘机、推土机随后驶入,幼儿园化为废墟。老徐一家苦心经营两年多的幼儿园已是废墟一片,破损的玩具和设施杂乱地压在废墟中。 詹敏/CFP
9/15
2011年8月15日,北京海淀区东升乡,一位新希望实验学校的家长因无法办理分流登记躺在地上抗议。新希望学校因合同到期,5天前被拆除。东升乡政府相关负责人称,家长可凭收据退费,具备“五证”的学生可报名,由区教委统一安排新学校。 浦峰/CFP
10/15
2010年7月8日,海淀区中坞村的打工子弟学校苗苗小学面临拆迁,学校800多名学生面临无处上学的困境。图为海淀区中坞村苗苗小学,家长和学生到学校询问情况,学生的暑假作业都还没发放。 浦峰/CFP
11/15
2011年8月17日,北京,来自河南的郭小薇今年10岁,她站在自己曾经学习过的教室前让记者给她拍张照片留念。从2011年6月开始,北京市海淀区、朝阳区、大兴区的24所打工子弟学校陆续关停。很多农民工的孩子突然间陷入求学无门的境地。 胡国庆/CFP
12/15
2011年8月18日,北京,王志斌(右)今年11岁,他所在的打工子弟学校关停,班里好几位同学都搬走了,他称自己非常想念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日子。 胡国庆/CFP
13/15
2014年6月16日,郑州市二七区德全小学学生放学后行走在学校所处的即将拆迁的张魏寨村。郑州市二七区至少有3所民工子弟学校将随着城中村的拆迁而关门。 张涛/东方IC
14/15
2010年11月20日,合肥,黄桥民工子弟小学已经开始拆除。校长朱传健凝望着即将撤下的国旗,心里不是滋味。 CFP
15/15
责任编辑:gumingyue | 版面编辑:顾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