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黑人在广州③:“没有朋友,只有客户和生意”

2016年08月22日 19:24
广州街头,来自坦桑尼亚的留学生Sue(左)说, “我喜欢这儿的一切,唯独是当身边有中国人掩住口鼻从我身边经过时,当他们在我身边指指点点时,我就恨不得立刻回家。”尽管目前为止在广州依法登记的非洲籍人士已有 1.1 万余人,国人依然对这个群体知之甚少,摄影师梁莹菲在广州街头随机采访了多名非洲籍人士,听听他们来中国后的感想与看法。 图/财新记者 梁莹菲 编辑/万家
1/14
雪莉是出生于科特迪瓦的法国人,是名法语老师,画家。“在来中国前,我对这儿充满期待,想了解更多关于中国的事情,但我不喜欢这儿的人像看动物一样看着我,仅仅因为我是一个黑皮肤的外国人。工作签证快要到期了,我准备回国,什么时候再回来还不知道。”
2/14
Kabi,来自几内亚的留学生。“我已掌握了四门语言,来广州是为了学习中文,以后即使无法留在中国,也可以回国跟中国人打交道,做生意。”他说,“广州是个平和、安全的城市,对外国人很友好。等我一毕业就会离开。”
3/14
Bauline,来自尼日利亚的商人。“我只停留了一个星期,今晚就离开,这里商品的价格不再那么便宜了。”
4/14
姓名国籍不详,拍摄地点在小北地铁站附近。“你说只拍一张照片!”(因为摄影师按了两下快门)“不要问我要钱!”
5/14
Emma,来自非洲的喀麦隆,现在是深圳某贸易公司的副经理。“我喜欢这儿的气候和人,特别是能在这里遇到很多西方国家的朋友,但我不喜欢一些中国人看非洲人的眼神和说话态度,这常常让我感到难过。”
6/14
Vikan,来自科特迪瓦的留学生。“毕业后很难在广州找一份工作,找不到的话我只好回家。”
7/14
Alfred Michael,来自尼日利亚的商人。“我从06年开始在中国经商,现在和当时最不一样的地方是这十年来,美元越来越贵,生意越来越难做了。”
8/14
Maria,来自乌干达的商人。“我从2010年开始在广州经商,女儿已经很大了,在乌干达读大学,我非常想念她和家乡。这里的人都挺友好的,但我在这儿没有朋友,只有客户和生意。我没有时间感到寂寞,这里的生意非常忙碌。”
9/14
阿酷,来自尼日利亚的商人。“五年前第一次来中国我就爱上了这个地方,中国和尼日利亚关系很好你知道吗?虽然在签证方面遇到很多困难,但每个人都有梦想,我最大的梦想就是一直留在中国做生意。我在这儿有个铺位,我自己打点一切。我太忙了,没有时间找个好对象在这里成家立室,这是最大的困难。”
10/14
一名来自刚果的女子刚逛完时装店出来准备打车,爽快地答应了摄影师的拍摄要求,拍完之后便乘出租车匆匆离去。
11/14
Challes,来自尼日利亚的商人。“这里的人挺好的,我没有遇到什么困难,只要免除心里的隔阂,就不会遇上坏事。”
12/14
Innocent,来自尼日利亚的商人。这个30岁的尼日利亚小伙给自己取名innocent(善良),对待陌生人的态度也异常友善,可能正因如此,他在这里的生意很顺利。他也会去其他国家进货,但只有在广州能找到如此便宜、样式多样的的牛仔裤和女士服饰。“广州提供我一个安全的环境去做生意,但身边的一些中国人见到我就捂住口鼻,这让我不高兴,我再呆三个星期就回去了。”
13/14
Mecheal(左一),来自乌干达的商人。“你想问我问题,我也想问你问题,为什么这里的警察对待黑人这么粗暴?我曾三次在小北看到黑人女性被他们打,她们是女人、是母亲,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们?中国是个美丽的国家,但人们都喜欢盯着我们看,就因为我们的肤色是黑色?他们经过我身边会捂住口鼻,甚至有次我刚洗完澡出门,他们还是这样做,我觉得非常难过。我不确定什么时候会走,也许再呆两三年,我的丈夫和我们的孩子都生活在这儿。我告诉你这些,是因为没有别的中国人过问我。”(更多精彩图片请订阅财新周刊或财新周刊电子版)
14/14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