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梦碎偷渡路

2015年05月12日 14:55
希腊一直是中东、南亚和北非地区偷渡者进入欧盟的“后门”。在希腊这个常住人口仅1100多万的国家里,非法移民就有100万左右,而且人数每年都在增加。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一名非洲移民试图翻越栅栏进入码头。 Yannis Behrakis/CFP
1/13
大量难民是由于国内局势不稳,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而踏上偷渡之路,诱使更多人选择铤而走险的,是欧洲更好的生活条件。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阿富汗移民在一处木厂暂居。 Yannis Behrakis/CFP
2/13
很多难民表示,他们看中的是欧洲国家优越的福利保障和工作条件。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苏丹移民正在做饭。 Yannis Behrakis/CFP
3/13
很多偷渡者“跋山涉水”千余里潜入利比亚或埃及北岸,带着对未来的憧憬踏上偷渡船一路向北,把变卖家中所有财产换来的现金交给蛇头,将希腊或者意大利南部作为登陆欧洲大陆的中转站,然后前往德国或北欧等梦想之地,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苏丹移民在废弃的纺织工厂内暂居,刮胡刀和一次性牙刷摆在外面。 Yannis Behrakis/CFP
4/13
在希腊这个常住人口仅1100多万的国家里,非法移民就有100万左右,而且人数每年都在增加。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阿富汗移民翻越栅栏进入码头,被安保人员训斥。 Yannis Behrakis/CFP
5/13
希腊政府召开紧急内阁会议决定在本土兴建避难所,逐步将非法移民从岛屿分流至内陆。但这一举措令许多希腊人感到担忧。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苏丹移民给手机充电。 Yannis Behrakis/CFP
6/13
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一名阿富汗移民在木厂内包扎伤口。 Yannis Behrakis/CFP
7/13
在意大利,没有特殊情况的话,难民们停留3天后就被送往更高级别的难民中心,由法院审核他们是否符合避难条件。但很多难民甚至为了不在意大利进行登记,用强酸将手指皮肤进行腐蚀,好让救助中心无法采集指纹。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一名阿富汗移民在一处工厂暂居,从窗口向外张望,并准备登上前往意大利的渡轮。 Yannis Behrakis/CFP
8/13
德国政府根据1995年正式生效的都柏林公约,规定难民必须在其首次进入欧盟疆域时所在国家提出避难申请,比如意大利。如果有难民属于另一个欧盟成员国负责的范畴,德国可以不受理。申请者将被直接送回这些国家。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一名苏丹移民阅读联合国难民署发放的宣传册。 Yannis Behrakis/CFP
9/13
但在疏散滞留难民问题上,意大利和欧盟其他国家仍存在分歧。德国一直拒绝接纳从意大利登陆的难民。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一辆卡车在交通灯处暂时停留,一名阿富汗移民试图钻入卡车下进入码头。 Yannis Behrakis/CFP
10/13
为抵达意大利、希腊等国,难民有海路和陆路两个选择。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5月4日,希腊佩特雷,一人在码头望着远去的渡轮。 Yannis Behrakis/CFP
11/13
目前,北非安全局势难以在短时间内出现好转,非洲国家普遍贫困的局面难以改变,欧盟则距离统一的移民政策遥遥无期,移民危机难以避免。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26岁的Azam 来自南苏丹,他未能成功登上前往意大利的渡轮,站在铁轨上。 Yannis Behrakis/CFP
12/13
据联合国难民署估计,仍有超过100万北非难民正在地中海对岸,殷切盼望踏上欧洲土地。北非“蛇头”更是因“市场行情好”而肆无忌惮,甚至在脸谱上开设专页招揽生意。图为当地时间2015年4月28日,希腊佩特雷,阿富汗移民经过码头,他们未能登上前往意大利的渡轮 。 Yannis Behrakis/CFP
13/13
责任编辑:ZHAOYUE | 版面编辑:赵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