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寻亲,不能承受的痛

2016年08月02日 15:12
7月18日起,连续暴雨让河北境内太行山麓的石家庄市井陉县和邯郸武安市遭遇山洪袭击,造成数十人的死亡和失踪。一瞬间,一波波洪浪打过来,不仅卷走他们的家产,还带走他们的至亲。亲人的离开,尸首却难以找到。亲人不能入土为安,对他们来说,是不能承受的痛。编辑:罗莉 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夏伟聪 陈亮
1/17
石家庄市井陉县小作镇小作村的高丽红为丈夫失踪一事陷入巨大的痛楚和恐惧中。7月19日晚上九时许,天突降倾盆暴雨,高丽红给出门在外的丈夫打了个电话,电话中高会军有点不耐烦回了一句“我在车上,到村口了,别打了。”高丽红想不到,这竟是她听到丈夫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2/17
高会军的父亲高录文在持续寻找没有结果后,前往井陉县公安局做了DNA备案。接下来几天,高丽红和亲戚沿着丈夫失踪的河道寻找,也曾跑去平山县殡仪馆辨认最新找到的遗体,高丽红还四处张贴丈夫的寻人启事,向寻亲队伍打听消息,终无果。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3/17
高丽红和亲戚沿着丈夫失踪的河道往下游不停寻找,但宽阔延长的河道一望无际,寻亲如同大海捞针。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4/17
高丽红重新回到丈夫的汽修厂,厂内还保留着被洪水侵袭后的骇人面貌。丈夫靠这家汽修厂撑起了整个家庭,如今丈夫不知生死,汽修厂变成废墟,高丽红不知以后的生活该如何继续。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5/17
高丽红在整理丈夫失踪前的物品时默默流泪。图/财新记者 张家乐
6/17
7月19日下午五时许,河北武安市张新庄村的张明伏在自家羊圈前赶羊时被两米多高的巨浪瞬间吞噬。祸不单行,张明伏的父亲在当天被查出患了消化道的癌症。病危中的父亲唯一遗愿是再见亲儿,尸首也好。张明伏留下三个孩子,大女儿11岁,两个儿子一个9岁,一个5岁,妻子孔军叶独立面对着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为孩子们日后的生活而忧愁着。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7/17
张明伏曾经的房间,因为漏水而暂时不能住人。张家被雨水冲刷的老房子,四处是淤泥、积水和浸坏的家具。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8/17
病父病情恶化,住进了医院,因灾害卷走财产,即将放弃治疗。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9/17
张明伏的四叔张丑年站在被冲垮的玉米地里,发愁看着自己被洪水冲散架的三轮摩托车。洪水袭来时,河道边的四叔高喊一声“大水来了”,两米高的浪头瞬间到了张明伏跟前。四叔一边叫人,一边伸出一条长木棍去捞,可惜,张明伏没抓住。四叔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张明伏瞬间被大水冲走。图/财新记者 夏伟聪
10/17
家在河北井陉台头村商业街上的许国新开了个小卖部,年迈的父亲许丙章和母亲董占鱼住在店里。从山西赶回来的许国新看到20年的老店,在泥浆中面目全非。双亲被洪水冲走,母亲已经下葬,父亲遗体未找到。据河北省政府最新统计数据,截至23日18时,河北洪水受灾人口达904万,因灾死亡130人、失踪110人,直接经济损失163.68亿元。图/财新记者 陈亮
11/17
7月27日,他听说30 里外的横口,捞出白头发老头,去了之后,什么也没找到。回来之后,他送了血样去公安局。“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沿着河道也找了,最远的走到了北防口,80 多里路。现在没有办法了,不准备找了,找不到。报了案,等通知吧”。图/财新记者 陈亮
12/17
2015 年12 月,周博来和许丽娇结婚。孩子满月后,7月12日,周博来把妻子儿子送到台头村,一人回到石家庄打工。19 日,许丽娇打电话来,说村里下雨了,下得挺大的。周博来是外地人,并不熟悉台头村。他怎么也想不到村里会发洪水。图/财新记者 陈亮
13/17
周博来带了两个哥们,从石太铁路步行走了3 个小时后,到达台头村,在泥浆和废墟中,他再也找不到许丽娇住的房子。周博来说,他一定要找到妻子儿子,孩子还没有见过爷爷。图/财新记者 陈亮
14/17
2012年,张素珍的姐姐嫁女儿,她带着自己的女儿回贵州老家团聚,之后,五年没出远门的张素珍带着女儿逛了云南昆明的植物园,留下这张照片。她和丈夫一直在钙厂打工,一家人没太大的压力。七年前,她惊喜的发现儿子成绩越来越好,她决定多赚些钱供儿子读大学,张素珍让丈夫许月庭一人外出打工,自己在街上租门面开了家早餐店。平时就住在店里。图/财新记者陈亮
15/17
西山的洪水,在台头村商业街西头分开,在街东头重新汇合。而张素珍租住的店面,正处在街的最东头,遭受着洪水从南北两个方向的冲击,三面墙壁瞬间被冲走,西墙和里屋的夹墙支撑着只剩骨架的房顶。许月庭从石家庄回到这里时,已经是三天后。店里可辨认出的物件,只剩下一只摩托车轮和一块冰箱门。图/财新记者陈亮
16/17
7月28日,河北井陉台头村商业街,推土机清理过的道路依然泥泞不堪。摩托后座上的女人望着被水“刮”过的街道,曾经熙熙攘攘的街道变得破败不堪,人迹稀少。重建之路难,再加上寻亲路漫漫,亲人们焦灼悲恸,洪波余力未消,他们渐渐已无力反抗。图/财新记者 陈亮
17/17
责任编辑:罗莉兰 | 版面编辑:罗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