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光影三十年:李晏镜头下的当代戏剧编年史

2016年08月29日 17:58
1988年4月19日,中国莎士比亚戏剧节,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话剧《雅典的泰门》(导演:温普林、郑子茹):在中国当代戏剧史里,至少是非职业戏剧范畴内,温普林往往是一个被忽略的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他还在中央美院上学的时候,经常踱到不远的吉祥戏院去看戏,不知是不是因此对戏剧发生了兴趣,并认识了第一位妻子。在校期间,他与同学、朋友排演了《舅舅的梦》、《茶馆》、《二战中的帅克》、《猫城记》,这是我所知道的北京最早的民间戏剧活动。 图、文/李晏
1/19
1986年5月,北京人艺《推销员之死》(编剧:阿瑟•米勒[美];翻译:英若诚;导演:阿瑟•米勒[美]):《推销员之死》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1915年—2005年)的代表作,1949年在美国百老汇首演,曾连演去七百四十二场。此后,在世界各地舞台上广泛上演,获得极高声誉。1983年,阿瑟•米勒受邀来华为北京人艺执导该剧。
2/19
1989年1月28日,话剧《大神布朗》(编剧:尤金•奥尼尔[美];翻译:鹿金;导演:牟森):《大神布朗》是为纪念美国剧作家奥尼尔(1888年—1953年)百年诞辰而做,这是以“蛙实验剧团”名义演出的最后一部戏。牟森自认为那时候他并没有完全理解这部戏,只是被剧本中某种气息所吸引。但他在该剧中所进行的形式上的创新,对于当时正处于低谷的中国戏剧,犹如一股春风,具有比较重要的积极意义。
3/19
1993年11月18日,小剧场戏剧《思凡》(策划:齐力、关山;导演:孟京辉):《思凡》是孟京辉进入中央实验话剧院后排的第一部话剧,并凭此剧荣获93’中国小剧场戏剧展演暨国际研讨会“优秀导演奖”。策齐立是中戏舞美戏八八级学生,他痴迷于节气。“大雪”是齐立心目中最有意思的节气,觉得应该隆重庆祝,隆重到可以排一出戏。于是他找到戏文戏八九级的关山、导演系研究生孟京辉,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排《思凡•双下山》孟京辉,最后大家一致同意排《思凡•双下山》。
4/19
1994年5月27日,话剧《浮士德》首演剧照,汪峰和鲍家街43号现场演唱。
5/19
1994年12月,《我爱XXX》排练中。那时,郭涛、李梅、赵环宇还很年轻,徐静蕾刚上大二,王千源还叫王锦鹏……
6/19
1994年12月30日,小剧场实验戏剧《我爱XXX》(编剧:孟京辉、黄金罡、王小力、史航;导演:孟京辉):我爱XXX》由一千多个“我爱”构成。“我爱……”的句式犹如士兵方阵,一列列大踏步向观众走来,时而柳莺鸣唱,时而疾风骤雨。演员和观众都在舞台上,之间没有明确界限。舞台上没有多少道具,只有几台旧电视。当灯光暗下、演员出场,观众身后的大卷帘门轰然拉闭,人们的思绪随着扑面而来的语言的子弹在剧场内上下突窜,寻找着缺口。
7/19
1996年12月7日,《阿Q同志》最后排练(编剧:黄金罡;导演:孟京辉):《我爱XXX》虽然也被禁演,毕竟还内部演出了几场,而两年后的《阿Q同志》根本就胎死腹中。它成为一个传说,因为没人看过。它只存在于《先锋戏剧档案》和当事人的记忆中。这是最后一次连排,所有演员都不知道此剧将被禁演。
8/19
1997年12月26日,小剧场戏剧《死无葬身之地》(编剧:让•保罗•萨特[法];翻译:沈志明;导演:查明哲):查明哲中戏毕业后,留校任教数年。1991年至1995年赴莫斯科国立卢那察尔斯基戏剧学院导演系攻读博士研究生,获俄罗斯哲学(导演学)博士学位。学成归国,调入中央实验话剧院任导演。《死无葬身之地》是他计划排的“残酷战争三部曲”的第一部,之后又排演了《纪念碑》(2000年)和《这里的黎明静悄悄》(2002年)。
9/19
