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毕业即失业? 象牙塔外的就业困局

2016年06月20日 16:13
又是一年“最难就业季”的时节,2016年高校毕业生756万再创新高,再加上经济下行,部分企业招人规模减少,从象牙塔出来的毕业生负重前行,前路茫茫。六月伊始,无论是研究生、本科生还是专科毕业生,都面临着同样的就业困局。 编辑/张家乐 图/财新记者 梁莹菲 万家 陈亮
1/21
【宋星辰——专科生一个人的北漂】宋星辰不是第一次面临着就业难的问题,初二时就为了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曾辍学打工,无奈没有学历只能当餐厅服务员和发廊学徒。为了改变命运重返校园,今年大专毕业,没想到工作依旧难找。今年四月,宋星辰独自来到北京找工作,为了省钱住在日租8元的群租房里。 万家/财新记者
2/21
宋星辰大学的专业是环境艺术,但一路投简历下来他发现北京招人最多的是销售、客服以及保安。想要找到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的宋星辰在边找工作边接一些零散的兼职。5月31日,宋星辰催促一同去做兼职的伙伴尽快洗漱好。这一天他们要从昌平坐地铁到顺义,做包装散装酒的兼职。 万家/财新记者
3/21
5月30日,宋星辰从租住的地方走去地铁站,途中遇到不少拖着行李箱的年轻人。像宋星辰一样,不少刚来北京的年轻人没有钱,只能选择五环外的群租房。 万家/财新记者
4/21
宋星辰面试一家租车公司的客服,他按公司的地址找到相应的楼层,却没想到电梯门一开,竟是一扇无法打开的木门,尴尬的他只得打电话联系让他来面试的工作人员。 万家/财新记者
5/21
6月1日,凌晨12点,宋星辰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做兼职,为拍卖场搭设监控摄像装备,这份兼职要工作到凌晨三点,这已经是他今天接的第二份兼职,这一天他一共拿到了250元的工资。 万家/财新记者
6/21
6月2日,因为天气愈发炎热,原来租住的地方太过闷热,宋星辰搬到了新的群租房,从每天8元升到每天10元。经过了连日的面试,宋星辰经人介绍找到了一份搭舞台的长期兼职,虽然是体力活,但也算找到了一份有稳定收入的工作,宋星辰称,未来再找不到工作的打算也许是回家当兵。 万家/财新记者
7/21
【林丹——研究生的理想工作】今年哲学系毕业的研究生林丹目前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她反省自己还没确定工作的原因,最主要是她对有编制的工作非常执着,希望既能做自己喜欢的教学工作,又能得到工资和福利的最大保障。5月26日,林丹参加毕业照的拍摄,班上的五个人只有她一个出席,其余四人有的有工作要忙,有的只是不热衷这种活动。 梁莹菲/财新记者
8/21
林丹呆在安静的宿舍里,四个舍友已搬走了两位,而她则做好了住到最后一天的打算。其实作为研究生,她比本科生拥有的选择更多一些,可以去二三线城市当老师,也可以进教育机构工作。但这个身份也让她难以放下身段,条件较差的工作,最后造成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 梁莹菲/财新记者
9/21
这几个月来林丹最常去的地方是图书馆,因为她要为各种招聘笔试做准备。周六有一场在深圳某大学的考试,需要考英语,这让英语一直都不太好的她很发愁,一连几天待在图书馆里看书做题。这是她参加的不知道第几场笔试,它们没有明确的考试范围,让人准备起来不知从何入手,复习了也不一定拿高分,那些参加次数多了的同学,干脆裸考。 梁莹菲/财新记者
10/21
林丹研究方向是儒学在管理上的应用,但要在千篇一律的招聘考试中展现自己的才华和想法,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数月来经历的种种失望让林丹在焦虑中一下子瘦了10斤,每天早上6点多便突然醒来,一个人哭了无数次。 梁莹菲/财新记者
11/21
5月30日,林丹去面试一间挂靠大学的公司,但到面试开始前,她都不太清楚这间公司是干什么的。数月来为工作的奔波让她有点无奈,在等待的时间自言自语说“要是有份工作就好了。” 梁莹菲/财新记者
12/21
面试结束后林丹和同伴一同回去。同伴因为在国考、省考、市考都失利,而错过了找工作的时机,但她说要考到30岁,因为公务员可以给她更安稳更有保障的生活。 梁莹菲/财新记者
13/21
面试后坐公交回大学城的路上,林丹说自己在这里四年,都没怎么出去玩过,对这个城市也不太了解。但留在广州工作,是除了编制以外她的另一个心愿。 梁莹菲/财新记者
14/21
【李江伟——本科生变数重重的选择】5月30日上午7时,李江伟在面试的路上。这条求职之路他已经走了一年,目前尚未找到满意的工作。李江伟今年23岁,是河南牧业经济学院2016年兽医专业应届毕业生,大学期间他自考了本科学历。该校在河南畜牧行业有一定知名度,兽医专业也是这所学校较好的专业之一。 陈亮/财新记者
15/21
李江伟的最博学且活跃党员室友“教授”(中)没有通过面试,准备回家备考公务员。因为无所不知、有问必答,室友们喊他“教授”。一年来,墙上的毕业形势图,除了升学,他已经尝试了一遍。 陈亮/财新记者
16/21
李江伟到郑州一家兽药企业参加面试,面试考官查看他的简历。这家上市公司可以提供给他的岗位是兽药销售技术员,需要驻在销售地负责售后技术支持,李江伟不喜欢这个工作,也不看好这个岗位在公司里的发展前景,他认为自己急需一份稳定的收入,尽快改善家里的困境。他的预期薪资是4500元至5000元,这家公司只能给他3000元。 陈亮/财新记者
17/21
6月4日,李江伟回到许昌老家,母亲两年前过世,父亲长期在外打工,两个姐姐毕业后留在远方,家里已经荒草没膝。李江伟自己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于是回乡收割自家五亩田的麦子。 陈亮/财新记者
18/21
李江伟一家常年在外,家里的活都是伯父堂哥帮忙,李江伟心里过意不起,收完自家麦子,他来帮伯父一家。伯父家麦田今年遇到点麻烦,因为试验辣椒和小麦间隔种植,收割机进不了地,只能手工收割,因此增加了工作量。 陈亮/财新记者
19/21
在伯父和堂哥眼里,李江伟从小成绩就拔尖,是村里的“秀才”,就算干活,也应该干些轻巧的技术活,不应该跟他们一样出力气。 陈亮/财新记者
20/21
李江伟蹲在田边接着父亲的电话,他不知道自己更想做什么,只知道要选择一条发展更好的道路。他站在就业的十字路口上——养殖场、兽药销售、养殖相关网站编辑、入伍。他还没想好如何选择。 陈亮/财新记者
21/21
责任编辑:张家乐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