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汗血宝马的今天

2015年02月27日 15:49
汗血马,学名阿哈尔捷金马(Akhal-teke horses),原产于土库曼斯坦,纯种汗血马目前全世界仅存约3000匹。汗血马皮肤较薄,奔跑时,血管中的血液流动加快,而且马的肩部和颈部汗腺发达,给人以流血的错觉,故称之为“汗血”。在中国,汗血马逐渐成为一些赛马俱乐部的金字招牌。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在赛场上,汗血马并不比与其他马种优秀。在商业化的今天,这种传说中的绝代名驹,似乎逃脱不了沦为展品的命运。 赵赫廷/CFP
1/14
新疆乌鲁木齐的一处汗血马基地里,有50多匹汗血马。寒冬里的乌鲁木齐,天亮得格外晚。北京时间9时30分,太阳刚刚升起,18岁的骑手孜力亚便来到赛马巴里斯的面前。孜力亚负责基地内4匹马的训练。
2/14
准备妥当后,孜力亚与几名骑手牵着马走出马厩,准备遛马。在冬天,骑手不会训练马匹,只是每日带马出去遛弯,进行适当的活动。每次遛弯的时间不少于15分钟,但也不超过45分钟。
3/14
马跑起来提速很快,在拐弯的地方必须依靠缰绳的拉力减速,以防滑倒。有些马的头特别硬,拉不回来,训练的时候经常会发生意外。这就需要骑手和马保持默契。
4/14
迎着夕阳,骑手带着马匹在场地里遛弯。骑手孜力亚说,在马背上有一种自由的感觉,十分舒服。
5/14
训练结束后,骑手将马匹牵回马厩。寒冬里,阵阵热气从一匹黑色汗血马的脊背上腾起。
6/14
汗血马以耐久力和温顺著称,但也不乏性格刚烈者。怀孕3个月的母马玛丽亚姆是马场里最倔的一匹汗血马。她的骑手菲尔东称,玛丽亚姆相当暴躁,连最厉害的公马也没法和她交配,最后还是靠人工授精受孕。在来汗血马基地之前,菲尔东在伊犁学了4年的马匹人工授精。
7/14
穆赫亚斯丁每个月都要给所有马匹钉一次马掌。这个工作颇需要一些技巧,穆赫亚斯丁刚开始做的时候,还被一匹马踢过。穆赫亚斯丁今年24岁,在马场待了3年。2014年年初,家里为他定好了亲事,要他回去结婚。回家待了一段时间后,穆赫亚斯丁又跑回马场。很多同事调侃他“逃婚出来当马夫”。
8/14
骑手们除了每日训练马匹,还要去草房检查、晾晒草料,以免其因潮湿变质。汗血马少食多餐,每日吃4顿,分别在凌晨4点、上午11点、下午5点和晚上9点进食,草料是美国进口的紫花苜蓿。
9/14
骑手孜力亚来自新疆伊犁昭苏,从6岁时便开始骑马。“从小骑马,可以说我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孩子。”孜力亚经常对别人这样说。他的理想是参加国际赛马比赛。
10/14
孜力亚训练的马巴里斯之前和别的马打架,被咬伤。孜力亚十分心疼,每天都会定期到马厩给马换药。
11/14
马场内,和孜力亚差不多年纪的骑手有七八个,但15岁的伊利亚斯是马场里最年轻的骑手。2013年,他曾离开马场去了别的地方,在外面待了几个月后,还是怀念骑在马背上的日子,于是又回来当一名骑手。
12/14
中午,骑手和饲养员坐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交谈马场的工作。
13/14
马场的老板陈志峰经常会穿着保安的大衣在自己的马场里闲逛,为来访的客人讲解。他一直跟别人说自己就是个马夫。
14/14
责任编辑:王诗堃 | 版面编辑:王诗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