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显影:峰会撷英

2015年11月15日 17:48
2015年11月5日至7日,第六届财新峰会在北京举行,本届峰会以“中国新规划”为题,邀请各路名家齐聚一堂,就“十三五”的发展蓝图和改革新局展开讨论。财新峰会是中国经济和金融领域最具权威性和前瞻性的年度盛会之一。与会百位名家是时代的观察者和践行者,娓娓道来。 “经济”“发展”“投资”“创业”“农村”“农业”等成了财新会场高频词。 财新记者 郭现中 见习记者 陈亮 夏伟聪 陈玮曦 实习记者 韦毅
1/13
陆克文,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院长,澳大利亚第26届总理。此次峰会,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开幕演讲中表示,中美在区域有共同利益,双方应选择和平未来,不被历史捆绑,双方领导人有政治智慧实现这一点。
2/13
雷军,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雷军称“投资和融资的过程好像结婚,你要别人给的嫁妆越高,别人对结婚以后的要求就越高;你的嫁妆要的很离谱,投资人在你的董事会、公司里面就会给你施加很多的压力。融资合同大概四五十页,你只关心表面的价钱,后面还有很多你必须承受的很苛刻条款。”
3/13
郁亮,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郁亮在峰会上表示,打算再用三到五年去检验事业合伙人是否成功。事业合伙人是万科迎接白银时代之举,这个制度让万科产品定位进一步下沉,组织架构开始扁平化。合伙人制度主要内容包括集团层面的持股计划和项目层面的跟投制度。2014年6月,万科1320名事业合伙人组建有限合伙企业“盈安合伙”,目前“盈安合伙”持有万科A股份比例为4.47%,为万科第三大股东。
4/13
杨凯生,中国银监会特邀顾问、中国工商银行前行长。在峰会上,杨凯生表示“互联网技术是时代进步的标志,是现代文明的产物,它与那些江湖气其实是不搭的。”他指出,金融的创新、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除了技术还需要一系列的条件支撑,包括营造一种良好的文化氛围。“在眼花缭乱之中,要力戒浮躁,脚踏实地。”
5/13
饶毅,《知识分子》主编,北京大学教授。他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想提出一种假设——‘饶毅假设’,就是我们国家不走美国这条路,而是让原创科技作为主导,金融为辅助,把美国的金融和科技的主次关系颠倒过来,也许我们就可以走出新的道路,甚至是可以超过美国的一条道路。”
6/13
胡晓炼,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胡晓炼认为,首先从理念上,企业应该对汇率风险有风险厌恶意识。“像实体经济这种投资,要以防范汇率风险为最主要的任务,而不是说去投机汇率朝哪里走,可以从中拿到汇兑收益。”她指出,如果企业想通过汇率变动去交易挣钱,那么不确定性非常大。企业应立足于管理汇率风险,把成本锁定、收益固定,做相应风险对冲工作。
7/13
吴敬琏,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2009年后大规模强刺激的后遗症,最突出的就是不断加杠杆,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去年许多经济学家就认为到了发生系统性风险的临界点。”吴敬琏说。他表示,要化解这些矛盾,根本就是要全面深化改革,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增长动力,从依靠投资转变为依靠创新、提高效率。
8/13
刘永好,新希望集团创始人、董事长,中国民生银行副董事长。刘永好表示,民营资本参与混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看能不能使自己规模更大,行业里的市场份额能不能更集中,或者能不能提供产业上下游的帮助。“理论上来说,搞混改,民营企业能够利用国有资本的规模和市场占有率优势,而国企或许可以得到更好的决策机制或更严谨的治理结构。但是实际上,由于不愿受国资监管机构的监督,民企一般对参股国有企业敬而远之,‘惹不起,躲得起’。”
9/13
石博盟,Google大中华区及韩国地区总裁。“其实你不一定非要自主创业。在谷歌,我们希望每个人都有企业家精神,都有独到的创造力,有自己的意识,并认为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事业。没有这样的精神,创新就会停滞不前,就不会有新的创造力诞生。”石博盟在财新峰会“前沿科技的创新与创业”分会上说道。
10/13
更多报道详见2015年11月16日总第679期《财新周刊》。
11/13
更多报道详见2015年11月16日总第679期《财新周刊》。
12/13
更多报道详见2015年11月16日总第679期《财新周刊》。
13/13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