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工棚内外:“11·24”事故停工后的工人们

2016年12月01日 15:17
江西丰城电厂三期工程工棚外,停工后无事可做的工人聚集在一起。2016年11月24日,电厂三期在建项目冷却塔施工平台倒塌,造成74人遇难,2人受伤。事故发生后,在建项目全部停工。戛然中止的工程,让数千名工人进退失据。除了平息内心的余悸,他们还需面对眼下的生计问题。 编辑:杜广磊 图、文/财新记者 陈亮
1/16
电厂烟囱徐徐吐出白烟,无事可做的工人站在工棚前。丰城电厂工地上,有至少四个公司的施工队,除了河北亿能、还有河南二建、安徽一建等公司,涉及数千农民工。各工地停工后,他们在宿舍内焦急等待去留消息。
2/16
起初工人中流传着一种乐观的预计,除了出事的河北亿能,其他工地有望短期内复工。干等了三天之后,依然没有消息,工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陷入的困境,开始盼望回家。
3/16
工棚内,三名工人在宿舍喝闷酒。事故当日,他们三个老乡一起上夜班,下班后在路边铺子吃早饭,三点多钟,眼看着一班河北工人走过来吃早饭。几个小时后,就看到了他们出事的新闻。“你说这人脆弱不脆弱”,其中一名工人感叹道。
4/16
来自河南商丘的零工卢师傅,三个月前跟着乡里亲戚来此在工地上做杂活。事故导致突然停工,但工钱尚未拿到,碍于情面,不好意思过多催促,只得闷坐床前。
5/16
同样来自河南商丘的工人陈会岭,说“工地上干了十多年,没见过这么惨的”。儿子今年高三,成绩在学校里排33名。陈会岭本打算多赚些钱,给即将上大学的孩子置办些东西,“总不能让孩子背个编织袋去上大学,人家孩子有好的,咱买个普通的也该有个。想想孩子,腰再弯,干得也有劲。”两个月前,他抬一组四百斤的钢梁伤了腰。
6/16
来自河南鹤壁的木工高学夫,54岁,刚来工地12天就停工了,“挣的钱还不够路费”。
7/16
来自河南安阳的木工侯师傅,50岁,打了一桶热水泡脚,希望睡个好觉。平时上工时回到宿舍倒头就睡,如今闲下来却睡不着了。
8/16
李艳林,36岁,安阳人。妻子患癌去世后,老人在家照顾孩子,他跑出来打工赚钱,刚到丰城电厂月余。李艳林在用微信联系亲友找工地,“临时去找,不好找啊,刚出来,也不好回家,赚不到钱,过年也不好意思回去啊。”
9/16
成转山,45岁,木工,来自河南安阳,手指受伤了却舍不得去医院,用纱布自己包扎。“咱农民工别的不敢说,苦还是能吃的,最能吃苦的就是农民工。”
10/16
一名工人晾完衣服,赤着脚在室外发呆。他的工友姚明华见证了事故的发生,“就听见高空中放鞭炮一样,转眼才看到是对面塔上出事了,几秒的时间,架子上面跑的人不见了,我傻眼了,回过神想出大事了。第一时间感觉这个行业不能干了。当天晚上失眠,眼前会复出白天的情景,心情很复杂,想的很多,眨眼功夫人就没了,感觉活着就是幸福。”
11/16
娄杰,河南原阳人,在河南一建工地上做电焊。24日凌晨三点,他和其他两个老乡吃早饭时,看见了一班河北工人也来吃早饭。几个小时后,就看到了他们出事的新闻。停工后,娄杰每天都要喝一口酒才能睡着。
12/16
叶县木工张师傅觉得不能在工地耗下去了,准备提前回家。特意去超市给家里老人孩子带了苹果、点心,11个小时的火车,自己只舍得带一桶泡面。
13/16
河南叶县木工韩旭涛决定回家,不再等了。他给女儿买了一把5块5的拨浪鼓,摇起拨浪鼓时,韩旭涛就像看到了女儿一样高兴。出门三个月,一岁的女儿已经会走了。
14/16
两位来自河南商丘的工人打点好行李准备回家,合计着工地上一时半会开不了工,等不及结算工钱就打算先回去了。
15/16
入夜,烟囱的白烟似乎在克服夜的阻力,艰难喷吐而出。逝者已逝,生者依旧要继续生活下去。工棚内外充溢着焦虑的气息,回荡着尚未散尽的余悸。天亮之后,又会有背负着行李的工人,回到久违的家中,或是匆匆赶往下一个工地。
16/16
责任编辑:杜广磊 | 版面编辑:杜广磊