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显影:抹不去的痛——欺凌阴影下的校园“同志”

2015年11月01日 19:34
今年9月19日,莹菲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了《关于欺凌,关于同志》的征集信息,希望那些曾长期遭遇过校园欺凌的同志与她联系,希望能用照片和视频记录他们的遭遇,能让更多人了解和反思。配图是为朋友秋白拍摄的照片,照片中的秋白用手半掩着脸,眼睛直视着镜头,身体上写满了家里人曾经对她的责备: “变态”、“妖怪”、“冷血动物”……在拍照前,经得朋友的同意,莹菲将她诉说的经历抄写在身上。“这是我能想到让那些内心深处的往事‘浮出水面’的唯一方法。” 梁莹菲/财新见习记者
1/18
秋白发现多本教材中认为同性恋是一种病,于是向教育部申请关于教程内容管理方面的信息公开。因为在法定期限中没有收到回应,最后她将教育部告上法庭。此举招来了老师和辅导员的高度关注,辅导员将此事告诉了秋白的父母,一同告知的还有秋白是同志的身份。“被出柜”对秋白的家庭带来的影响几乎是灾难性的,父母均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母亲哭了好几天,父亲大骂秋白是“妖怪”“变态”。为了纠正女儿的性取向,母亲频繁地带她去医院看内科和心理科,家里人甚至要求秋白不要去学校,希望远离校园就可以远离那些“带坏”她的人。
2/18
秋白发现了很多新版的教科书依然存在污名化同性恋的内容,但她怎么都料想不到,举报教科书会导致之后被迫向家人出柜。
3/18
以前,二飞在家里,有家人宠着,在学校,有同学护着。当有人嘲笑他为“假女生”时,朋友都会为他打抱不平。他从不掩藏自己的同性性取向。然而大三的某个假期,有一次二飞和父亲吃饭时,父亲问他:“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你到底喜欢男的还是女的?”直率性格的二飞脱口而出“男的。”父亲大怒说我身边没有一个人是这样的,希望你能改正,如果到毕业都改不掉的话,我们断绝父子关系。二飞回到学校后茶饭不思,母亲知道后哭了两天,最后二飞在无奈之下跟他们承诺,自己会改的。依靠这个脆弱的谎言,这个家渐渐回到正轨。父母终日催着他找女友,他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喜欢回家,有留在武汉工作的打算。
4/18
二飞母亲对儿子的叮嘱,不要自拍,不要说“么么哒”,要有“男子汉说话的霸气”。
5/18
小时候,子笑的父母长期在外打工,他和哥哥辗转寄宿在亲戚家里。哥哥比他大两岁,从小两人睡在同一张床,刚开始哥哥会对他动手动脚,子笑觉得好玩而并不拒绝,几年后,哥哥辍学回家,晚上睡觉时,他要求与子笑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子笑出于本能拒绝哥哥的要求,却在哥哥的再三要求下懵懵懂懂地接受了。子笑一直把这件事藏在心里,直到初中时父母来学校看他,子笑在他们面前嚎啕大哭,向父亲说出了这个秘密。然而父亲只是冷冷地抛下一句:“你本来就是这样啊,你怪谁啊。”
6/18
子笑父亲为孩子求的护身符,子笑一直当作至宝。
7/18
初一时,白菲暗恋着高年级的一个女教师,并把这一切记在日记本上。有一天她把日记本忘在课室里,第二天上学,她一进门首先接受了同学们的起哄、辱骂,课室里到处张贴着纸张,她定睛一看发现是从自己的日记本上撕下来的。这个秘密也被扭曲成“变态罪行”,黑板上,白粉笔写下批判她的大字报,随后两年里,同学们对她是群体霸凌行为:有同学冲她吐口水,辱骂她是“变态”“脏”;有同学往她头上泼墨水,倒强力胶;有同学逼着她喝尿。
8/18
而她最无法忘记的是坐在自己背后的那个男生,天天用不同的利器例如笔芯、圆规去扎她的后背,而這些傷痕一直保留到現在仍不褪去。
9/18
蓝山长得眉目清秀,举止斯文,现在是一名编辑。身边总有人以他的性别气质与常人不同开玩笑,甚至是恶意攻击他。每一次升学,每一次加入新群体,他都得面对一轮新攻击。细腻的举止、偏高的音调以及特质与女性相像,被同龄人嘲笑为“妖怪” 和“变态”。平时言语不多,常与人保持适当距离,这是他长期练习而来的“生存本领”。在高中的一次班级合唱练习,指导老师问班里有多少男生多少女生,有男生高声说:“有22.5个女生和22.5个男生。”全班哄堂大笑。
10/18
蓝山因小时候被嘲笑像女孩,蓝山学着模仿男性“应该有的样子”,但他在心里依然保留很多秘密空间,那里有女性的爱好,女性的细腻,就像这对他偷偷收藏的兔子。
11/18
高考结束后,贱贱偶尔发现五个要好的室友一起出去玩了,自己却没有收到任何消息,于是她给几个室友逐一打了电话,拨到第三个电话,终于通了,她笑着说出去玩不喊我,对方迟疑了一下,说“我们就是不想跟你玩了。”贱贱回忆起高考前的点滴,说也许是那次觉得快要毕业了,就把自己的性取向告诉了她们导致的吧。贱贱说在还未研究腐文化以及还未被三任男朋友伤害透之前,她是喜欢男生的。初夜的那个晚上,比她大好几岁的男孩用一块又破又脏的抹布把血迹擦掉,她说她一辈子都记得,自己的初夜就像那抹布一样。她又说父亲对自己特别严厉,小时候因为拒绝把QQ密码交出来,被父亲用衣架殴打,淤青了一个礼拜。她还说自己在男人身边,总是会莫名地神经紧张。
12/18
贱贱高中寝室里用的勺子,她一直保留到大学,她说以前跟室友很要好,有好吃好玩的都会一起分享。
13/18
大叔是一位直爽细心的女孩,待人周到,讲守信。同学知道她是拉拉后,依然待她如平常。“我是同志,但不影响我的人格啊,只要我好好对待身边的人,他们总有一天会明白其实一切都没变。”这是大叔在那件事发生前一直坚守的信念。大二刚开学,大叔却收到了女友A的分手短信。朋友从A口中得知辅导员和她的父亲是同乡,他们俩一起吃饭时父亲问女儿能否入党,辅导员回答,“你女儿在学校名声不好。和一位男孩一样的学妹走得很近。”回家后,父亲就要求A停止跟大叔来往。大叔对辅导员打小报告的做法非常愤怒,也后悔当初没有隐藏好这段关系。即使自己没做错什么,她觉得主流社会还是不会接纳自己。
14/18
大叔前女友给她捏的小人,说是按照大叔的样子捏的,大叔一直珍藏着。
15/18
更多报道详见2015年11月2日总第677期《财新周刊》。
16/18
17/18
18/18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