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六元旅店最后的租客

2015年01月15日 10:30
李杰,28岁,安徽省阜阳市人,卖老鼠药,住此4年多。他近期在学习驾驶理论,准备考驾照。李杰有一次在曹安新村被市场管理的保安抓住,扬言要送派出所,后来老板娘出面说情,被保安敲诈了1200元,并同意不开具收据后,才得以脱身。 姜荣法/CFP
1/16
大田岸旅馆,自1981年开办以来,这里一直成为弱势群体的栖息地,由于房租低廉,入住了许多收入微薄的小生意人。 姜荣法/CFP
2/16
老板娘是64岁的退休工人顾其梅,她不为钱财,艰难地经营着旅馆。2000年她刚承包旅馆时,每日房租5元钱;十多年过去了,价格只涨了1元。一些灶具、厨具、燃料等,都是老板娘免费提供给租客公用。 姜荣法/CFP
3/16
不少人长期居住于此,最久的住了超过20年。绝大多数都是老熟人,老朋友,逢年过节时,他们会在一起喝上几杯,热闹一番。 姜荣法/CFP
4/16
樊兴兵,50岁,江苏省苏州市常熟人,宾馆勤杂工,在此住了十几年。他是上门女婿,脾气很差,岳父是大队书记,看不起他,后来逼女儿和他离婚,不让他进门。樊兴兵离家出走后长年在无锡,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岳父等人刮目相看。 姜荣法/CFP
5/16
沈月娟,52岁,浙江省湖州市人,卖被套、床单,在无锡呆了18年多。她曾在东北做生意15年,最多时一年赚了近20万元。1987年,沈月娟被骗走价值70多万元的货物,从此负债累累。 姜荣法/CFP
6/16
黄水珍,75岁,浙江省湖州市人,卖床单、被套等,在无锡做小生意30多年,在此居住了15年多。她患有高血压病,现在老家有每月60元的老年人生活补贴。 姜荣法/CFP
7/16
丁永辉,50岁,河南省驻马店人,从事修理工作和捡拾废品。丁永辉原来在老家的机械厂工作,因工厂倒闭失业。2002年,丁永辉来无锡谋生,由于没有熟路,有时几个星期找不到活干,就靠捡废品以维持生计。 姜荣法/CFP
8/16
沈庚青,62岁,江苏省无锡市人,无家可归者,住此8年多。他的妻子跳河自杀了,一个女儿原来是教师,患病后离婚,后来因没有与学校签订劳动合同而被辞退。 姜荣法/CFP
9/16
孙道忠,59岁,安徽省黄山市人,卖豆腐乳,每年住此半年多。他在1976年参军,当过班长,参加过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荣立过三等功,退伍后当过6年大队书记。孙道忠是中共党员,一本由中共中央组织部印制的“流动党员活动证”,一直随身携带,必要时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姜荣法/CFP
10/16
吴阿毛,63岁,江苏省苏州市张家港人,卖木梳、头饰等,每年来此住9个多月。他的妻子十几年前中风,生活不能自理,现在住在女儿家,常年卧床。吴阿毛在无锡做小买卖已经30多年了,为了多赚点钱,他有4次在无锡过年,大年初一还上街做买卖。 姜荣法/CFP
11/16
盛庆洪,59岁,江西省上饶市人,卖儿童玩具,秋冬季卖烤地瓜、玉米等,住此7年多。他经常买些膘肉烧菜,说是油多,有肥肉吃就很满足了。盛庆洪每天晚上喜欢喝点散装白酒,两斤七元钱,三天喝完;抽2元一包的黄果树香烟,每天要抽3包。 姜荣法/CFP
12/16
李同彪,李杰的叔叔,45岁,安徽省阜阳市人,自幼身体残疾,以乞讨为生,2010年2月住进大田岸旅馆。李同彪在家中排行老三,父亲原是村书记,在他4岁生病时,父亲忙于工作,母亲没及时送医,后来引发小儿麻痹症,造成双手畸形。父亲在世时曾交代,由李杰负责他的生活及养老。李同彪每天外出乞讨,乞讨所得都交给侄儿。 姜荣法/CFP
13/16
王志勇,53岁,安徽省蚌埠人,卖老鼠药、捕鼠笼、蟑螂药和收购旧手机等,住此20多年了。他非常勤劳,每天最早外出,最晚回来,有时骑自行车到四、五十公里远的新区硕放做买卖,大家称他为“劳动模范”。王志勇患有糖尿病,平时省吃俭用,生病了也不进医院,能熬则熬,病情严重时抱病乘长途汽车赶回老家,说老家看病便宜。 姜荣法/CFP
14/16
罗建斌,49岁,河南省周口市人,卖气球、文具、玩具等,住此8年多。他写得一手好字,据他说,村上很多党员的入党申请书都是请他帮写的。罗建斌曾在老家因造假酒被抓罚款,2006年,他来无锡做小买卖。2013年夏天,罗建斌让在郑州医科大学上大二的儿子来无锡卖气球,第一天赚了25元,他说就是要让儿子知道赚钱的不易。 姜荣法/CFP
15/16
随着城市发展和建设的需要,大田岸旅馆被划进了拆迁地块。2014年4月2日,一纸拆迁通告送达,派出所民警也来通知停止营业。所有住客无奈收拾行李物品,各奔东西。一个星期以后,大田岸旅馆被夷为平地。至此,经营了33年的大田岸旅馆,正式消亡。 姜荣法/CFP
16/16
责任编辑:luyong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