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显影:艺考·殊途

2016年03月14日 18:49
有人说“艺考是一场豪赌,命运是永远的庄家”,尽管艺考充满着不确定性,但无数的艺考生依旧愿意“赌”上一把。今日荧屏上许多光鲜面孔,若干年前也许就在艺考队伍中翘首以待。艺考,对于考生来说,是一个从芸芸众生中跳脱出来的绝佳机会。他们精心地打扮自己,踏上艺考之路,而这条路,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同。(图/文 财新记者:万家 梁莹菲 陈亮 陈伟曦)
1/21
2016年2月17日,北影初试,来自河南郑州的张康卓挤在考生队伍中。他穿着荧光黄的羽绒服,为的是让自己醒目一些,尽管如此,在众多外形出挑的考生中间,他显得并不起眼。每逢艺考季,各大艺术院校人头攒动。近年来,艺考持续升温,仅就北京电影学院来看,其各专业今年报考人次已达30400,同比增长23.4%,再创历史新高。其中,表演依然是竞争最为激烈的专业之一,报考人数高达7631人次,本科录取45人,报录比达到170比1。 万家/财新记者
2/21
艺考生康羽萌在学校中接受采访,在镜头前她丝毫不感到紧张。用妈妈的话来说“她就是迎着镜头上的”。17岁的康羽萌五官俏丽,一上镜,很像最近很火的《美人鱼》女主角林允。 陈玮曦/财新记者
3/21
张康卓在校园中表演豫剧,一位考生家长感觉张康卓唱功不佳,便忍不住上前指导。这一幕吸引了很多学生驻足围观。张康卓整整在北影校园里唱了4天豫剧。旁人都以为他在哗众取宠,而他解释道自己只是想在梦寐以求的校园里体验练功的感觉。曾采访过他的记者回忆道,“整个上午,我们采访其他考生的视频里,都有一个豫剧的背景音。” 万家/财新记者
4/21
康羽萌在校园中多次被摄影师手中的“长枪短炮”眷顾,妈妈在不远处看着她。走在校园里的康羽萌和妈妈,就像一对姐妹。妈妈曾经也是个主持人,怀孕之后,工作起来有些力不从心,她也就把主持表演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 陈玮曦/财新记者
5/21
张康卓展示QQ空间里转发的一段励志文字,这段文字也常被其他艺考生转发:二月我在为艺考而努力,三月在校外的学校好好学习,四月告诉我我有很多合格证,五月尽最大的努力冲刺文化课,六月背水一战,七月做自己想做的事,八月在家里陪陪父母,九月带着行李去那个我想去的城市。张康卓的QQ昵称是“没有什么不可能”。 万家/财新记者
6/21
康羽萌展示她14岁参加瑞丽模特大赛时拍的照片,她说当时因为任性,不肯让造型师剪自己的长发而退赛,假如现在再选择,她肯定会让对方剪的,“为什么不呀”,她说。除此之外,她还参加过惠州超模大赛并获最具影响力奖,做过活动主持人,参加过电影女主角甄选。 梁莹菲/财新记者
7/21
考试之前,张康卓在酒店里化妆。他说自己并不经常化妆,这么做只是为了自己看上去精神些。对于自己选择的艺考之路,妈妈并不支持。妈妈本以为拒绝陪同康卓考试,就会打消康卓参加艺考的念头,但康卓依旧毅然前往。妈妈看着买好车票的儿子还是心软了,“钱不够跟妈说。” 万家/财新记者
8/21
在酒店中,康羽萌在卸妆,妈妈在一旁收拾衣服。对于羽萌的艺考,妈妈几乎是全程陪同。但从内心来说,妈妈并不是非常支持女儿走这条道路,她认为女孩子嫁得好就可以了。 万家/财新记者
9/21
张康卓在快捷酒店里独自换上考试要穿的衣服。 万家/财新记者
10/21
康羽萌参加完考试,回到酒店打算休息一下。妈妈帮她脱下外衣。在穿衣搭配方面,经验老道的妈妈给女儿提供了不少建议。 万家/财新记者
11/21
准备参加考试的张康卓用热水壶煮了一些速冻饺子当作早餐。前一天早上他试了酒店的自助餐,他说40元一人实在太贵了。 万家/财新记者
12/21
康羽萌手里拿着冰糖葫芦,和妈妈站在路边等车。妈妈把女儿艺考的衣食住行都安排的十分妥当。自高中起就上舞蹈课和音乐课的康羽萌,奔赴各地赶考的花费和服装费等已达十万元。 陈玮曦/财新记者
13/21
2016年2月23日,上海虹桥火车站,张康卓准备回家乡河南郑州继续上高三,中戏北影都没进复试的他有些失落惆怅。 万家/财新记者
14/21
刚参加完北影考试的康羽萌在出租车上打电话给朋友,她觉得这次初试自己发挥还是不错的。 万家/财新记者
15/21
回到家中的张康卓和母亲背对背坐着,不远处是拆除得只剩下一半的房子。艺考失利的他开始重新考虑自己的未来。 陈亮/财新记者
16/21
2016年2月29日,参加完北影复试的康萌羽回到酒店,逐一翻看妈妈手机里自己接受媒体采访的照片,准备选几张发到朋友圈。 陈玮曦/财新记者
17/21
张康卓骑车载着妈妈。他说去北京艺考之前,一直是妈妈载着自己,现在他应该载着妈妈了。 陈亮/财新记者
18/21
羽萌跟母亲在车上聊天谈笑。尽管有时母亲对她比较严格,但多数时候他们更像是朋友般无话不说。 梁莹菲/财新记者
19/21
艺考失利的张康卓重新坐回课堂,但他并没有放弃艺术的梦想,他说之后仍会去参加其他学校的艺考,“我觉得上帝菩萨会保佑我的,他们知道我是真的喜欢表演”。 陈亮/财新记者
20/21
康羽萌最终还是没能进入北影三试,但她也已拿到四川电影电视大学的保送名额,梦想已照进现实。在艺考这条路上,成王败寇是残酷的规则。而在漫漫人生路上,却没有永恒的输家。 梁莹菲/财新记者
21/21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