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你所不知道的雾霾真相

2015年12月30日 15:27
2015年冬季以来,华北地区连遭大范围重度雾霾天气,PM2.5频频爆表,北京、天津等城市均发布了史上首个红色预警。尽管施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等严厉举措,但治霾效果并不显著。但当目光转移到离北京50公里的钢铁大省河北,我们或许就能知道这治不好的雾霾到底从何而来。 卢广 摄
1/20
2014年,河北省唐山迁安市,市区西面的钢铁厂一家连着一家,这里有迁钢、九江、松汀、燕山等钢铁企业。根据2014年版《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3年全球粗钢总产量为16.06亿吨,而作为中国第一产钢大省,河北的粗钢产量占到了全球粗钢产量的11.6%,远远超过了世界第二产钢大国日本。另一方面,作为雾霾大省,河北唐山、保定、邢台、邯郸等地长期位于全国空气质量最差城市排名前十。
2/20
2014年,迁安市往西烟囱林立,每天都在排放大量的二氧化硫、二氧化碳、重金属离子、二噁英等污染物。灯火通明的钢城,夜间几乎是污染排放的高峰期。
3/20
2014年,唐山迁安大杨官营村的土地长年累月被燕山钢铁厂的灰尘覆盖着、污染着。整个村子居住过千人,三分之一的人以钢铁厂为生,还守着农地耕种的农民已经很少了。
4/20
迁安市野鸡坨镇大杨官营村村民吴国兴和老伴张苏琴住的房子离燕山钢铁厂最近,每天早晨开门地上都有一层灰尘,平时窗门不敢开,晒在屋顶上的玉米被燕山钢铁厂的烟尘覆盖了一层灰。
5/20
2014年,唐山迁安松汀村让钢铁厂、焦化厂三面包围着,一面是沙河,这个村有700多户村民没有搬迁,其中有500多户的村民已在外面买房居住,村里大约还有100多村民居住,留下来的是一些老人或买不起房子的村民,村民多次上访要求搬迁,一直没有解决。
6/20
2014年,唐山迁安松汀村的村民,因脑梗塞和肺癌等疾病死亡的比较多。
7/20
唐山迁安松汀村村民刘春付一家四口,妻子、儿子都有病没有工作,女儿初中刚毕业,一家人只靠他开三轮车接送人赚钱,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妻子有医保3个月发1400元左右,她每月还要吃药,是村里比较穷的一户人家。
8/20
松汀村民刘兴贻一家4口,原有8亩地,从2000年以后政府不断征地,现在一分地也没有了。这十几年来征地的费用一家4口人也只有6万元,现在生活带来影响,只好在路边开荒种地,现开出宽2米长100多米的路边地。
9/20
村民毛温秀背着箩筐,手拿铲子去捡焦炭,以捡焦炭为生。
10/20
唐山迁安松汀村民熊纪保家是离钢铁厂、焦化厂最近的家庭之一,每天都闻到煤焦味和烟尘,63岁的他身患脑梗塞、腿、脚都不好使。
11/20
唐山迁安松汀村的地下水严重污染,从2014年1月开始,村民韩秀兰家的井水有酸味,烧饭、浇菜不好吃,到了3月份井水变成黄色,后来很多的村民家里都有酸味或井水变黄,村民都不敢吃井水,村民们经过向村、镇、市、北京上访后,迁安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出资让村委负责为村民们送水。
12/20
2014年,在迁安市中化煤化工有限责任公司的围墙外是污水排放沟,沟里的泥呈红褐色。
13/20
50多岁的王玉彩因为收入太低,一直没有结婚。从北营乡的家到工厂的距离有10多公里远,每天一早离家,7点半左右开始清理煤渣的工作,脸上、嘴边、眼角都被染上了黑色的煤灰。
14/20
自2013年9月国家颁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以来,河北省展开了规模浩大的大气污染治理行动,钢铁行业是主要的治理对象。
15/20
《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以来,河北省加大对落后小钢铁厂的产能淘汰。高耗能高污染的小炼铁炉早就被叫停了,但在涉县井店镇,这样的小钢铁炉还是烧得红红火火。
16/20
2014年,河北省邯郸市,洒务楼村离邯郸钢铁厂只有一墙之隔,只要刮南风烟尘就飘过来,落下很多白灰点和铁末,煤气味很重。“很多树木都死了,房间窗户也不敢开,鼻炎咽炎都是”,村民宿付文说。
17/20
2014年,在邯郸钢铁厂居民区附近张贴着很多治疗鼻炎、咽炎等疾病的广告。
18/20
2014年,河北省邯郸市,沁河名苑小区是高档居民小区,工人正在抓紧施工。
19/20
2014年12月,邯郸武安市体育馆,本地的不少中年妇女,每天会在固定时间来到这里:她们背对体育馆,面向文安钢铁厂,跳起了广场舞。
20/20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