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黑人在广州②:“淘金圣地”的日与夜

2016年08月22日 19:24
广州,一度被非洲人称作“第三世界的首都”。近十年间,无数非洲人汇聚于此,他们来到广州的动机简单而朴素——赚钱。但近年来,“三非(非法入境、非法居留、非法就业)”打击力度的加大,让部分非洲人难以安顿下来;产业结构升级,人力成本飞涨,使他们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凭借廉价劳动力成本获取丰厚利润,这一切都使得很多非洲人萌生去意。挣扎还是逃离,在广州的他们,都面临着选择。 图/财新记者 梁莹菲 编辑/万家
1/13
在下午两点热辣的阳光里,广州的小北一点点苏醒过来。天秀大厦、越洋商贸城和肇庆大厦相连的人行天桥上行人来来往往,非洲商人带着客户订单,匆匆赶往小北、三元里、番禺、佛山等批发市场购买所需,他们选择广州皆因这儿货品价格低廉,款式齐全,市场成熟,连通非洲各国的物流公司近在咫尺。
2/13
小北本来是非洲商人们聚集的地方,但在产生不少安全问题后,政府开始大力整治这儿。在广州做生意的黑人慢慢移居到三元里、番禺等地,也有黑人选择远离,避免受到歧视。非洲人离开广州的规模究竟有多大?广州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支队给出的数据是:截至2016年6月25日,广州市依法登记的非洲籍人士共1.1万余人,其中常住人士为5000余人,较2014年的4092人增长大约25%;临时居住人士约6000人,仅为2014年的一半左右。
3/13
在三元里的服装批发市场,能看到来自非洲各个国家的采购商来来往往。来中国的非洲人在中国的选择确实不多,大部分人选择经商。外国人在中国就业管理规定第六条就表明,用人单位聘用外国人从事的岗位应是有特殊需要,外国人是国内暂缺适当人选。所以,在异国的他们很难找到一般的工作,很多留学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后,选择离开这里。
4/13
Alex是一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商人,他接到电话,被告知有文件出了问题,这些非洲商人每天都要处理不同状况。
5/13
广州淘金世贸大厦,Jesse正在帮老板分类从广交会拿回来的产品目录,以便他带上飞机上看。公司在6个国家开展包括服装、酒店、建筑、票务在内多种业务。他们现在也会向东南亚发展,但中国依然是采购商品的理想地。
6/13
来自南非的Mike在广州天秀大厦拥有一间办公室,经营服装和摩托车等,他在广州呆了近10年。“中国是个很平和的国度,但警察对待非洲人的方式让我反感,警察三天就来我的办公室一次,检查护照和拍摄照片。再过两个月我就回非洲去”。
7/13
天秀大厦内住了很多来广州经商多年的非洲人,他们在这里生活、办公、组建家庭,天秀大厦也日益拥挤起来,两台破旧的电梯显得不堪重负。
8/13
广州石室圣心堂,几个黑人在打乒乓球。
9/13
石室圣心堂,一个黑人在祈祷。每周日下午到石室做礼拜,不仅是很多广州黑人的宗教活动,还是重要社交活动。
10/13
广州小北某商城内,穆斯林在进行晚间的祈祷。在小北,信仰伊斯兰教的黑人众多,他们一天要进行五次祈祷。
11/13
留学生Chef(左)选择租学校附近的宾馆,有不少人也和他一样。学校宿舍不许吵闹,但在宾馆里他们可以听歌直到午夜,在楼顶无拘无束地喝酒聊天。
12/13
一个非洲音乐派对上,黑人们跳着风格独特的舞蹈。这些带着“淘金梦”来中国的非洲人尝试着融入这里,但由于偏见和隔阂,他们却未能在这里发芽生根。(更多精彩图片请订阅财新周刊或财新周刊电子版)
13/13
责任编辑:万家 | 版面编辑:张立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