1998年10月28日,话剧《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编剧:达里奥•福[意];翻译:吕同六;舞台文学本:黄纪苏;导演:孟京辉):《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被认为是孟京辉的经典之作,得到学术界、艺术界、观众的一致好评,首轮演出票房创下了连演三十场、场场爆满的佳绩。1998年底,孟京辉夫妇去意大利米兰,曾拜访过达里奥•福;2000年该剧赴意大利参加都灵艺术节时,达里奥•福携夫人莅临观看,并给予极高评价。
10/19
1999年6月,话剧《生死场》(原著:萧红;编剧、导演:田沁鑫):1997年赵有亮院长看过《断腕》后,跟田沁鑫说将来有机会合作一次。一年多后合作的就是这部《生死场》,田沁鑫也因此被赵院长收入麾下,成为当时的中央实验话剧院一名年轻导演。《生死场》演出后,得到观众和戏剧界专家的普遍好评,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文华奖和戏剧界文学奖最高奖——中国曹禺戏剧奖剧本奖。萧红写就《生死场》时24岁,话剧《生死场》首演时田沁鑫整整30岁。
11/19
1999年6月6日,小剧场戏剧《恋爱的犀牛》(编剧:廖一梅;导演:孟京辉):这是廖一梅、孟京辉夫妇首次合作。《恋爱的犀牛》首演创下了连演四十场,上座率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奇迹。这是中国戏剧史上第一部纯靠票房盈利的小剧场戏剧,首演就赚了五十万元。过了十几年,在小剧场戏剧市场一片“火爆”的今天,这也是一个难以超越的成绩,当时的平均票价才六十元。至今,《恋爱的犀牛》已演出超过一千场,常演不衰。
12/19
2000年4月11日,小剧场戏剧《切•格瓦拉》(集体创作):从2000年4月12日开始的三十四天里,每天晚上七点一刻,人艺小剧场里准时响起激昂的音乐。在主题歌声中,格瓦拉的革命激情陪伴每一位观众。《切•格瓦拉》在思想和舞台呈现形式上都有着大胆的尝试与突破,概括总结了中国社会近二十年来的思想冲突,体现了“左冀“的立场。因此,一上演便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力捧的和诋毁的都很旗帜鲜明,互相轰击。
13/19
2000年11月5日,小剧场戏剧《故事新编》(原作:鲁迅;改编、导演:林兆华):这部剧首演时是在南郊某蜂窝煤厂进行的。在大导能看得上的有限文本中,鲁迅先生的这部作品可能是最难弄,也最不易搞出花样的,风格相似且文学性太强。他以《铸剑》串联《出关》、《理水》、《采薇》、《奔月》等六个故事,评书、昆曲、京剧身段以及现代舞的运用,梳理出鲁迅先生关于国民性的思考。
14/19
2001年2月,《理查三世》排练时,当时的中央实验话剧院院长赵有亮到排练场观看排练情况,大导(中)、赵有亮(右)、马书良拍了这幅合影。当时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主动要求合影,拍完后大导才告诉我,赵院长、他自己上中戏时,都演过理查这个角色。原来是三位“理查”合影。
15/19
2001年4月,《狂飙》排练期间,有一次吃饭时,辛柏青、朱媛媛这对恩爱小夫妻互相喂饭,被我偷偷拍了下来。辛柏青在剧中饰演中国大戏剧家田汉,朱媛媛饰演田汉的第一任妻子易漱瑜。
16/19
2001年11月22日,台湾相声剧《千禧夜,我们说相声》( 编剧:赖声川带领下集体即兴创作;导演:赖声川):《千禧夜,我们说相声》是台湾表演工作坊系列相声剧中的第四部,2000年秋首演于台北市国家戏剧院,第二年即来大陆演出,一个片段还参加了第二年的春晚。
17/19
2002年5月25日,话剧《狗儿爷涅磐》(话剧《狗儿爷涅磐》 编剧:刘锦云;导演:林兆华):刘锦云先生通过狗儿爷的悲惨一生,来抒发他对中国农民的悲悯之情。狗儿爷的父亲为了一块土地,与人打赌生吃了一条小狗,他因此得下这个不雅的诨号。他一辈子都在为得到属于自己的土地而奋斗,几起几落,最终什么也没落下,狗儿爷是中国农民以及他们命运的缩影。
18/19
2005年5月16日,《屠夫》排练中,郑榕(右)与朱旭老哥儿俩在认真排练。
19/19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