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当亲人被风带走

2016年07月04日 17:30
6月28日傍晚,江苏盐城王滩村,张大爷与孙女坐在龙卷风摧毁的电杆旁。6月23日下午,江苏盐城阜宁县和射阳县突现龙卷风、冰雹等恶劣天气。龙卷风带自西向东,沿途肆虐,所到之处房屋坍塌,几乎没有一片完整的瓦,树木、电线杆折断,通讯铁塔折成三截。其中板胡镇、阜宁经济开发区二号厂区、吴滩镇立新村、陈良镇丹平村和新涂村、硕集镇计桥村是重灾区。截至6月26日,共有99人遇难,846人受伤。陈良镇丹平村村支书王克红称,龙卷风来临前,村民没有得到任何警告,也没有做任何预防措施。 陈亮/财新记者
1/19
龙卷风过后的灾区,依然是满目疮痍。在阜宁县王滩村,45米的通讯铁塔碎在田里,像是被拍碎的黄瓜。
2/19
1966年,盐城遭遇过一次同等强度的龙卷风,造成87人死亡,1万多间房屋倒塌。在阜宁县大楼村,村民屋顶被掀开,砖石散落一地。
3/19
阜宁成俊村,塑料大棚被龙卷风吹散。
4/19
阜宁成俊村,被摧毁的墓地,墓碑散落。
5/19
2016年6月24日,阜宁县计桥村,崔慧琴和姑姑坐在家中废墟前。崔慧琴在县城读中专幼师,寄宿,周末回家陪爷爷崔开奎。12岁时,父亲肝癌去世,母亲改嫁;15岁时,奶奶去世,爷爷是她惟一的亲人,可现在也被风灾带走了。
6/19
崔慧琴在人群中掩面哭泣,失去了爷爷,这个家只剩她一人。再过一年,崔慧琴就中专毕业了,她曾无数次憧憬着毕业了,在县城里找份稳定的工作,用工资给爷爷买新衣服,带爷爷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7/19
6月26日,这一天是爷爷出殡日子,崔慧琴的小姑按习俗戴着红毛巾,她从父亲的新坟上回来,儿子在掏她手机,她再也顾不上管。灾难期间,丧礼从简,红毛巾一丢,父亲的丧事就算过去了。
8/19
崔慧琴走过坟地前的一处纸钱堆,这是葬礼的最后一个环节,让逝者留步,安心远行。
9/19
2016年6月26日,来看望崔慧琴的陌生人越来越多,她开始显得不安、害羞。她说,我现在觉得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10/19
2016年6月26日,崔慧琴从废墟中扒出的家当散落在先前的菜地里,比葬礼前多了一个红包裹。装着标志葬礼结束的红毛巾,这是一种回礼性质的物品,但许多参加葬礼的亲友选择把毛巾留给崔慧琴。崔慧琴和小姑发了一会呆,开始动手收拾这一切。
11/19
2016年6月29日,阜宁县东沟镇,崔慧琴暂住在小姑家,她和表妹在河边洗衣服,表弟在一旁看着这个新搬来的姐姐。第二天,她就离开了小姑家,去民政局等地方办理爷爷去世后的各种事项和手续。爷爷走后,她需要独自一人去面对眼前的一切。
12/19
2016年,阜宁县,计素萍靠在麦堆上,8岁的女儿崔梦怡在风灾中遇难。6月23日,计素萍先是救出两个邻居,而后她没命地往幼儿园跑。崔梦怡就读的学前班在一间平房里,完全垮塌。赶到学校时,女儿已经被人挖出来,头部、身上都是血,一个老师抱着她,还有呼吸。计素萍抱着女儿坐上一辆电动车往县城医院赶,但最终没能抢救过来。
13/19
8岁的崔梦怡爱笑,左边有个小酒窝,她爱美爱打扮,喜欢巴啦啦小魔仙,喜欢粉色公主裙、皇冠。学过化妆的计素萍会满足女儿的要求,把她打扮成公主,给她买粉色的裙子,盘着头发,戴上皇冠,女儿转圈跳舞。从学校回来,女儿会告诉她:“妈妈,今天又有人夸我漂亮了。”
14/19
6月28日,在阜宁县计桥村,计素萍和丈夫崔国成在废墟中找寻女儿崔梦怡遗物: 溜冰鞋、娃娃、蜡笔、还有给女儿留到18岁的口红。女儿总盼着长大,她喜欢翻妈妈的化妆包,问:“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涂口红,什么时候可以涂指甲油,什么时候可以穿高跟鞋?”计素萍回答:“等你长大了,到18岁了,妈妈就会给你买高跟鞋、口红、指甲油。”崔梦怡就盼着说:“好想快点到18岁。”但这一切终究没能实现。
15/19
6月25日,在阜宁县王滩村,80岁的孤寡老人张为田嘴唇和下巴被倒下的横梁划伤。龙卷风袭来,他正在厨房做饭,风大,站不住,歪在墙上,屋顶的横梁掉下来,从他的眉心切到下巴,后被落下的彩钢板压昏过去。傍晚前,几个邻居过来寻他,把他扒了出来送到医院。
16/19
医生给张为田缝合了伤口,让他吃流食、别说话、卧床休息。他在医院睡了一天,放心不下家里,自己跑了回来,“在医院住,心里面不安。”张为田说。他家的一间简易房被掀翻,另一间被树木砸坏。
17/19
张为田单身一辈子,无儿无女,养了两条土狗看家做伴。他扯着嘶哑的嗓子说,“80了,没见过这样的风”。
18/19
6月28日,阜宁县王滩村,张大爷带着孙女走在回家的路上。村里很少有这么热闹,祖孙俩走在人群中,两手一直是握在一起。盐城“6·23”龙卷风灾害发生已过去十一天,龙卷风来去匆匆,卷走了这里人的生活,留下了散落一地的碎石,还有无法抚平的伤口。
19/19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